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再生事端 两国反应大不同

更新:
2019年02月20日 12:09
新柔长堤
新柔长堤(联合晚报)

一边热,一边冷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就海域和领空课题再起冲突,两国各持己见,马国要求和新加坡坐下从长计议,新加坡坚持马国船只立即离开争议领域再说谈判,新马人民对这样的情况并不陌生,不过就此纠纷的反应却迥然不同。

马国上周突然宣布计划明年起向新加坡逐步收回西马南部的航空交通管理权,并在2023年完全收回这项权利,并指新加坡实里达机场的新航班起降程序侵犯了马来西亚的国家主权,到新加坡随即驳斥马方的指控后,反指马方擅自扩大柔佛港口的海域界限,有违国际法,侵犯了新加坡主权,这就开始了这起海域和领空的最新纠纷。

小红点掀起千层浪    马来西亚波澜不惊

这起纠纷在新加坡可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从部长到议员持续地轮流喊话,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和评论,到市民不绝于耳的谈论,都显示这已在小红点炸了锅。

反观隔岸的马国,除了“挑起事端”的交通部长陆兆福在国会宣布收回航空交通管理权后,把球踢给了外交部长赛富丁,后者“循例”发公文给新加坡驻马最高领事馆外,被视为“始作俑者”的回锅首相马哈迪也只在媒体追问时“被动”地给一些简短回复,最新的还有内政部长慕尤丁重复前人的老调说希望新马和平协商解决。

20181211kaili1.jpg
巫统林茂国会议员凯里发推特说:“我们需要让它成为公共案件,收集舆论,以进行谈判。”(联合晚报)

目前就此事唯一主动发言且姗姗来迟的是巫统林茂国会议员凯里,他说新加坡部长一个个出来公开提出他们的声明,马国政府的反应却只是“等待会谈”。他在推特发文说:“我们需要让它成为公共案件,收集舆论,以进行谈判。”

再来,马国媒体除了“如实”报道两国部长的谈话和最新进展,没多加延伸追踪报道,评论也不多,两国反应较为相似的唯有网民,纷纷在社交媒体热议,但“凑热闹”发挥创意的人居多,包括马国网民叫反“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的50万大军涌向新加坡集会。

自顾不暇到麻木    马国人见惯不怪

和新加坡近一周来最常听到的“老马又找茬,新马又吵架了”相比,马国朝野和国人有更多更切身、更关注的国内课题在忙,包括刚因民怨而喊停U转的国家高等教育基金(PTPTN)贷款课题,才刚结束的反(ICERD)大集会和人权日集会,还有金马仑国席和晏斗州席补选,还没落幕的废死争议,内阁重组,甚至民行党的党选都比新马关系更引起注意。说实在的,大家实在太忙了,无暇分身,只要不是真的打过来了,你喊你的,等我有空再说吧。

这些民生课题对马国来说更具分量,至于新马关系,老马无事生非的能力众所皆知,发生争执的对象和次数多不胜数,虽说新马毗邻而居,影响至深,但就领土问题发生争执并非首次,也没人会相信真的开炮打战,加上争执才刚开始,要等到戏肉还有好一阵子,何不静观其变。

cs-Mahathir10.jpg
马国首相马哈迪又来找茬,一下要拿回柔佛南部领空管理权,一下又派船入侵我国海域,无事生非的能力越来越厉害了。(海峡时报)

新加坡虽习惯了老马的找茬,但终究不如和他朝夕相处,同处一室的马国人,老马习惯讲话讲一半,先丢下炸弹测测水温,再根据反应来进行冷或热处理,当然中间的过程由手下去办,到必要时候他才用大家长身份出手。

换言之,这绝对不是短时间能看到结局的电视剧,所以省省力气,不必过早反应。最重要的是,就算能迅速达成共识,甚至签下协议,谁不知道老马最爱翻煎饼,他就是耍赖不认账,你奈他何?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