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愿全力缓和局势但拒绝撤船 新加坡:任何“不愉快”状况由马国负责

更新:
2018年12月10日 23:37
一艘马来西亚政府(左)与一艘新加坡警察海岸卫队船只出现在我国大士海域一带。(海峡时报)
一艘马来西亚政府(左)与一艘新加坡警察海岸卫队船只出现在我国大士海域一带。(海峡时报)

局势算是暂时稳住了吧。

新马纷争爆发快一星期了,马来西亚今天表示将采取“所有有效的措施以为局势降温”,但坚持不撤船。

马国外交部今晚发文告说,“无法同意”撤出马国政府船只,回到今年10月25日之前的情况。我国外交部对此表示失望,并警告马国须为派遣船只进入相关海域而产生任何“不愉快”的状况负责。

据早报网报道,我国外交部今晚发表声明,呼吁马国将新山港界恢复至10月25日以前的状态,以“避免产生误解和其他潜在问题”。

mindef_The Republic of Singapore Navy and Police Coast Guard will continue to safeguard Singapore's sovereignty, 247. — in Singapore..jpg
国防部周六晚上重申,将捍卫新加坡主权。(国防部面簿)

外交部说:

“马来西亚在该海域部署船只加强其法律声索,只能加剧紧张局势。马来西亚必须为将船只部署到该海域而产生的任何不愉快情况负责。”

上周五接触过    新马官员明年1月第二周会面

不过,好消息是,双方官方已经开始接触,且定下了协商的时间。外交部声明透露,新马两国的官员将在明年1月的第二周会面,就解决新山港界问题交换意见。

据报道,外交部声明说,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和总检察长黄鲁胜上周五(7日)已经与马来西亚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见面,讨论新马在我国大士一带的领海纠纷。我国官员当时向汤米托马斯建议,马国将新山港界恢复到10月25日前的状态。这将不影响新马各自对这个区域的海域界线主张。

外交部说:

“ 海域界线主张可按照国际法下的既定程序提出,不需要让船只对峙。”

马国外交部在声明承认,新加坡的建议不会影响各自在海域界线上的主张,但仍拒绝接受新加坡的建议,即回归到10月25日前的状态。我国对此表失望。但令我国感到鼓舞的是,马国在最新声明中已承诺采取一切有效措施缓和局势,并以冷静且和平的方式处理这件事。

从这样的表态看来,局势算是暂时稳住了吧?

我国划底线 :马国须为海域“不愉快”状况负责

马国是在今年10月25日单方面扩大柔佛新山的港界,侵犯新加坡大士一带领海,之后还派遣政府船只多次进入这片海域。马国上周五建议新马两国停止向出现争议海域派船,但被我国拒绝。

马国今天在声明中说,将采取“所有有效的措施以为局势降温”,但具体指向什么没有说明。

如果言而有信,那船只就必须有所克制,不要做出挑衅行为;而我国也已经清楚划下底线了,如果具争议性海域出什么状况(潜台词是擦枪走火),那后果由马方承担。

马哈迪:不撤船直到达致协议为止

另据《海峡时报》报道,93岁的马哈迪今天又讲话了。他坚持,马方船只将继续前往相关具争议性海域,直到新马双方达致协议为止。

mahathir2-01.jpg
马国首相马哈迪。(互联网)

老马说:由于目前还没有决定(如何协商),因此双方船只还在那里,新加坡船只在那里,我们的船只在那里。”

“我们会与新加坡商讨,我们不要和新加坡争执。有时(港界)声索会重叠,我们可以通过协商解决。”

至于何时开始协商,早报网引述老马说:“现在……越快越好。” 谈到目前新马关系,马哈迪认为两国关系“良好”。

马国船只一天不撤,实在难让人看到愿意化解纷争的诚意,不会是想打迷糊仗吗?唯一让人看到转机的是,谈谈总比吵吵好,既然双方已经订下商谈的时间(明年1月第二个星期),那就求神拜佛,从现在到明年1月这段时间,相关海域不要出状况。

转移海域焦点?马国今天再打“领空牌”

海域纷争还未化解,马国今天又转回领空问题说事。

据马国媒体报道,交通部长陆兆福今天说,新加坡交通部只是选择性地公布实里达机场的仪表着陆系统(ILS)的部分信息,意在“影响舆论走向”。

loke.jpg
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互联网)

交通部是在上周二(4日)公开新加坡民航局(CAAS)就实里达机场起降程序,多次与马来西亚民航局(CAAM)沟通咨询的记录。

陆兆福呼吁我国交通部发布马来西亚民航局在今年10月9日、11月15日、21日和28日发给新加坡民航局的信函,否则马方将公布所有信件,好让公众了解马方立场。

马方指“选择性”公布信息   交通部回应:不反对公开所有文件

马方明显是指责我国交通部刻意隐瞒信息,误导民众。据报道,新加坡交通部晚上发声明回应说,之所以选择公开这些记录,是为了回应媒体询问有关CAAS是否在去年12月就此事,征询过CAAM意见。交通部说,如果马国认为有必要公开所有相关文件,我国并不反对。

交通部说:

“新加坡认为,将谈判维持保密对促进坦诚和具建设性的交流是有益的。这是我们为何没有选择公开新马之间发布任何的信件往来的原因。但如果马来西亚认为有必要针对该问题发布相关信件,我们不反对。”

交通部也说,陆兆福只提及了今年10月和11月发出的信件,但为了透明起见,马国应确保两国之间有关该课题的所有讨论和沟通记录都予以公开,包括两国在今年11月29日和30日的最新会议记录。

seletar airport (1).jpg
实里达机场。(联合早报)

陆兆福上周二(4日)在国会上表示,马方反对我国实里达机场明年将启用的“仪表降陆系统”起降程序,指飞机的起降航道会影响柔佛巴西古当的发展,并称这侵犯了马国主权,挑起了新马空域争议。

我国交通部当天回应说,跨境航空管理并不涉及国家主权,并反指马国入侵我国海域。

马国先出手打领空牌,被我国指责入侵海域之后,连日来争议焦点都在海域上。现在马国又倒回来在空域问题上发牌,是在释放烟雾弹吗?

从12月4日至今,新马每天都在隔空喊话,这样的局面估计还会持续一段日子,直到双方坐下来好好谈谈。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