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伟衷事件引发反国民服役情绪,又是“百万年薪”部长的错?

更新:
2019年02月19日 13:40
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
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海峡时报)

挨骂,就是领高薪的代价吧。

16个月6个军人因服役或军训身亡。

这个数字怎么看,都有点吓人。一个年轻生命还没来得及看透这个世界就突然被腰斩了,如果是上战场为国捐躯,那多少还有点悲壮,但现在一再上演的是因军训而丢命的悲剧,怎叫人不扼腕?

20190125 Aloysius Pang BW.jpg
一个年轻生命还没来得及看透这个世界就突然被腰斩了。(冯伟衷面簿)

社交媒体现“三反”情绪

也难怪冯伟衷伤重不治的消息公布之后,社交媒体上各种情绪激烈涌动,而且层层推高。从最初的震惊难过不舍、到质问军训安全措施是否到位、再到反国民服役、反国防部长、反政府的声音出现。

这种波浪式的情绪滚动虽不太理性,但多少也是人性镜像的反射。将心比心,大家都是血肉身躯,家里可能也都有男丁,孩子今天回营报到,明天就天人永隔,叫人情何以堪?

“悲伤是不是必须的演习”

本地知名诗人、音乐教父梁文福有感而发,今天也在面簿上发了首三行诗:

如果战争是如果
悲伤是不是必须的演习
每个家庭交给你们最疼的孩子

父母把孩子交给国家,国家却无法好好保护孩子。这种互信契约一旦被毁,心中的愤怒和焦虑肯定要找对象发泄——骂政府——这就是最好打、也是最大的靶子,也就形成了网上“三反”情绪的最后一反:反国民服役、反国防部长(武装部队将领)、反政府。

一、反国民服役

最普遍的骂法是拿台湾来比较。争辩的逻辑是这样的:台湾和中国大陆目前还没有结束敌对状态,连处境比我们更危险的台湾都从“征兵制”走向“募兵制”了,为什么新加坡还要强制国民服役?

国民服役在新加坡实施了52年,应当说我国社会和国家防卫及安全的基石。蚁粉应该还记得,前些时候,马国船只入侵我国海域引发新马关系紧张,没有强大的军队做后盾,任何的外交斡旋都是白费功夫的。特别是像新加坡这样一个拥有优越地理位置的小国寡民,更是需要强大的军队以对外形成震慑力量。

20190125 CDF's SAF Day ZB.jpg
新加坡武装部队军人作战性能中心在所有陆军作战部队推出“兵种体能训练”(Vocation Fitness Training),让新兵在完成基本军训并分配到各自兵种后,接受针对兵种制定的军训。三军总长王赐吉少将(中)于2018年6月19日亲自参与部分训练,了解士兵的进度。(联合早报

拿台湾的募兵制来做对比,其实并不恰当,因为这项政策的改变也引起争议。曾经担任美国国务院亚太副助卿的柯庆生(Thomas Christensen)就曾提出警告。台湾改为全募兵制会导致军队更小、更昂贵,也不符合台湾的战略,他担心台湾在军事方面没有做好充分准备,将无法遏阻中国大陆可能以武力威迫台湾。

我们如果因为军训意外而全盘否定国民服役制度,是不是太偏激了?

二、反国防部长、反武装部队将领

同样是台湾。2013年,一起阿兵哥疑似遭到军方不当管教(新加坡用语是tekan)而死亡,引起台湾社会广泛批评,导致军队形象跌至谷底,时任国防部长高华柱被迫下台负责。

近年来,新加坡武装部队传出军训身亡事件时,网民也一定会拿台湾的“洪仲丘案”来做对比。为何人家的国防部长下台负责,我们的“百万年薪”部长没有这么做?还有人质问,那些在武装部队里当头头的总统奖学金得主为何位子都那么牢靠?

20190125 mindef PC ST.jpg
国防部昨天举行记者会,首次公开披露冯伟衷伤重致死事故的初步调查结果。(左起)陆军总长吴仕豪少将、三军总长王赐吉中将、作战后勤支援指挥部司令陈君有上校,和陆军军医长卢宏一上校。(联海峡时报)

只能说,新加坡确实没有下台文化,而且下台或不下台,其实都是学问。红蚂蚁就曾经在《下台!引咎辞职成台湾政治文化》提过,下台不是关键,关键是要找出肇事原因,确保制度上不再出错,那才是真正的负责任。

出事后,让一个领导人下台其实是便宜了他们,而且频繁的“引咎辞职”将对施政稳定性造成冲击,最后是什么事都做不成。

以新加坡的政治生态来说,只要一出事,“百万年薪”部长就必须做好在社交媒体上被骂的心理准备,这也是领高薪的代价吧。一些网民甚至连武装部队的将领们也一起骂,折射出一种仇视精英的普遍心态。无他,武装部队的高层很多是奖学金得主,转战政坛当高薪部长的前例更是不少。

三、反政府

在社交媒体上,有些网民从骂部长到政府,然后就喊出:“投工人党!”另有网民回应说,“投工人党一票,就能阻止意外发生?没见过这么脑残的。”

这种反政府的情绪有可能是有心人士故意挑起,也可能只是一种积累多日的民怨宣泄。就好像前阵子地铁故障频频,网民闷在心里的所有不满,包括不满物价涨、不满部长领高薪,不满社会贫富悬殊,不满这个那个,全部都拿交通部长来开刷。

说到底,军训意外涉及的是安全问题,安全问题不就应该“安全解决”吗?从安全措施甚至是整个部队的“安全文化”层面去找出问题的症结,而不是随意把问题给政治化。随便喊出“投反对党”或“高薪部长的孩子就没事”只会模糊焦点,制造伪命题。

20190125 military training Mindef.jpg
(新加坡国防部面簿)

不要模糊焦点   安全问题该“安全解决”   

冯伟衷事件目前外界只知道初步调查结果,还有很多疑问没有解答。而昨天记者会明显没有透露的关键信息是:有没有人为疏漏?

根据陆军总长吴仕豪的说法,事发时,炮车内有三人,除了冯伟衷外,还有一名军备技术员和一名SSPH炮长(gun detachment commander),这两人并没有受伤。

冯伟衷和那名军备技术员正准备对SSPH炮枪进行维修,必须将炮管从高位降下。在这过程中,位于炮车内的炮管尾端会往后延伸并翘起。冯伟衷当时就站在炮尾的正后方,结果被困在翘起的炮尾和炮车内墙之间的狭窄空间里,来不及闪避。

20190125-training-incident-at-exercise-thunder-warrior (MINDEF) 1.png
SSPH炮车内炮枪移动时的位置,以及冯伟衷(橙色人形)的所在位置。(国防部)

据《联合早报》报道,炮管当时是通过自动模式降下的,但目前还不清楚,为什么启动炮管下降时,车内的另一名军备技术员和炮长没有发现冯伟衷正站在炮尾后方。

这当中有可能(强调:有可能)出现人为疏漏,但一切只能等到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之后才能下定论。为了给国人一个说法,给冯伟衷的家人一个交代,这个调查不应拖太久,而且若有人犯错不能包庇。(上一起事件,22岁全职国民服役人员刘凯出事身亡事件的调查报告还没有公布,冯伟衷这起要等多久?)

武装部队有没有“安全文化”问题?

更根本的问题还是,16个月有6个军人因服役或军训身亡,这数字是不是暴露出部队里头形成对安全意识匮乏的文化?

20190125 military training Mindef 1.jpg
(新加坡国防部面簿)

前些时候,SMRT一再发生故障,那位已经卸任的前总裁就认为“企业文化”是祸根。那我们也得问问武装部队(虽然这个不是企业),军队里的“安全文化”是不是出了问题?若是,这不是单单靠设定几个安全步骤就能解决的,而是必须由上至下地去整顿。

武装部队出身的总长好些个都调到SMRT去当领导,大家可以交流交流吧?

投身保家卫国的新加坡孩子们,他们在军训中的安全如果无法获得百分之百的保障,起码也要降低他们面对的风险指数吧。事发后,除了一再道歉、调查、检讨、暂停高风险军训外,当局还能做些什么修复国家与人民之间的互信?

即将接班的第四代领导班子在这方面应该有更明确的表态。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