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变天暴露新加坡的脆弱性,这是哪一门政治学逻辑?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李显龙总理与马哈迪首相在5月19日于吉隆坡会面。(李显龙面簿)
李显龙总理与马哈迪首相在5月19日于吉隆坡会面。(李显龙面簿)

似是而非,混淆视听。

一位曾经在新加坡管理大学教过政治学(2009到2014年)的教授碧姬韦尔什(Bridget Welsh)最近在一日本英文报章“Nikkei Asian Review”发表一篇评论说,马来西亚的最新政治发展暴露了新加坡的脆弱性和李显龙的人民行动党面对的问题。

20180712 bridget welsh.JPG
碧姬韦尔什(Bridget Welsh)教授。(互联网)

她说,PAP成为了东南亚执政最久的政党,马国的变天凸显了PAP倒台的恐惧。她“观察到导致马国国阵政府下台的许多因素也存在于新加坡。首先是领导层的更新,她说第四代领袖如王瑞杰、王乙康和陈振声无法与普通新加坡人沟通。原因在于他们“身处一个高度精英的政党,无法跟普通新加坡人联系。”

这位女教授说,困扰新加坡接班人的问题就跟困扰马国国阵的问题一样,“他们出身体制,并被看成是为体制服务”。她说,PAP与官僚体制的结合产生了单一的议程,导致PAP与选民及选民需求的疏远……她还说,李显龙跟纳吉在2013年大选后犯下的错误一样,没有为不同意见打开管道,并拒绝改革。他(李显龙)没有认识到PAP在2015年的大选胜利中,更开明的政改是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她还说,由于李光耀故居去留而引发的家庭纷争,以及李夫人何晶的继续管理淡马锡已使到李显龙成为了PAP的“负资产”(liability)。

此篇文章中充满似是而非的论调,她一面贬低新加坡,一面为马哈迪开始改革经济而高歌,还赞扬马来西亚“废除”消费税(马哈迪后来已改口说是把消费税率降为零),而现在马来西亚委任多元种族出任官制,新加坡却在总统选举中只准马来人参与……

她的看法漏洞百出,看不出是出自一位政治学教授之手。

她的看法在网上引起了一些批评,一位看来是她的朋友的人留言问她是否有什么个人利益牵涉在内(vested interest),而发表如此过于偏颇的看法?此留言者说,对新加坡而言,国家治理不是一种“争宠”(popularity contest)。

新加坡外交部的老手,巡回大使比拉哈里则在跟进的留言指出,碧姬韦尔什在离开新加坡管理大学之后曾到马来西亚教书,并说她这个人的一个“长处”是喜欢跟同事吵架。她自称是“东南亚专家”,听说现在罗马教书,那里又有多少人懂得东南亚?真正的东南亚专家不会认真看待她。

20180712 mahathir bloomberg.jpg
(互联网)

碧姬韦尔什欢呼马哈迪的卷土重来,言外之意很明显,她的文章也毫不掩饰。马哈迪现在努力追求的清廉政治为何在他以前的22年长期在位时没有做到?今天他却反成了马国的救世主,否认他过去所做过的种种坏事,摆出马国的一切错误与他无关的样子来纠正他过去的错误。

马哈迪才是马国的政治、经济和种族问题的根源。但在碧姬韦尔什眼中,93岁的老马退休15年后重做冯妇,突显“新加坡的退步”,这不知是哪一门政治学逻辑!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