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赏无罚难以服众,诚意在哪里?

更新:
2019年01月29日 22:33
国民服役人员,感谢你们!
感谢新加坡的国民服役人员。(国防部面簿)

国人是否买单?

引言

冯伟衷事件在舆论场上引发两种不同的声音。红蚂蚁收到两封读者来函,各自代表这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认为部长应该负起责任减薪或下台,另一种认为还没理出真相之前不应该妄下定论。这封来函的作者认为,领高薪的部长必须负全责,不下台也得减薪至少三个月。

 

冯伟衷事件为国防部敲响了超级大警钟,数字一统计,浮现了一个可怕的“方程式”:

16个月 = 6起死亡事件。

那是平均两个半月就一起服役人员死亡事件,频率高到举国上下满心的不爽,全国父母(尤其是有儿子的)更是坐立难安、忧心忡忡。

也因为冯伟衷是我国家喻户晓的艺人(曾经是新传媒力捧八公子之一),此次不幸意外无形中大大增加了当局“正视”及处理事件的压力,包括记者会史无前例在隔天召开,国防部快速聘请调查公司做民意调查,甚至连我们的国防部长还在个人脸书上题诗悼念(虽然反应不佳)等等。“额外”事情做了这么多,国人是否买单?

三军总长的陈腔滥调

记者会虽然快速展开,但由陆军总长亲自做的报告,只是非常初步的调查报告(关于炮车如何伤人,可点阅《错失关键10秒逃脱机会 冯伟衷困炮车内遭下降炮枪碾压》),结论是:一切还都要再等待进一步的详细报告。这样的说辞,当然无法满足普罗大众,也难怪网民一面倒认为“讲了等于没讲”。

20190129-MINDEF Press Conference.jpg
陆军总长吴仕豪少将(左一)和三军总长王赐吉中将(左二)。(联合早报)

大家如果没忘记的话,上一起22岁服役人员刘凯不幸身亡的报告都还没出来,这种先拿出初步报告来搪塞的行为,难免要令人觉得,有关当局在使用“拖字诀”,利用人们善忘本性,等到事情冷却后才来大事化小处理。

而事实上也不能怪人这么想,意外死亡事件在16个月内已发生了6起,这横看竖看,都不像是当局一开始就有拿来当天大事情处理后应该出现的状况。

记者会上出席的,还有三军总长王赐吉中将,我们来看看他说了什么:

“家长把孩子送来军训,我们的责任就是确保他们的安全。每一次发生安全事故,我们都会吸取教训,实施更严格的安全措施。我们从不推卸责任。在这过程中,我们有了一些改进,但我们还能做得更多、做得更好。”

这一番话,可就不只是横看竖看罢了的,是倒过来看、翻转来看,无论从那一个角度看,都再再显示那是一番官方到不能再官方的鸟话废话论调。

他说:“家长把孩子送来军训,我们的责任就是确保他们的安全。”

长官,你一开头就戳到大家的痛处,现在就是发生了(6起)死亡事故,到底哪里有确保到孩子的安全?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再来,他说:“每一次发生安全事故,我们都会吸取教训,实施更严格的安全措施。”

长官,这已经是过去短短16个月内的第6起,请问你们之前吸取的教训在哪里?实施更严格的安全措施在哪里?

再来,他说:“我们从不推卸责任。”

长官,我们(或许)欣赏你的责任感,但现在很怀疑你的领导和办事能力。

最后,他说:“在这过程中,我们有了一些改进,但我们还能做得更多、做得更好。”

长官,这是人命死亡事件,请问什么叫做“过程”?这一切对你来说只是一个个过程而已吗?死了这么多人,你们居然只有了“一些”改进,说得过去吗?到现在还说你们能做得更多做得更好,那意思不就是说,你们之前做得很少,做得很不好吗?

总而言之,就是事到如今,事情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身为三军总长,居然还能讲出这番毫无用处的陈腔滥调,试问能不让听者体温上升吗?

这到底是在侮辱国人的智商,还是觉得反正不管说什么,“本官的位子还是坐得牢牢靠靠的,你们又能怎样”吗?

要领导下台是便宜了他?

诶,很遗憾的,我们还真的是不能怎样。这,也是更激起众怒的原因之一:事故接二连三发生,为什么我们的高官们,还是可以安稳地坐在原位,讲着场面话?

台湾曾经有军人疑似遭到军方不当管教而身亡,引起轩然大波,致使当时的国防部长高华柱下台的例子,这也经常被拿来做比较。

偏偏最爱拿别国怎样怎样,所以我们也要这样那样的我国政府,在发生事故后,有关高官引咎辞职这件事上,却从不做比较,并且非常坚持自己的处事风格。事实上,新加坡自建国以来,也确实从来没有部长或高官,因为施政或做事不善而下台。

应不应该下台,就跟我们部长应不应该领高薪一样,是个永远辩论不完的课题。红蚂蚁在《冯伟衷事件引发反国民服役情绪,又是“百万年薪”部长的错》一文中提到,

“下台不是关键,关键是要找出肇事原因,确保制度上不再出错,那才是真正的负责任”。

老实说,新加坡人品性如何,相信大家有目共睹,我们国人绝对不是不讲理的,甚至乎在很大程度上是逆来顺受愿意听从政府说话的人民,所以机会我们是一定会给,但到底要给几次?是的,又回到那个令人不舒服的数字:16个月,6起死亡事故;我们给的机会难道不够多?当局有确保制度上不再出错吗?

没有。这个责任,要谁负?

该篇文章也提到:“出事后,让一个领导人下台其实是便宜了他们,而且频繁的‘引咎辞职’将对施政稳定性造成冲击,最后是什么事都做不成”。这个则关系到“长痛不如短痛”的问题,我们是要为了施政稳定性而继续允许(可能)能力不足的高官留任负责,还是应该拼着造成施政不稳定而当机立断拔除(有害)根源呢?

别忘了SMRT的教训,我们就是放任一个解决不了SMRT“文化问题”的前总裁“留任负责”,才导致之后出现的连串事故,到最后,前总裁还不是一样得下台?

再者,“频繁的‘引咎辞职’”应该是多虑了,我国连一宗引咎辞职的先例都不曾有过,又怎么可能在未来出现“频繁的引咎辞职”?(笔者斗胆反驳红蚂蚁观点,希望不要被蚂蚁封杀)

诸葛亮自降三级

其实,非到必要时,国人也不会不理智地硬要高官下台,但事故终究是发生了,不下台,处罚总要的吧?

可惜,遭受处罚的,总是比较下级的人员,高官一概无事,他们会制定调查团啦,在国会做报告啦,决定如何处罚(下级)啦等等,自己却始终站在一个更高的独立角度观望。

比如当年的逃马事件,以至最近的新保集团被黑客侵入事件,都是上层官员“安然无恙”的例子。当然,部长以至高官们可以说,他们的位置“太远了”,事故的发生并非直接涉及他们,为什么要他们背黑锅接受处罚?

三国超级天才诸葛亮,相信大家都知道吧?

20190129-zhu ge liang.jpg
诸葛亮。(互联网)

诸葛亮曾经很相信和器重一个名叫马谡的下属,兵出祁山时,诸葛亮听信了马谡自信的言语,任命他为先锋官,最后却兵败如山,痛失街亭。马谡因为做出错误指导,兼且不听上将王平谏言一意孤行,当然是一定要受到军法处置的,但诸葛亮并非斩了马谡就算数,他主动自降三级,作为自己用人不当的惩罚,做出了令军中上下心服口服的举动。

当时在前线作战,做出错误决策的是马谡,不是诸葛亮,后者其实可以说他不在现场,“太远了”,但他并没有,而是勇于承担了自己用人不当的过错。以此比较,我们那些在“离事发事故很远”的部长,是否就算不惩罚自己的领导无方失误,也应该处罚自己的用人不当?

在6起服役人员死亡事故上,国防部长以至三军总长、陆军总长等,就算不自降三级,只要他们肯主动说愿意自扣三个月薪水当作处罚,相信广大民众不仅心里会舒服得多,也会认为他们或许真的有担当,可以再次予以信任。

愿意坦诚过错并不是弱者,反而是勇敢的行为,其实这样对他们自己的形象才好,可惜我国公务高官永远都不愿意放下身段。

有赏无罚难以服众

部长高官们有赏无罚,也是执政党一直以来引发众议的一个大问题。出了事故,不但没有处罚,等到了财政年结束,宣布国家生产总值提高后,又照样拿着令人眼红的几个月花红(部长一个月花红相等于十万元),怎不叫人不爽?

更何况执政党要发放与私人企业同等的高薪给部长高官,却从不实施与私人企业同等的赏罚制度,情理上也说不过去。

再加上执政党对待“外人”总是卯足全力穷追猛打,如惹耶勒南、邓亮洪、徐顺全等都是例子,近例还包括与李总理决裂的李显扬的儿子和老婆,都遭受总检察署“追杀”;但在处理“自家人”的过失时,却总是网开一面,自然难免要让人觉得有严重大小眼之嫌。

这种粉饰自家党员全都能力高超的做法,久了,也会出现疲态,毕竟现在社交媒体如此发达,一言一行都难逃公断。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而且会越来越亮。

(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