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丹星订工人党中期目标:角逐并拿下三分之一国会议席

更新:
2019年01月14日 17:00
毕丹星发言
毕丹星昨天首次以党魁身份在工人党的常年党员论坛上发言,为工人党订下了“三分之一”的目标。“作为中期目标,工人党应该要角逐并赢得三分之一的国会议席。”(工人党面簿)

目前仅仅是10%。

三分之一,记住这个占比。这是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为工人党设定的中期奋斗目标。

新加坡来届大选随时可能在今年举行,毕丹星昨天在常年党员论坛上的发言也备受瞩目。这位工人党新星去年4月8日当选工人党秘书长,直到昨天才首次以党魁身份在常年党员论坛上讲话。

毕丹星首先表明,他将依循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建立的“理性且负责任”的政治路线,因为这对反对党的发展最有利,也最能够让工人党继续在新加坡政坛上发挥一定的作用。

工人党接下来怎么走?

工人党由担任新加坡首任首席部长的大卫·马绍尔(David Marshall)在1957年创办,是走过一甲子的老牌政党了。

虽然创办至今已有62年,但毕丹星指出,工人党直到八年前才第一次拿下一个集选区,到了2015年大选,只能以微差的优势保住阿裕尼集选区。工人党在2011年以54.7%攻下阿裕尼集选区,2015年选举的支持率跌至50.95%。

工人党在未来的选举中还能不能保住阿裕尼集选区一直是外界所关注的。

20180409-Low and Pritam.jpg
工人党新任秘书长毕丹星去年与前任党魁刘程强(左)合照。(海峡时报)

身为阿裕尼集选区议员的毕丹星认为,工人党全军覆没的几率是存在的。

“工人党输光光,国会里完全没有工人党议员的风险是真是存在的。”

至于工人党接下来该怎么走,毕丹星勾勒出一个“多元国会”的图像。

他说,参政约十年来,愈发认为新加坡要发展成为一个“真正多元”的国会,不管是哪一党执政或反对党有哪些,国会至少三分之一的议席应由反对党囊下。

为此,他为工人党订下了“三分之一”的目标。“作为中期目标,工人党应该要角逐并赢得三分之一的国会议席。”

三分之一是怎么算出的?

20190114-Pritam Singh WP Rally (ST).jpg
毕丹星2015年大选在群众大会上致辞。(海峡时报)

为何三分之一?毕丹星说:

“这是基于工人党过往的经验。我们所能吸引到的那些有意愿参加大选的合适、合格人选。对于向工人党这样的小党来说,这是个高门槛。”  

(毕丹星没有明说,但作为新加坡的反对党,也吸引高质量人选参政,显然并不容易。)

毕丹星认为,一个理想的结果是,政府与人民和人民福祉的脉搏同步,执政党能够提倡大家期待在新加坡见到的政治开放性,但同时也能在执政过程中避免陷入内耗和僵局。

他说:

“这将产生一个不一样的政治生态,一个更有爱心、对未来更具信心的新加坡,而不是一个接连以诽谤官司对付政敌的政治环境,不管政敌来自政党或民间团体。”

毕丹星也提醒新加坡人,反对党将继续面对不公平的竞争环境,特别是执政人民行动党很“执意通过对基层组织的管控来维持自身优势”,也包括通过对国会近乎绝对的控制,可以改变宪法以对执政党有利。

不过,毕丹星强调,工人党或任何政党只是一个促进政治改变的工具。说到底,还是要由手握选票的选民决定。选民要不要一个“具代表性、势力平衡”的国会,避免出现国会出现“自己监督自己”的局面?

(潜台词是:反对党尽本分做,最后还得看选民给不给力。)

毕丹星也提及了工人党在竞选宣言中所列出的主张:

1)支持最低工资,保护劳动队伍利益。

2)让孩子们有更多的教育选择,为终身学习做准备的技能和才能。

3)维护年长人士的尊严,照顾他们的医疗需求,特别是低收入群体。

4)纳税人的钱应该更多用在残障人士身上。

5)加强公共开支的透明度,如政府组屋的造价和国家储备的投资。

工人党目前仅占10%的国会议席  

毕丹星这段最新发言让人一窥这位工人党党魁的政治主张,基本上不脱刘程强建立起来的理性问政路线,同时敢敢抛出“三分之一”国会的占比目标。在新加坡这个长期由人民行动党一党执政的政治大背景下,算是宏图大愿了。

目前,新加坡国会有100个议员,88个是当选议员,3个非选区议员,9位是官委议员。反对党目前在国会中占有6个当选议席和3个非选区议席,他们全部都是工人党籍。

如果排除掉官委议员,工人党目前在国会中占有的议席仅仅是近10%,这个数字距离三分之一(约33.3%)是差了一大截。反对党要在国会上壮大发言权,真是还有一段漫漫长路要走。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