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发视频称领空不能让 许文远用曹植七步诗回应

更新:
2018年12月12日 20:43
陆兆福发视频称领空不能让,许文远以曹植的《七步诗》回应对方。
陆兆福发视频称领空不能让,许文远以曹植的《七步诗》回应对方。(曾庆祥制图)

文宣战开打。

新马争议持续一个多星期后,马国开始和我国打文宣战,挑的课题是空域纠纷。

交通部长陆兆福今天凌晨在面簿上传了一段1分35秒的视频,借动态画面重申马国的立场并附上贴文如下:

你好,新加坡。实里达机场是你的,不过柔佛巴西古当是我们的。所以,请听我们说。

至于大马人,请观看并分享(这个视频),马来西亚反对新加坡实里达机场在明年1月3日启用的新起降程序是有原因。

我们要求新加坡撤除ILS,根据我们的要求更改航线。

这个视频解释马国反对实里达机场明年启用仪表降陆系统(ILS)的原因和立场,喊话对象估计包括新马两地人。(红蚂蚁觉得视频的速度有点快,真的要好好看个七七四十九遍,才能看明白)

视频显示,在实里达机场降落的飞机将从北往南,降落前飞过距离实里达机场2公里的巴西古当。

根据ILS航线要求,离机场3公里航线距离内的建筑高度限制是54米,6公里距离内的限制则是145米,这么说,在巴西古当架起个起重机(高103米)都会超出高度限制,那么柔佛有这么多高楼大厦怎么办?
 
陆兆福说,如果马国允许机场采用这个航线,就无法在巴西古当建高楼。陆兆福又说,不是要跟实里达机场作对,不过“但凡涉及降落航线,不能经过巴西古当上空”。

马国要求新加坡撤除ILS,并改变实里达机场降落航线,改由从南向北降落。

见惯不怪的马国人终于稍微骚动起来,这个视频上载半天,就有近26万人观看,8000多人转发以及1000多人评论。

看来这个视频剪辑地还真不错,我国总理夫人何晶也大方地点赞,在面簿上转发。

马国发视频称领空不能让  许文远用曹植七步诗回应
(互联网)

马国用视频出击,我国交通部部长许文远今天下午迅速回应,并指出视频有不准确之处

他解释,仪表降陆系统就像是飞机内的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如果有安全需要, 机师可随时进行人工干预,机师在整个飞行过程中保持完全控制权,因此足以避开移动式起重机等障碍物。

许文远也一针见血地指出,对方似乎是在用这点做为“技术借口”,实际是要提出收回西马南部的航空交通管理权的要求。

他说:

“如果这是一个秉持善意所提出的技术问题,我相信可以找到一个双方都满意的技术解决方案的。”


许部长说,这项安排(把西马南部的航空管理权交给新加坡)多年来行之有效,这个区域所有利益相关者也都从中得益,因此对于马国突如其来的要求感到困惑。

据早报网报道,许部长以曹植的《七步诗》回应对方: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正在煮豆汤,把豆子放进锅里熬煮,却用豆茎作为柴火。豆子因痛苦而哭泣,但豆茎也在火中死亡。这又是为了什么?”

我国交通部之前也已经表明,跨境航空管理并不涉及国家主权,我国民航局去年底向马国民航局交代了相关的ILS起降程序,还多次征求反馈,但马方直到上个月底才回应表示反对。

马国开始打文宣战,对自身媒体的报道也特别关注,《星洲日报》和属下网络电视《百格时事》就中招了。

星洲网昨天早上10点多刊登一则报道,题为“马哈迪再任相掀波澜 《联早》整理马新5新旧账”。

文章直白地说,“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医生二度任相至今七个月,新马关系波澜频起,令人恍如回到老马在1981年至2003年执政期间的风风雨雨”,并列出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之间目前已浮出台面的五大新旧账。

马国发视频称领空不能让  许文远用曹植七步诗回应
(取自林芮光面簿)
马国发视频称领空不能让  许文远用曹植七步诗回应
(取自林芮光面簿)
马国发视频称领空不能让  许文远用曹植七步诗回应
(取自林芮光面簿)
马国发视频称领空不能让  许文远用曹植七步诗回应
(取自林芮光面簿)
马国发视频称领空不能让  许文远用曹植七步诗回应
(取自林芮光面簿)

不料,报道才刊登不到六小时,就被眼尖的马国交通部官员盯上了。

我很生气
你最好解释

马国交通部长新闻秘书林芮光昨天下午4点多在面簿上贴文强烈抗议,指《星洲日报》的遣词偏袒新加坡,让该报纸尊重和捍卫马来西亚国家主权,并列出报道的三大疑问,要《星洲日报》解释。

原文如下(秘书先生用了不少感叹号和问号,看来真的很激动想要听解释)

《星洲日报》请尊重和捍卫马来西亚国家主权!

我严正促请星洲日报清楚解释:

1)何谓“马来西亚单方面扩大柔佛港口的海域界线,严重侵犯新加坡主权和违反国际法”?

2)何谓“马来西亚这次重划的港界也超出自称所拥有的领海范围」,并声称「马来西亚政府船只仍多次入侵大士一带的领海”?

3)在柔南空域事件上,马来西亚政府及交通部长陆兆福清楚阐明,新加坡实里达机场启用的新起降程序“侵犯大马主权”,星洲日报却为新加坡辩解!

作为马来西亚媒体,星洲日报有责任从马来西亚国家利益的角度审视国家课题,特别是涉及国与国之间的国际争议。

我促请星洲日报不要肆意操弄国家课题,破坏政府在马来西亚与新加坡议题上所作的努力!

 

马国发视频称领空不能让  许文远用曹植七步诗回应
(联合早报)

红蚂蚁仔细看了一下,《星洲日报》在转载《联合早报》的报道时,在标题上打出那是《联早》整理的“新马五大新旧账”,但《百格时事》在面簿上转载时,完全没有标示新闻来源,全文照用《联合早报》的内容,只把“马国”、“我国”的字眼改成“大马”和“新加坡”,完全采用新加坡媒体的角度和语调,难怪会惹官方不满。

转载《早报》内容出事
《星洲》郑重道歉

在马国交通部强烈抗议后,《星洲日报》只好低头认错,在今天报纸的全国版第4页刊登道歉启事:

马国发视频称领空不能让  许文远用曹植七步诗回应
(互联网)

红蚂蚁翻查了《百格时事》的面簿,对方已乖乖地把相关报道撤下了,不过刊登在《星洲日报》的仍可浏览。

新马这轮争议最早是空域问题引发,后来延烧至海域纷争,马国现在明显要把焦点转回领空上。

接下来,两国交通部估计还会来来回回地隔空交锋,社交媒体上的那把文宣火相信也一并延烧,大家就继续看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