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眼泪在流 冯伟衷化为天使走了

更新:
2019年02月19日 12:47
冯伟衷的灵柩抵达万礼火化场
冯伟衷灵柩下午4时45分抵达万礼火化场。(新加坡国防部面簿)

安息吧!兄弟。

如果悲伤能凝聚成形,它今天一定是五颜六色的千纸鹤造型。

在冯伟衷的灵堂帐篷周边,悬挂着一串串由1000只千纸鹤组成的彩色装饰,迎风飘扬。这些由编导与剧组人员熬夜折出来的千纸鹤,承载着满满的爱,也承载着一路走好的寄愿。

(视频:红蚂蚁拍摄)

令人唏嘘的是,这个灿烂得一如冯伟衷生前笑容的情景,躺在棺木里的冯伟衷再也无缘见到。

如果悲伤能凝聚成声音,它今天一定是一种静静哽咽的低吟。

20190126-queue to pay respect.jpg
排队等候吊唁的公众与粉丝。(今日报)

在灵堂四周,冯伟衷的粉丝与公众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墙。大家神色哀伤、却又特别守秩序特别安静。大家静静地排队、静静地鞠躬,然后静静地离开、静静地流泪。

太安静了。静得让人心疼。

当冯伟衷所属的艺人经纪公司午言媒体的老板许振荣在上午11点50分宣布哀悼时间结束时,粉丝与公众立即鱼贯地离开现场,留给冯伟衷的家人私人空间,也留给他们一份尊重。

很多人都说,粉丝的教养最能直接反映出明星艺人的素质。能够吸引到如此乖巧守秩序的粉丝,也间接说明了冯伟衷本身就是一名出色乖巧的艺人,值得高素质的粉丝默默追随他。

灵堂设在麦波申巷综合亭具有特殊意义

冯伟衷生前与家人住在油池一带的私人公寓。将灵堂设在麦波申第82A座综合亭,是选择了一个带有他与艺人朋友美好聚餐回忆的地方。

隔壁83号座组屋楼下的咖啡店是冯伟衷与艺人好友们经常光顾的场所。这里承载着他们的笑声与梦想,也售卖着他生前最爱吃的鸡胸肉芙蓉蛋。据悉,“大哥”许振荣就住在这附近。这个安排估计是考虑到保护冯伟衷家人的隐私。

与冯伟衷同属午言媒体的好兄弟好朋友徐彬较早前在Instgram上发文对冯伟衷说:

“你知道这是哪吗?你很熟悉的地方,我们一个月要吃好几次的地方,83咖啡店啊,每次一人点一个菜的时候,你总是点芙蓉蛋的地方。”

20190127-xubin.png
(徐彬Instagram)

在新西兰发生意外的那一刻,冯伟衷离乡背井孤身在外。回国停柩在82A的他,离心爱的咖啡店只有咫尺之遥,诚如徐彬所说:“至少现在你不是一个人了,很多人在陪你呢,你的家人,亲戚,朋友。”

从出事到出殡,只有短短一星期

身为战备军人的冯伟衷是一名军备技术员。他上周六(1月19号)在新西兰怀乌鲁(Waiouru)训练区参与代号“霹雳战士”军事演习时,在155毫米榴弹炮车(Singapore Self-Propelled Howitzer)内被下降翘起的炮枪炮管尾部挤压胸腹受重伤。当时他正在炮车内进行维修工作。

事发后,新加坡武装部队立即将冯伟衷用直升机撤送到哈密尔顿的怀卡托医院(Waikato Hospital)进行抢救,五天内动了三次手术,不过最终还是因伤势过重回魂乏术,于1月23日晚上8点45分伤重逝世,终年28岁。

冯伟衷的过世,震惊了本地演艺圈,也震惊了全新加坡。从刚出事的举国祈祷,到死讯传出时的举国哀悼,再到后来的质疑国民服役军训安全是否到位?冯伟衷的逝世给人们留下不可磨灭的心痛,也留下一堆问号。

24小时追思会   星光熠熠

冯伟衷的遗体周五(1月25号)傍晚5点45分由国防部军机运回新加坡巴耶利峇空军基地。他的双亲一路伴随爱儿遗体从新西兰飞回国。当晚9点20分左右,安放着冯伟衷遗体的白色灵柩由军方运到麦波申巷第82A座综合亭的灵堂。

20190125_news_aloy1.jpeg
冯伟衷灵柩抵达麦波申巷第82A座综合亭的灵堂。(联合早报)

灵堂从昨天(1月26日)中午12点至今日中午,整整24小时开放给公众吊唁,大家络绎不绝有条不紊地抵达灵堂,在高峰期甚至得排上1个半小时,就为了在灵柩前给冯伟衷鞠个躬,祝愿他一路走好。

灵堂正中央摆放着冯伟衷的遗照,两旁的大屏幕不停回放着冯伟衷的个人照,以及他与同事们的合照供缅怀。屏幕上也循环播放着冯伟衷的一些受访片段,包括他参与2016年电影《最佳伙扮》的宣传访问,以及令他演技备受肯定的《最佳伙扮》中的学生角色片段。

灵堂周边也摆满了花圈,当中有超过20个都是名人赠送的,包括两度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的国际大导演李安、阿姐范文芳、艺人洪俊扬等等。

红蚂蚁也注意到有些花圈是普通老百姓所赠送。

“Aloysius(冯伟衷的英文名),虽然不认识你本人,可是我常在电视节目看到你。从听到你受伤……到你的离逝,我都不愿意相信!当看到你的离逝,我整夜都睡不好,也让我感到世事无常!希望你在另外一个国度过得很多,一路好走!~~Esther Sim”

20190127-flowers.jpg
(张丽苹摄)

看着他长大的粉丝 和看他的戏长大的粉丝

冯伟衷的粉丝基本上分为两类。一种是看着身为童星的冯伟衷从小演到大的“成熟粉丝”。一种是从小看着冯伟衷的戏长大的“青春粉丝”。

“成熟粉丝”洪翠珠(50岁)今天吊唁完后,哭得非常伤心。红蚂蚁上前问候她时,她边哭边说:

“从第一部戏就很喜欢他了,看到他好像在看着自己的儿子这样,很心痛很心痛,cannot overcome。他很乖,他外形很干净(clean),很有礼貌。心很痛又不敢看他的照片。”

(视频:红蚂蚁拍摄)

“青春粉丝”的代表自然是冯伟衷粉丝会。有将近100名成员到场吊唁,他们鞠完躬后都忍不住痛哭流泪,每个人的眼睛不是红就是肿。粉丝会的一名20来岁代表接受媒体访问时哽咽说:

“知道他受伤时,我们都在为他祈福。支持他七年了,听到他过世,都希望不是真的。他真的很好,对我们很贴心。”

昨天到现场吊唁的还有我国政要。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麦波申区议员陈佩玲、通讯及新闻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以及马西岭—油池集选区议员任梓铭都到场。

去吊唁的著名艺人更是不胜枚举,包括权怡凤、徐彬、谢静仪、宗子杰、郑惠玉、陈澍城、林梅娇、范文芳与李铭顺夫妇、陈泰鸣与陈丽萍夫妇、洪慧芳与郑各评夫妇、潘玲玲、黄思恬、陈凤玲等。当然还少不了冯伟衷生前的艺人女友胡佳琪,以及许多新生代艺人。

(视频:红蚂蚁拍摄)

一个接一个的悼词拼凑出冯伟衷的善良与真诚

冯伟衷的追悼会在今天下午1点半举行,家人亲属和艺人朋友轮流站到灵柩前表达自己对冯伟衷的思念。粉丝们口中冯伟衷的好与贴心,在追悼会上浓缩成一个又一个的形容词。

善良、真诚、乖巧、懂事、懂得尊重人,不喜欢给别人带来麻烦。这一串串形容词在一段段悼词中,成了冯伟衷的代名词。

与冯伟衷最buddy的艺人包勋评上台致悼词时,直呼冯伟衷就是一名天使。

“他走了,结束了短暂辉煌的人生。天使是不会在人间呆太久的。请大家给他最大的掌声。”

身为一名艺人,在人生舞台谢幕时,带着热烈的掌声以“天使”的傲然之姿走下台的,或许就只有冯伟衷了。

新传媒的监制来玲(译音)在致辞时说,冯伟衷是她所见过的,唯一一个愿意为工作人员付出的演员。冯伟衷在新传媒迁离加利谷山的最后一天,亲自掏腰包买酒买食物,就是为了想代表所有的演员向幕后的剧组人员说一声“谢谢”。

“这或许不是很重的一句话,但就是一种尊重。这份工很多压力,很辛苦。冯伟衷给了我们动力继续努力下去。我仅代表监制、统筹、助导、导演向冯伟衷说声谢谢。也要向冯伟衷的爸爸妈妈说声谢谢。你们很厉害,养了一个很棒很棒的孩子。”

新生代艺人黄思恬也以拍戏的一段幕后花絮,说明冯伟衷永远都会多做一些事情,把快乐带给身边的人。

“他是一个非常非常善良的人。我记得我们在拍《你也可以是天使2》的时候,我们要到医院拍戏。然后医院有一个角落呢,有一群智商比较低的小朋友在卖书。他每天每天去拍的时候,都会先去那边找他们,买水给他们喝,跟他们聊聊天说说话。那些小朋友,我没有办法忘记他们的那种表情,他们一看到Aloysius从远远走过来,就喊很大声:Aloy Gor Gor!”

新传媒资深男艺人陈澍城在致辞时说:

“人生最悲伤的就是白头人送黑发头人。我今天来了。我舍不得他,我心疼他,会把他记在我心里。一路好走。伟衷,你托朋友送来的礼物,我刚刚在20分钟前收到了。我会把它拿来用,我会珍藏。”

白发人送黑发人:冯伟衷双亲哭成了泪人

白发人送黑发人最明显的写照,就是冯伟衷的父母。

他的双亲今天在吊唁时间快要结束前现身,两人哭红了双眼,需要有人在旁搀扶,慢慢地绕着冯伟衷的棺木走了一圈。每一步都异常缓慢,每一步都肝肠寸断。母亲更是趴在棺木上抱棺痛苦,与冯伟衷话别,久久不肯离去。好不容易见她直起身,双手却依然扶着棺木,轻轻抚摸着白色棺身。

纵使大儿子搀扶着她离去,冯妈妈的目光始终不离棺木,那份依依不舍那份不离不弃,让人为之动容。

(视频:红蚂蚁拍摄)

冯伟衷的大哥在致悼词时,透露了冯妈妈是第一个与伟衷见面的亲人。冯伟衷在新西兰受伤后一度保持清醒,他跟妈妈最后说的话是:

“你不要哭,你哭我也会哭。我现在很痛。再过几天,我就会康复了。”

伟衷还说,等他康复了之后会带妈妈去新西兰的赌场走走。这句言犹在耳的承诺,如今只能随千纸鹤迎风逝去,徒留下冯伟衷大哥的另一句话:

“请把这个小瓜头永远记在你们心里,记住他的真诚、他的善良。”

红蚂蚁在冯伟衷生前最爱的咖啡店写稿时,一对年轻的父母和他们的儿女过来拼桌。女儿和母亲哭得双眼通红,儿子在旁无声哽咽,父亲在旁安慰。他们带着iPad观看追悼会面簿直播,在看到军事葬礼的那一幕,儿子与母亲听着身后响起的庄严哀乐,看着国旗覆盖在棺木上的那一刻,再也忍不住哭了。

覆盖上国旗的白色棺木由8名军人抬出灵堂的那一刻,冯伟衷真的走了。

20190127_news_hearse.jpg
(联合早报)

灵堂外边刮起一阵飓风,这一刻仿佛有无数天使在周边起舞。但愿他们是来迎接冯伟衷到一个安静的没有疼痛的国度。就像最后一名致悼词的好友徐彬所说:

“Aloysius是一个很安静的人……既然一直不愿意相信的事情已经成为事实,我觉得我们应该勇敢地来面对。然后让他安安静静地、安逸的,成为我们的天使,守护着我们。安逸的安息吧!兄弟。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