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过剃头当上总统 陈庆炎卸任你打几分?

更新:
2017年09月01日 10:25
我国第七任总统陈庆炎今天(8月31日)卸任。(新报)

我们好奇,总统卸任之后会做什么呢?

我国第七任总统陈庆炎今天(8月31日)卸任,他在任六年来的表现,你打几分?

在未给出评分前,我们不妨先回看他当年是如何杀进总统府的。

2011年,作为官方属意的人选,陈庆炎在那场“四陈”大厮杀中,有惊无险地以0.35个百分点的微差打败陈清木医生,但得票率仅为35.19%,远远没有过半。难怪陈庆炎当年感叹,“这是我在公共服务领域工作三十年来,最具挑战性的任务”。

新加坡总统是国家元首,是国家权力的象征,没有独立行政权,即使得票率不理想,也不影响总统履行职责。77岁的陈庆炎最近接受《联合早报》、《海峡时报》、《每日新闻》联合采访时,没有给自己的表现打分,但巧妙地晒出六年来的成绩单,内容大致如下:

加强社会凝聚力

  • 小印度骚乱发生后,在面簿上载声明,强调不应让事件打击人们对社会的信心,并呼吁国人维护国家的安全与和平。
  • 支持民选总统“保留”制,认为在国际恐袭阴影下,下届总统保留给马来族群,能有效维系社会和谐。

“首席外交官”

  • 六年内共进行30个国事访问,强化我国与多国之间的关系。除访问中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欧洲多国,也成为首位对墨西哥进行国事访问的新加坡总统。

促进民众认识总统府、亲民大使

20170831-tony tan waving to crowd.jpg
(海峡时报)
  • 总统府为更接近民众,除了举办开放日,还设置历史展馆和推出手机应用。
  • 亲临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为我国运动健儿打气。

鼓励国人关怀社会

  • 将总统挑战”慈善活动扩大至推广志愿服务,鼓励人们不只捐出金钱,也贡献时间和施展才华,帮助有需要的人。

“第二把钥匙”,阻止执政党亏空国库

  • 经常与总统顾问理事会讨论各种课题,也与他们和内阁一起开会,讨论的内容包括扩建樟宜机场、兴建高铁和地铁等大型项目的财务相关课题。参观建屋发展局、裕廊集团和诸如榜鹅等新镇,了解新发展、主要基础建设项目。

任期表现中规中矩?

看到了吗?总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一年领百万元高薪,每年只在国庆典礼上挥挥手那么简单。不过,从总统晾晒的成绩单看,六年的表现整体中规中矩,没有太抢眼的亮点。与前几任相比的话,在加强社会凝聚力、亲民大使、推动慈善活动等方面,没有明显超越纳丹;在掌管国家储备金第二把钥匙方面,也没有超出王鼎昌。

众所周知,已故前总统王鼎昌就总统在如何保护国家储备的课题上,与政府产生歧见。王鼎昌当年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直言,民选总统应该保护储备,但是这些储备是什么,他并没有被知会。王鼎昌还说,政府花了三年时间,才将储备的资料提供给他,而且并不完整,他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去查阅资料。王鼎昌逝世后,没有获得国葬礼遇,好些舆论替他不值。

有了王鼎昌这么一个先例,后面几位总统在“第二把钥匙”的处事态度上难免显得保守且更忠于体制。但保守归保守,公开的秘密是,李光耀考虑交棒总理的人选,陈庆炎排第一,吴作栋第二,王鼎昌第三。

从政生涯

在27年的从政生涯中,陈庆炎也一直是新加坡政府内阁核心人物之一,先后掌管五个性质跨度非常广的政府部门,教育部、贸工部、卫生部、财政部和国防部,决策能力获肯定。吴作栋在1990年成为第二任总理后,陈庆炎隔年离开内阁,回到私人企业界发展,担任华侨银行主席兼总裁。1995年,他应邀重返政坛,担任副总理一职,直至2005年退出内阁。

20170831-tony tan and wife.jpg
(海峡时报)

念数理科目的陈庆炎似乎更适合在内阁中做决策部署。与民众接触的工作对外表严肃木讷的总统来说,多少会有点隔阂。不过,据《联合早报》报道,能让陈庆炎轻松的,就是他的夫人徐美娟,每当提起妻子时,他脸上总会露出笑容。

去年,一段陈庆炎总统伉俪在《总统星光慈善》中与男童互动的视频在网络上疯传。在视频中,男童坐在总统伉俪面前却认不出总统,十分逗趣搞笑,总统难得开怀大笑,想必是因为夫人在身边。

 

讲话谨慎,不苟言笑

笔者与陈总统在台湾接触过一次。当时他已退出政坛,还未当上总统,以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副主席兼执行董事身份到台北出席“天下经济论坛”。在接受新加坡媒体采访时,大多数时候围绕经济课题谈,陈主席讲话很谨慎,不苟言笑,我与英文报同事的共同“采后感”是,难得受访者讲话语速很慢,记者的速记少见地不费劲就能完全跟上。

我们好奇,总统卸任之后做什么呢?那则卸任前的报道没有提及。

20170831-kfctonytan.jpg
(互联网)

总统那一头标志性白发和肯德基创办人山德士上校(Colonel Sanders)有几分神似,所以经常被网民恶搞。红蚂蚁团队建议他不妨去当肯德基的荣誉咨询顾问。这当然是开玩笑的。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