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回春” 马国将迎来“希望之春”?

更新:
2018年05月11日 14:56
Mahathir
(互联网)

马国政坛的热闹还在后头。

5月9日马来西亚大选投票日,不少新加坡人一整天追踪选情,不只是因为这次的大选有很大的悬念,而是大选后果对新加坡有很大的影响。结果是,93岁的前首相马哈迪在希望联盟的旗帜下,一举粉粹曾经跟他终身政治事业分不开的国阵的61年江山,马国迎来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政党轮替。

马国第14届大选被形容为“全民海啸”,希盟夺得116个议席,国阵只得79个,槟城、雪兰莪之外、柔佛、马六甲和森美兰也同样落入希盟手中,2015年6月才诞生的希盟终于上台执政。朝野易位,我们应该重新调整角度来看马国的政治局势。

民行党要有更大作为

首先,在野多年的民主行动党,今后是以执政党身份掌管槟城,槟城今后跟中央的关系已大不相同,因此,槟城是否能有迅速发展是林冠英治理能力的真正考验,他不能再把槟城的问题推卸给中央。

20180510_lim2.jpg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互联网)

此外,作为代表华人的最大政党,它今后必须在为华社争取权益的事情上有更大作为,过去华社权益一直受到巫统的打压,民行党乐得置身度外,但马华和民政党今天的下场是它的前车之鉴。马哈迪第一件事便是组阁,从华人能分享到多少的权位,可以看得出马国新政府的思维到底跟旧版本国阵有多大的不同。

马哈迪和时间赛跑 对纳吉和外交可能使出大动作

其次,马国不少人以为老马再坏也坏不了多久,希盟不是说过先让他老人家做两年首相,让他为接班人暖暖位子,或许他做不到两年便被阿拉召见,这是各方心照不宣的想法,但这样的想法可能大错特错!就因为他只有两年的时间,老马可能就因此与时间赛跑,这两年内可能使出大动作,不顾后果,去除他眼中的纳吉劣政。他在选胜后说他不会对纳吉进行报复,但会“恢复法治”,这句话便留有很大的运作空间。

这里且不说一马公司的烂帐问题,纳吉跟中国走得太密、跟新加坡太友好,都是他看不顺眼的地方。他在选举前已说要检讨马新签订的协议,尤其是隆新高铁项目;他说,柔佛将因投资和买房涌入几十万名中国移民。不少人以为,他这些话只是选举语言,无须当真,他坐上了位子,做的会是另一套。这种选民心态便是一个大问题,选民选举领袖本来就是要他兑现竞选诺言,而不能反而希望他“说一套,做一套”。

老马布局接班 怎么安排安华?

老马接下来这两年也将在接班人人选方面有所布局,希望接他班的人仍会执行他的意愿,他可以继续垂帘听政,尽管过去的多年经验已告诉他,他要首相乖乖听他的话是不可能的事。安华夫人原本就是一个在丈夫坐牢时“代夫从政”的勉强从政者,让她当副首相一来没有威胁,二来可向安华示好。

20180510_anwar.jpg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互联网)

即将出狱的安华,这次若有参加选举,以他的性格不可能让老马抢尽风头。安华出狱后也可能要问鼎首相权位,希盟内的一班巫统老臣子则不一定会服气。马国金权政治已根深蒂固,权位与利益挂钩,礼让不是一种政治美德。

伊党势力扩大是隐忧 

其三,伊斯兰党的势力从吉兰丹进一步扩充到登加楼,这除了反映出马来人对巫统的失望,也是极端伊斯兰情绪高涨的趋势使然,这一点是马国未来政治发展的隐忧。

这次国阵的下台,引来马国普遍的欢呼声,但这是否意味着马国从此迎来“希望之春”?东马两个州沙巴和砂拉越原本是国阵的票仓,但这好景也不长,国阵在这两州失去不少席位,沙巴还酝酿反对党和希盟联合执政,这都意味着两州选民的觉醒,马国政坛的热闹还在后头,且等着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