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玩不出新把戏,再喊检讨新马水供协定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马哈迪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彭博社)

什么时候也提提弯桥啊?

“小红点”的隔壁邻居,老马真是玩不出新把戏,又把新马水供协定拿出来说事。这一次是接受彭博社专访。

不用看就知道是老调重弹,但大家不妨仔细看看,高龄92岁的马哈迪有没有犯糊涂。

老马说:

1962年的水供协定“ 代价太高”,水问题是我们必须和新加坡解决的问题之一……我们会坐下来和他们谈,像一个文明的人 …… 我们可以互惠互利。 马国需要新加坡的专业人才,很多新加坡人也到马国投资,因为价格便宜太多。

马哈迪还说:

马国以每千加仑3分的价格将生水卖给新加坡,之后能买回12%的处理过的滤水,但新加坡却能以每千加仑17元的价格卖出滤水,这是很大一笔钱。

老马对于货币的概念看来不是很清楚,有个不小的口误。

新马水供协定

根据新马在1962年签署的第二份水供协定,新加坡以每1000加仑3分令吉的价格向马国购买生水;柔佛州则以每1000加仑0.50令吉,每天向新加坡购买部分处理过的净水。注意,柔佛以每1000加仑0.50令吉,也就是0.17新元买回滤水,不是马哈迪说的17元。 这份水供协定将在2061年期满。根据这份协定,新加坡可从柔佛河每天抽取2亿5000万加仑的水供。

johor spore water pipe.jpg
新柔长堤的输水管。(海峡时报)
20180625 linggui 2 .jpg
新加坡建在马国柔佛州的林桂(Linggiu)水坝在确保新加坡这一主要水喉能供应充足食水方面扮演重要角色。(联合早报)

公用事业局在1990年根据协定,在柔佛河上游兴建林桂水坝及滤水设施。 我国和柔佛州在1961年签订第一份水供协定,2011年到期后没有续约。 

老马真老:老思维、老点子、老把戏

对于新马两地的中老年人来说,马哈迪挑起水价问题,一再把大家带入“时光穿梭机”里,和他过把瘾,但这一点都不好玩。

从目前的表现看,老马只能用“老”来形容:老思维、老点子、老把戏、老样子。什么国产车、向东学习、还有水价问题,哪一样不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玩过的?

20180625 mahathir bloomberg 3.jpg
马国首相马哈迪。(彭博社)

他曾经公开说过,对付新加坡就像“剥猫皮”一样,可以有很多方法。炒作新马水供课题就是手段之一。他过去担任首相时,曾经不顾水供协定,想单方面将卖给新加坡的生水价格从每1000加仑3分起到8令吉,但最终没有得逞。

这一次再炒作水价,老马露出了什么马脚呢?

一、想学麦当劳叔叔卖套餐

马哈迪是谈判高手,也很懂得玩政治皮影戏。这一次,他估计是想像麦当劳叔叔做生意那样,推出“谈判套餐”,把水价问题和新隆高铁两个项目捆绑在一起谈。他先是宣布取消新隆高铁计划,并指马方可能必须赔偿新加坡5亿令吉,放出风声之后,不见新方公开反应,他又该口风说,项目只是“展延”而非取消。

20180625 spore KL HSR.jpg
根据初步设计,裕廊东新隆高铁终站的拱形屋顶将会是一个公园,让乘搭高铁到新加坡的乘客直接进入“花园里的城市”。(构想图取自许文远面簿)

如果最终决定取消新隆高铁,老马搞这么多小动作,肯定是想“赖皮”不支付赔偿,或争取更少的赔偿。如果最终决定让高铁穿行,那多次喊穷的用意肯定是,争取新加坡承担更多的项目费用。

二、有意调动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

调动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做什么?转移焦点吧。

马国国内现在有不少“历史遗留的问题”,包括前朝政府涉及的腐败案,特别是棘手的一马案总得向人民交代,那些流到海外的资金要怎么追回?庞大的债务该怎么办?政治及经济改革也还没有到位,马币还是疲弱,投资者的信心还没有恢复,三权分立相互制衡的制度是否完全归位,也还是个未知数。 一旦这些国内事务搞不定,新加坡很可能又被当成是沙包来打。

在现阶段,老马想先发制人,指卖生水给新加坡的价格低得“荒谬”,估计是想调动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以便当正式和新方谈判时,可以争取国内舆论声势做为后盾。不排除他甚至也想煽动新加坡网民,支持他关于水价“荒谬”的论调。

老马不是前阵子才说过吗,“我想新加坡人民,就像马来西亚人民一样,一定也厌倦了独立以来,面对同样的政府,同样的政党。”

两国网民怎么看?

马国网民买账吗?一部分吧。

这个说:“你觉得公平吗?我们卖他们3分令,他们以0.50令吉卖回给我们。怪不得马来西亚发展不起来,因为新加坡在“生吞”马来西亚,公平一点啦。”

这个网民说:“这就是所谓的’杠杆作用’,纳吉把我们的国家卖给中国和新加坡,这不意味着马哈迪要做同样的事。取消一些项目和不公平的高铁项目让我们亏钱。”(网民的意思是,因为马国在某些方面亏了,所有马哈迪设法从其他方面把钱要回来是合理的。)

不过,新加坡网民倒没有买账,大多人认为老马在走回头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这个网民说:“亲爱的马哈迪医生,我不再尊敬你。我的公司动员所有员工加班,就为了让马来西亚籍同事可以回家投票,现在我们得到的竟是这些。如果李光耀还在,我怀疑你敢重复你那些话。试试看动一动‘这只带毒的虾’,我们会确保你悔不当初,非常后悔。”

如果老马想煽动新加坡网民倒向他那一边的话,那他应该是打错算盘了,效果可能正好相反。

这个网民就说:“可以确定的是,马哈迪将团结新加坡人,一致反对他的意见。我们等着瞧,至少我们可以在这个问题上取得共识,而不仅是把焦点放在本地政治。”

签了协定可以不算数的吗?如果可以单方面撕毁协定,那要怎么在国际上打交道?这个网民就问道:“我搞不懂,和马来西亚签协定有什么用?”

老马喜欢翻印度煎饼  新加坡立场坚定

老马喜欢翻印度煎饼,一再玩弄水价问题,相比之下,新加坡一路走来始终如一。

2003年,我国时任副总理贾古玛就指出,1961年和1962年的水供协定是新马缔结分家协定中的一部分,这些协定在联合国备案,是我国作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的生存基础。不论是新加坡还是马来西亚,都不能单方面改变它们。

换句话说,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新加坡生存的问题。马方检讨水供协定之后,不排除suka suka还要检讨其他的协定,如果推翻新马分家协定,那等同于威胁到新加坡的生存。

水,神圣不可侵犯

我国外交部发言人今天也重申,水供协定是新马缔结分家协定中的一部分,并在联合国备案,新马双方都必须完全遵守协定规定的所有条款。外交部长维文下午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一个关于新加坡“水故事”的视频,内容详细讲述我国攻克水源短缺问题的历史进程,并用“神圣不可侵犯”来形容我国对水问题的重视。

20180625 water pipe BKE2.jpg
在武吉知马高速公路旁,可见到衔接柔佛和我国的输水管。(海峡时报)

据媒体报道,2014年,时任律政部长兼外交部长尚穆根在国会指出,在1962年水供协定下,签署国在25年后可重新检讨协定条款,但马国政府考虑到柔佛依赖新加坡提供净水,调高生水价格不会带来益处,因此它在1987年经过“仔细考量”后,“有意识地选择”不调整水价。马国也因此失去检讨水价的权利。

换句话说,柔佛州从水供协定中获益,如果调高供给新加坡的生水价格,那么柔佛向新加坡买滤水的价格也随之调升。显然,马国当时选择不调水价是仔细打过算盘,算准不调还比较划算。所以,老马不应总是摆出一副“你占便宜、我吃亏”的样子,完全不是“我低价卖生水给你,你高价卖滤水给我”那么简单的结论。

觉得新加坡的立场还不够坚定吗?我国退休外交官比拉哈里曾撰文透露,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说过,如果马国政府尝试“动柔佛的水”,他准备派军队进入。

同个时候,我国也想方设法,减少对马国水供的依赖。

20180625 newater.jpg
建于樟宜供水回收厂内的北控水务—优异控股(BEWG-UESH)新生水厂采用微滤膜和反向渗透技术去除水中杂质和微生物,每天可处理高达5000万加仑新生水。(联合早报)
20180625 bottled newater.jpg
瓶装新生水。(公用事业局提供)

新加坡人已经接受了“新生水”,不再把它当做是“厕所水”,公用事业局也计划逐步扩充新生水和淡化海水产量,目标是到2060年可应付85%的全国用水需求。

2060年,这也是新马第二份水供协定在2061年到期前的一年。

想试探我国第四代领导人的意志力?

马哈迪曾经做过22年的首相,和新加坡领导人多次在水供议题上交手,他不会不知道,新加坡在水供问题所持的立场坚如磐石。对新加坡来说,在水问题面前,所有政策只能排第二。老马这次想试探什么呢?除了打包几项新马合作议题来讨价还价外,也想试探我国第四代领导人的领导意志吗?

大家就一起看嘛,老马和希盟政府的蜜月期什么时候结束?

一般来说,新政府有100天也就是三个月的蜜月期。从5月10日马哈迪宣誓就任开始算起,蜜月期到了8月10日大概就结束了。蜜糖变苦瓜之后,如果国内事务还焦头烂额,老马“剥猫皮”的言论很可能转化成行动。到时就看两国人民的脑袋清不清醒,以及我们的第四代领导人有没有做好迎接挑战的准备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