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邻居能做到这样的造诣,新马两国也真不容易

更新:
2018年12月15日 16:11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左)和马国首相马哈迪。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左)和马国首相马哈迪。(曾庆祥制图)

“老厝边”之间有默契。

原本有三艘马国船死赖在我国海域不走,现在剩下孤零零一艘,估计就是意思意思晃着,晃到快没油再换一艘。

都“三变一”了,新马争议第一回合的舆论造势阶段结束,差不多进入中场休战时间了。明年1月谈判桌上再分高下。那第一回合,谁“高”谁“下”呢?

在下定论前,红蚂蚁先带大家回看这次新马风波第一回合交手的经过。

新马风波第一回合交手    静悄悄找下台阶

事件最早是因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挑起,这位仁兄4日在国会上回复公正党议员询问时说,马国主权被侵犯,要收回自1974年开始就由新加坡掌管的柔佛南部领空管理权。我国交通部长许文远当天旋即跳出来反指马国侵犯我国领海。

20181214_KhawBoonWan&AnthonyLoke.jpg
我国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和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曾庆祥制图)

海空大战非同小可,口水仗旋即四起。双方阵势一摆出来,我方人多势众。除交通部长外,外长、防长、第四代领导班子成员都把姿态摆得很强硬。李显龙总理作为主帅,不到紧要关头当然不出声,反倒是马国主帅马哈迪很爱讲话,防长却不吭声,由交通部长撑场。

吵足一星期后,局势在本周一(10日)出现转机。两国外交部都发文告,从双方的遣词用字判断,大家都想暂时休战,给对方创造回旋空间。

马来西亚表明将采取“所有有效的措施以为局势降温”,但拒绝撤船。什么?马国船赖着不走,就想谈?让新加坡网民感意外的是,我国政府对“降温承诺”表欢迎,强硬姿态一下不见了,看来是要给马国台阶下。

新加披大方释好,马国也有所回应。本周三,许文远部长告诉大家,所谓“有效降温措施”就是:马国停在我国海域的船只从三艘变一艘。马国静悄悄撤两船,怎么也要留一艘孤零零等着过圣诞和新年,否则就太没面子了。

双方各退一步,订明年1月第二周再赴鸿门宴。老邻居交往,一轮言语厮杀之后,还能有这种互搭下台阶的默契也真不容易啊。

新马“三人会” 估计促成“稳局势”的转折点

12月10日,mark住,绝对是一个“稳局势”的重要转折点。怎么促成的呢?

红蚂蚁判断上周五(7日)的“三人会”是主要推手。外交部本周一的文告有个亮点: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和总检察长黄鲁胜和马来西亚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见了面。三位都是法律人,估计能谈出点东西。

20181214_Shanmugam&Lucien&Tommy.jpg
我国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左)和总检察长黄鲁胜(中)和马来西亚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曾庆祥制图)

紧接着,进入周末两天,吉隆坡大型集会平和落幕、种族议题没继续延烧,希盟政府大步槛过。周一,新马就开始相互缓颊了。

新马交锋第一回合徐徐落幕。各位怎么看呢?单从第一回合十天来的交锋,谁输谁赢?

没有宣传机器    老马事倍功半

众所周知,老马遇到国内麻烦事,总喜欢拿“老相好”新加坡来当沙包。陆兆福挑上周二挑事,刚好周六就是伊斯兰党和巫统号召50万人上街反对希盟政府签署ICERD的“大日子”,难免让人联想,老马是重施故伎,找新加坡闹一闹,好转移国内焦点。

不过,从马国舆论的反应判断,老马其实没占到便宜。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与老马唱和的人不多。

rais-husin.jpg
莱士胡申(Rais Hussin)是马哈迪所领导的土著团结党(Parti Pribumi Bersatu)最高理事,也是土团党的政策与战略局主任,被视为是马哈迪的亲信之一。(互联网)

比较引起注意的就是那个土著团结党的政策与战略局主任莱士胡申所写题为“争吵变成冲突对新加坡没好处”喊打喊杀的文章,连立场较偏激的《马来前锋报》也没有什么轰动作品。中文媒体也没有随之起舞,网上更多就是网民自写自爽的喃喃自语。

是不是希盟启动不了国内宣传机器,无法像当年巫统那样驾驭部分国内媒体?还是因为新政府缺乏行政经验,各部门之间没有协调好,就草草拿新加坡来开刷?还是说,老马或希盟失算了。原本只想用“新加坡牌”来熬过上周末,没想到新加坡这个秀才这次反弹那么大,摆出回敬你“千刀剁”的强硬姿态?

估计上述都有。

巫统执政60年,国内媒体基本不是掌握在巫统就是马华手中,又或者媒体的政治立场倾向巫统。突然改朝换代,希盟估计在承继媒体宣传机器这一块上没有做好,所以在舆论战上吃大亏。

国内问题太多   老马上世纪的老伎俩失效

现在马国民众跟当年也不太一样了。现在信息更开放,各种新闻渠道都有,上世纪的老伎俩已经失效。因为已经“老”了,所以很容易被猜中,即使有人相信,它的影响力也已大不如前。再加上新马两方的说辞都同时放上网,网民可以看看两边的说法,新加坡这个“政治稻草人”没那么好用了,想要借来激起民族主义情绪越显吃力。

20181206_temple.JPG
雪州梳邦再也有百年历史的施菲尔斯里马廉曼(Seafield Seri Mariamman)印度庙拆迁事件引发骚乱,导致10多辆车子及电单车被烧毁。图为一辆汽车被掀翻损毁。(星洲日报)

而且,马国国内的问题多多,火烧屁股的焦点议题能那么轻易就转移视线吗?

经济问题,种族问题、政治问题一大堆,还有未兑现的竞选宣言承诺像一匹布那么长,马国民众的注意力能轻易被转移吗?沙巴巫统爆发出走潮、国家高等教育基金(PTPTN)贷款课题、废除死刑的争议都比新马关系更能扣住马国民众的视线。

希盟内部各种势力盘根错节,各党之间维持某种程度的动态平衡。作为华人部长,陆兆福跟着老板马哈迪的步调走不让人意外,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会做得更卖力,以显得更爱国。那些不想在新马议题上讲话的部长就继续不讲,那些原本就看新加坡不顺眼的人,就会拿起千刀来剁。这就是政治吧。 

激起爱国情操   新加坡有喜有忧

毫无疑问,马哈迪这个时候来搞事,行动党心里肯定在唱那首周华健的《让我欢喜让我忧》。这老马即是来添麻烦,也是来送礼的。

送什么礼?看看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舆论反应就知道了。网上大部分留言都在数落老马,力挺新加坡的文章和视频涌现,再加上国会议长陈川仁及行动党国会议员的转发,更是激起了好些新加坡人的“爱国心”。

这一次,新马两国角色似乎对换了,新加坡人的爱国情绪冲得比马国人还要高。看到中年大叔和七旬老翁都动请缨保卫国土时,你就知道,舆论战场在吹“爱国风”。

和上世纪90年代老吴和老马交锋相比,新加坡似乎用新媒体用得比较上手,更能拉抬自己的声势,能更有效地凝聚民意支持。马国在进入补时阶段才由交通部长发布视频,解释为何反对实里达机场启用ILS,但我国交通部很快就回应及反驳了,主流媒体也制作视频加以解释我国立场。

不过,民族主义牌是个两面刃,一不留神会自伤。

file735p7kj79ghwhex2c6c.jpg
76岁的莫荣生年轻时曾经是一名军人。他说,他关注国内政治新闻,等同于“看着新加坡成长”,随着新马问题闹得沸沸扬扬,如有需要,他要为国家尽一份力。(新明日报)

有“老兵”激动到要自动请缨,让人感动,但现实情况是,两国不准备打,也打不起来,哪怕对方有艘死赖不走的“钉子船”也不打。那民间激昂的爱国情绪会不会反过来伤了自家政府呢?

幸好,新加坡人看来还是理智的,政府也是保持清醒和警惕,并没有刻意煽动这种情绪无节制地升高。

第四代领导人提早接受考验   许文远够“禅”

这一次新马纷争突然爆发,第四代领导班子成员如何应对,备受外界关注。讲话有没有架势,发言够不够稳定,立场表达得清不清晰,大家都在看。 

20181210-ChanChunSing(cover).jpg
贸工部长陈振声周末说,“新加坡愿意和马来西亚举行会谈,迅速和睦地解决新马领海问题,若无法和睦解决,新加坡也已做好准备,寻求国际第三方的调解。”(视频截图)

王瑞杰、陈振声、傅海燕、马善高等等都讲话了。

一些部长相信趁学校假期度假去了,有的站出来受访,有的通过面簿发言。谁出来讲话相信都部署好了,而其中一位操盘手相信就是我们的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

khaw boon wan zb.jpg
新马领空水域起争端,许文远于12月12日接受媒体访问。(联合早报)

从高铁到领空到海域,几次新马纷争刚好都属于许部长的部门业务,也都由他出面交涉。

笃信佛教的许文远有一种浓浓的“禅”味,能以佛理静观事情的变化,再加上他在政府部门服务40年,是比较稳的老手,这样的行事风格或许能更和马国部长及政要对上味。

他讲话不一板一眼,可以谈谈人情、玩玩悲情。一下用曹植的七步诗去迎合马哈迪爱用的新马关系“双胞胎”比喻,一下又提到说,和马国经济部长阿兹敏会面时,感觉到马国年轻部长希望能和新加坡建立新的关系。

我们现在还有第三代部长亲上火线或从旁献策,领导班子交接之后,不管马国是老马还是安华还是什么人掌权,我们的第四代诸位能独挑大梁吗?

面对“老马四部曲”  我们有所准备

93岁高龄的马哈迪在位肯定也不会长长久久。如果他不只是想转移国内焦点,还雄心勃勃地想抓住李光耀不在世、新加坡最高领导层又准备交接的时候发难,好留下一点“政治遗产”,那他的算盘要打错了。

发难目标具体是什么,得问问老马。回锅执政半年多,老马已经推出他对新加坡的四部曲了:领海、领空、水价弯桥

st_A Malaysian government vessel, the Polaris (left), near a Singapore Police Coast Guard vessel (right) in the waters off the Tuas View Extension.jpg
一艘马来西亚政府(左)与一艘新加坡警察海岸卫队船只出现在我国大士海域一带。(海峡时报)
20181016_news_crookedbridge.jpg
衔接新加坡和柔佛的新马弯桥构想图。(早报网)

他接下来是不想让我们发展大士港?还是想拿回柔南领空管理权以掐住我们的喉咙,不让樟宜机场发展成为区域航空枢纽?自己好不起来,又见不得新加坡好,这就是老马。

还好,和花招多多的“老厝边”打交道那么多年,新加坡也早就做好多手准备了。应付老邻居,相信政府的抽屉里早已准备好多套剧本,万事处变不惊,绝不会被杀个措手不及。到谈判桌或法庭上时,相信都能拿出可以佐证论据的真材实料。

你看,即使马国鸡蛋不来,新加坡也还有蛋吃,因为政府有做准备了。早在2004年,马来西亚爆发禽流感停止出口鲜蛋,本地商家就拓广蛋源,政府也鼓励国人改吃蛋浆和蛋粉。

输不能说,赢不能大声嚷嚷

做事从来不suka suka的新加坡政府,这一次相信底线还是不变:绝不屈服也不想打仗。处理这次争议也十分克制,没有上升到副总理层次,只停留在统筹部长,而且尽量给对手找台阶下。

蚁粉们,你们说说,第一回合谁输谁赢呢?

大家心照不宣。输的不能说,赢的更不能大声嚷嚷,这也算是一种人情,也是一种互相宽容(live and let live)的做法吧。做邻居能做到这样的造诣,新马两国也真是不容易啊。

210518 PM meets Mahathir.jpg
李显龙总理和夫人何晶(左一)5月19日在马来西亚布城会见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左二)及夫人西蒂哈斯玛(右一)。(路透社)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