谈王鼎昌任总统与政府起冲突的历史,吴作栋欲言又止?

更新:
2019年05月28日 16:34
虽有好朋友情谊却依旧未能消弭时任总统的王鼎昌(左)与政府的冲突,吴作栋深感遗憾。 (海峡时报档案照片)
虽有好朋友情谊却依旧未能消弭时任总统的王鼎昌(左)与政府的冲突,吴作栋深感遗憾。 (海峡时报档案照片)

谜团还没有完全解开。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配合其传记《高难任务:吴作栋传》中文版的出版,接受《联合早报》的专访,他对几个问题的回应颇能引起人们兴趣,但也给人留下不小疑问,如有关我国首任民选总统王鼎昌在其任内的后期,与政府关系恶化的真正原因一直是一个谜团。

王鼎昌与政府关系恶化的历史空白值得探索

吴作栋说,“总统制对王鼎昌是“新尝试”,对他这个总理也是个新制度。当王鼎昌提出政府部门没有为他提供他所要的资料和信息时,他(吴作栋)把这个事情交给了公务员去处理。这给人的印象是,内阁要把王鼎昌的不满当作是他个人和公务员之间的事;内阁试图保持一个距离,是为了避免跟总统的正面冲突,还是对总统提出的问题不够重视?他说,作为总理,他须要“捍卫政府的立场”。他对这个不愉快事件感到遗憾,事隔多年的今天,他认为,政府当时应该设法努力找出解决方法。

20190527 GCT and OTC ST.jpg
吴作栋在1990年宣誓就任新加坡第二任总理。前排左起:时任副总理兼贸工部长李显龙、李光耀资政、总理兼国防部长吴作栋、副总理王鼎昌、国家发展部长丹那巴南。(海峡时报档案照片)

王鼎昌跟吴作栋一样都是在建国总理李光耀手下延揽从政,他与第二代领导班子关系密切,他出任总统也应该是得到时任内阁资政李光耀的“祝福”。在总统制转为民选总统制之后,王鼎昌显然是想要在这个新制之下有更大的作为。但事情不如王鼎昌所愿,是他的积极性逾越了民选总统的角色,而引起政府的不快,还是有其他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

内阁资政李光耀在那一段时间内所持的态度,也是个关键因素。王鼎昌总统任期“苦涩收场”,1999年9月结束总统任期后,似乎也没有解开他跟领导层中同一辈同僚的心结,2002年因癌症不治郁郁而终。他的逝世,政府仅给予“国家协助的葬礼”,而不是国家规格的葬礼,这一点可视为政府对王鼎昌总统的“盖棺定论”。

吴作栋对这一段令他遗憾的冲突的表述还是有很大的保留,可谓“欲言又止”,这一段历史留有许多空白值得后人深入探索,以还原当时的真相,不是三言两语所能完整表达。

朝野政党占议席比例应是80对20?

20190527 parliament.jpg
第13届国会第二会期开幕。(李显龙总理面簿)

有关执政党与反对党的关系,吴作栋认为朝野政党占议席的比例应该是80对20,新加坡仍需要一个强大的执政党,这是执政党一贯的看法,“两党制”的拥趸自然不服气。新加坡反对党的素质有明显的提高之后,对执政党构成的直接威胁是,人才的竞争。一方面,反对党能够不断加强对各领域人才的吸引力,另一方面,执政党又主要是从公务部门和军队去吸收部长资质的接班人,目前执政党的优势如何维持下去,应是第四代接班人所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

自建国以来,执政党便一直表现出很强的执政能力,老一辈国人经过建国的艰辛草创期,知道“做政府”不容易,所以比较能够赏识政府的成就。年轻一代在繁荣和现代化的物质生活下成长,他们一生下来就有地铁,有青翠的生活环境,“久处芝兰之室而不闻其香”,地铁服务中断就可以把政府骂到臭头。吴作栋希望人民对部长的工作多一点理解和欣赏,也许道出了部长们的心声。但是,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政府的任何过失很快地受到网民的审判。政治人物也常成为网上调侃或揶揄的对象,这不是新加坡政治人物独有的待遇,今天的政治常态反映出网络生态,其他国家都是如此。

从政人物脸皮要够厚,心中更要有热情与火花

所以说,新加坡从政人物需要厚脸皮,这也不只是新加坡的个别情况。部长享受的“高薪”动不动给人拿来说事,因此,执政党还是很难以高薪延揽到它所要的人才。在新加坡的制度下,人们对部长的能力和表现有高度要求,新加坡人不会让部长的日子容易过,没有骂有时可以被理解为一种赏识,部长既要脸皮厚也要懂得自我解嘲。

执政党的执政能力越强,人民对政府也就越挑剔。挑剔的借口也可以是互相矛盾,既可以不满政府管得太多,也可以在出现问题时怪政府没有管好。治国本来就是“高难任务”,“勉强的从政者”日子难过,不是因为脸皮不够厚,而是他们心里缺乏足够的热情与火花。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