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州大臣恫言生水卖贵16倍   我国前外交官请大家做算术题看谁比较亏

更新:
2018年07月06日 22:08
在武吉知马高速公路旁可见到衔接柔佛和新加坡的输水管
在武吉知马高速公路旁,可见到衔接柔佛和我国的输水管。(海峡时报)

究竟涨价后是谁赚谁亏?

又来了。

近来雨水多多,水问题竟也不少。就拿这个月说吧,先是我国水价从1日起上涨15%,再是希盟执政的马来西亚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昨天(5日)单方面宣布,柔州政府将调涨卖给新加坡的生水价格。

涨多少?奥斯曼沙比安认为,生水售价应为每千加仑0.5令吉(约0.17新元),也就是目前每千加仑0.03令吉的16倍

20180706_johor.JPG
马来西亚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海峡时报)

好一个“语不惊人死不休”。16倍是一个什么概念?好比你现在在咖啡店点一杯teh-o kosong要1.2元(已经嫌贵了),升价后,你要花19.2元才能买到一杯什么都kosong的茶。抢钱是吧。

根据《联合早报》的报道,奥斯曼沙比安是在昨天出席柔佛人民基建集团(KPRJ)开斋宴会后,在记者会宣布了涨价消息。不过他强调,柔州政府必须先与中央政府深入研究新马水供协定的内容,以及所涉及的法律问题,才能与新加坡政府协商新水价。而提议的价格是以柔佛卖给马六甲的生水价格作为参考。

有做过简单算术题吗?

哇,老邻居又把“三分钱武器”摆上桌想谈判了。可是,要涨价,有先问过法律吗?新加坡外交部前常任秘书比拉哈里(Bilahari Kausikan)今早就在他的个人面簿回应,“可能他(奥斯曼沙比安)不知晓或是选择性忽略了一些事实”。

比拉哈里以算术题的形式呈现了“被忽略的事实”。各位不妨一同参与计算,复习一下小学数学知识。

根据新马在1962年签署并受国际法保护的水供协定,新加坡以每千加仑0.03令吉的价格向柔佛购买未经处理的生水;

根据同样的协定,柔佛以每千加仑0.5令吉的价格向新加坡回购经处理的净水;

但我国净化生水的成本是每千加仑2.40令吉,意味着新加坡是以倒贴价格把净水卖回给柔佛。

柔佛政府再以每千加仑3.95令吉的价格卖水给柔佛居民(用较低价的家用水费来算)

所以赚入:+0.03-0.50+3.95=3.50令吉

对于柔佛政府来说,享受协议带来的津贴价净水,是一笔只赚不赔的好买卖,当然是越多越好。柔佛目前每日向我国购买的净水量远远超出1962年水供协定中所列明的最多5000万加仑。

根据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去年1月的国会书面答复,我国实际每日向柔佛供应的净水多达1亿6000万加仑(协定顶量的3.2倍)。遇到柔佛旱季(如2016年6月和7月),以及柔佛水厂因每月检修而部分停运时,还会多供5000万到6000万加仑的净水

简单的加减乘除后得出,新加坡等于在平日每日补贴柔佛30.88万令吉(约10.39万新元)。在如此有利可图的买卖前,柔佛州务大臣还再“狮子开大口”,是要将水资源从必需品变为奢侈品吗?

马哈迪政府的老把戏

在涨价消息宣布后,本地民众的反应是好笑多于惊慌,毕竟把新马水供协定拿出来说事,是马哈迪政府的老把戏,也是不少狮城人成长过程中的记忆之一。

3B95678E.jpg
(2001年时的李光耀(左)与马哈迪(右)。(海峡时报))

光是从千禧年到马哈迪卸任,就有这么多历史(资料来源:联合晚报):

  • 1998年12月:新加坡同意把长期水供课题,当成双边课题配套的一部分与马国进行谈判。
  • 2000年8月:内阁资政李光耀和马哈迪同意把当时和未来每千加仑的水价,调高到45分令吉。
  • 2001年2月:马国要求提高水价到60分,并每五年检讨水价。
  • 2001年9月:李光耀和马哈迪同意把现有水价调到45分,并在2061年后,调到60分。
  • 2002年3月:马国要求调高到60分,然后从2007年至2011年,调到三令吉。2011年以后,每年根据通膨调整价格。
  • 2002年4月:时任总理吴作栋致函马哈迪,说为了良好的长远关系,新加坡会自产新生水以辅助水供协议,并提议把未来水价与新生水的成本挂钩,订在双方都同意的价位上。
  • 2002年9月:马国提议每千加仑的水价为6.25令吉,并建议未来谈判订在2059年。
  • 2002年10月:马哈迪通知吴作栋,马国决定终止双边课题配套的谈判,因为谈判没带来有意义的成果,而马国想先解决水价的问题。
  • 2003年1月:时任外交部长贾古玛就水价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指课题不是关乎钱,而是新加坡在脱离马来西亚之后,作为主权独立国的生存问题。新加坡公开与马国就水供课题的来往信件。
  • 2003年10月:马哈迪卸下首相职务,阿都拉上任。

曾耕耘外交舞台多年的比拉哈里给这一系列行为作了二字总结:敲诈(extortion)

比拉哈里随后强调,“这是我们必须坚持尊重国际性协议的原因。”

bh.JPG
新加坡外交部前常任秘书比拉哈里(Bilahari Kausikan)。(海峡时报)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柔佛州于1961年签订第一份水供协议,为期50年,2011年到期后没有续约。两国于1962年签署的第二份新马水供协定,则为期99年,在2061年9月到期。这份协议允许新加坡从柔佛河每天抽取2.5亿加仑的水供。公用事业局在1990年根据第二份水供协定,在柔佛河上游兴建林桂水坝及滤水设施。

1962年的水供协定准许签署国于1987年,即签署后的25年检讨条款,但马来西亚当时选择不调整水价。据2002年《新海峡时报》的报道,时任柔佛州议会议长的再纳阿比丁曾说:“没有必要这么做,因为柔佛依赖新加坡供应净水,而新加坡可能因此调高售卖给柔佛的净水价格。”

johor spore water pipe.jpg
新柔长堤的输水管。(海峡时报)

以92岁高龄回锅再任首相的马哈迪上月接受彭博社专访时指出,新马在1962年签订的水供协议“很荒谬”“代价太高”,因此要在希盟政府处理完其他重要事项后,和我国重新谈判水价。

maha.JPG
马国首相马哈迪。(彭博社)

一切来得太熟悉。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应时重申,水供协定是新马缔结分家协定中的一部分,并在联合国备案,新马双方都必须完全遵守协定规定的所有条款。

正当人们以为关于水问题的争论可以“稍作休息”时,奥斯曼沙比安再抛惊人言论。原来啊,他上周到了布城会见马哈迪,讨论有关课题,也认同“老板”提出重新检讨水价的看法。

好一出“你方唱罢我登场”,看来哪里都一样,屁股决定脑袋。

“治水”良方

既然奥斯曼沙比安“选择性忽略事实”,不妨送他一本由我国政府在2003年出版的《水供谈判真相》(Water Talks? If Only It Could)。这本书内容主要包括时任外交部长贾古玛教授所公开的新马两国领导人针对水供谈判的来往信件和双方的外交照会。用事实和数据提醒一下邻国州务大臣,生水“平卖贵买”并非事实,而是两国互惠互利,甚至柔佛州还能从中获利丰厚。

但比拉哈里并不认为奥斯曼沙比安“真的对事实有兴趣”,而是在“玩弄政治把戏,希望新加坡人能代他向我们的政府施压,同时转移马国人民对内部问题的注意力”。

你升我也升

在水资源问题上,还真不用担心,我国网民空前团结,除了请邻国遵守有法律效力的协定外,还纷纷打趣说,你卖生水贵16倍给我们,我们也卖高出现有价格16倍的净水给你们咯。

不过,倘若水价硬生生提高1600%,溢价的部分很可能将转嫁给当地民众承担。数钱的仍会是政府,但要掏出真金白银的是柔佛人民。民众不满,后果未知。毕竟,人民的选票能让你当选,自然也能让你败选。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