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选举开跑,热热闹闹地白忙一场?

更新:
2017年08月30日 18:21
(海峡时报)

现在只担心,盼了又盼,到头来白忙一场, 连选都没得选。不是吗?

大家等了又等,终于,李显龙总理在昨天(28日)颁布民选总统选举令状,我国首场为特定族群保留的总统选举程序也正式开跑了。

国会去年修宪后加入保留选举机制,规定若连续五届的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所以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第四任总统黄金辉的任期算起,政府帮我们定好了,到了这届,只有马来族群有资格竞选。

选举程序正式启动后,对于选民来说,需要注意的是这三个日子:有意参选者最迟将在9月12日获知是否获得总统选举竞选资格;在13日提名日当天,如果有超过一名候选人获提名,全国250万合格选民将要在23日(星期六)投票日,投选出自首任总统尤索夫之后,另一位马来族总统。如果提名日当天,只有哈莉玛获提名,那她隔天(14日)就正式当上Mdm President了。

现在大家关心的是,这场比赛的终点,究竟是在下月23日,还是在提名日当天就结束了。我们到底需不需要投票啊?

目前已知的“有意参赛者”中,领跑者是前国会议长哈莉玛(63岁)。另外两位陪跑的是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67岁),以及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62岁)。前反对党人阿都拉欣(60岁)今早正式宣布不参加总统选举。

哈莉玛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作为目前唯一自动符合参选资格的大热门,哈莉玛当然不闲着。自辞去议长以来,马不停蹄地接受各大平面电视网络媒体的访问,宣传个人理念;推出了带有职总风格的个人竞选网站,并在履历中强调自己职工运动出身的背景和马来族女性先锋的形象。

选举令状颁布之后,哈莉玛在面簿上发文表示,她对各界人士所给予的支持感到“荣幸和谦卑”,并请来前官委议员、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主席张松声作提名人。张松声在精心制作的视频中,用中英双语赞扬哈莉玛在注重细节的同时能顾全大局,并且非常关心工会会员的福祉。

针对坊间指哈莉玛“不够气场”(not stately enough),这位华人工商界大佬力挺哈莉玛:“我不这样认为。她有非凡的智慧,她能很好地在国内外代表新加坡。”

 
Mr Teo Siong Seng

This afternoon, the Writ of Election was issued. This marks the beginning of the formal election process, and I look forward to sharing more about my thoughts and ideas with you. Over the past weeks, I am honoured and humbled that so many individuals have stepped forward as friends and volunteers, expressing their support in my bid for the Elected Presidency. One of them is Singapore Business Federation Chairman and community leader, Mr Teo Siong Seng, who has generously accepted my request to be my Proposer. I first met Siong Seng during my time as a unionist and MP. Here is a short video of him, and I am thankful for what he has to say about me. I hope this would give you a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our friendship. Thank you for your kind words, Siong Seng.

Posted by Halimah Yacob on Monday, August 28, 2017

除了提名人,哈莉玛今早还首次召开了记者会,公布由本地各界人士组成的竞选团队,主要包括职总会长雷家英、中小企业委员会主席廖振兴(中小企业商会前会长)、昇菘集团总裁林福星、新加坡国际事务学会主席戴尚志副教授、日薪公共雇员联合会秘书长穆都·古玛(G Muthu Kumarasamy),以及爱恩协会总裁尤索夫(Haji Md Yusof)。

file6wg73dboj9gzhw4913b.jpg
(联合晚报)

她公布的竞选标语“同心同行”(Do Good Do Together)虽然读起来像是“同情同情”,但哈莉玛对选举很有自信。据《联合晚报》报道,她说不管是公开选举或保留选举,她都会参选,还强调选出的民选总统是代表所有新加坡人的总统,呼吁选民多关注她过去的贡献,而不是政党的颜色。

哈莉玛说:“我恳请所有新加坡人民看我过去40年以来,为新加坡服务所做出的贡献。如果我当选总统,我也不认为我和人民行动党过去的关系,会和我执行总统责任有任何关联。”

外界一直顾虑,哈莉玛作为体制中人可能缺乏独立性,而长期住在组屋的哈莉玛看来比较接近基层,她能看到普罗大众的顾虑而作出回应。

从人员配备到宣传方式,哈莉玛的竞选筹备相当充足,紧锣密鼓的宣传运动,确保在关键的两周内,一直出现在大众视野范围中。

法立沙里搏搏也好

至于另两位“准候选人”最终能否迈过关卡,与哈莉玛一决高下,仍是本次总统选举的一道未解题。目前法立(4亿元)和沙里(2.5亿元)都达不到私人企业家企业股东权益必须达到至少5亿元的要求,但是总统选举委员会可酌情决定是否发出竞选资格证书。在2011年的大选中,前AIB格维特亚洲董事经理陈如斯一直被认为不符合资格,总统选举委员会却认为他的职位相等于总裁,因而给他颁发合格证书。所以世事无绝对,在目前学界和草根普遍看衰二位情况下,搏搏也无妨,还能提高知名度啊。

不过相较之下,两人的宣传攻势和哈莉玛相比,差了一截。法立昨天发声明说,这场选举将为不同背景的国人提供机会“共扶民主、向世界展示新加坡如何采纳和实行多元种族主义”,并期待选举公平透明。他也在面簿专页上发布了一个视频,讲述他对于参选总统的看法。他认为“独立”是自己最大的优势。“我相信我作为一名完全独立的无党籍人士,不属于任何政党,也不会有个人议程。我所关心的议题也会是政府所关心的。”

 
Farid Khan | Role of Presidency

"If your actions inspire others to dream more, learn more, do more and become more, you are a leader." In a bid to shed more light onto my road to Presidency and the person that I am, here is the first of a series of videos that I would like to share with everyone. I hope you find this video enlightening and genuine. Remember to like this page and stay tuned. Your support matters. #faridkhansingapore

Posted by Farid Khan on Monday, August 28, 2017

法立接下来还有八条宣传短片,我们拭目以待。

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的宣传就更为简单。沙里昨天发文告说“有竞选对新加坡来说是好事”,重申自己政治中立,并再次承诺监管好国家储备金、关注社会上需扶持的群体,并将总统薪酬全数捐给规模较小、缺乏资金的慈善机构。

沙里的竞选团队经理阿督哈林(66岁)告诉《海峡时报》:“他(沙里)乐善好施”,并透露沙里每年捐2万2222元给开斋节慈善基金,帮助有需要人士。

本届总统选举:事儿真多

无论是哈莉玛、法立还是沙里,他们都自称属于马来族群,“马来族”亦是本届大选为人诟病的一个关键词。政府为了确保“公平”,指定本届总统一职只留给马来族,被指违背了我国“唯才是用”(meritocracy)的用人原则。

另一边厢,恰恰三位准候选人又被抨击不够“马来族”。哈莉玛的父亲是印度人,法立是巴基斯坦裔,沙里也有一半的印族血统,之前用马来语受访时又被批评不够流利。还好哈莉玛已在过去的大选中确切获得马来族的身份认可,而其余两人的种族身份是否能过关,还要看族群委员会这次的决定。

黄金辉还是王鼎昌?

国会去年底修改后的宪法决定启动“保留选举”,保留机制的启动日期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因此本届总统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这个修改等同断了很多人角逐总统宝座的希望。上届总统选举候选人陈清木医生今年5月入禀最高法院,指黄金辉不是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应从首个民选总统王鼎昌算起。如果这样来算的话,本届选举应该还是公开给各族参与,也就不会发生上述一系列关于少数族裔的问题。

不过,现实中没有“如果”。高庭7月驳回陈清木诉求,上诉庭五司本月23日再裁定他上诉失败,理由是总统定义不仅限于民选总统,也包括过去由国会推选出的总统。五司也指出,国会有权决定从哪一任总统开始计算保留选举何时启动。

关于“黄金辉还是王鼎昌”的争论仍未结束。工人党昨天在面簿上说,该党主席林瑞莲将在9月11日(提名日前两天)国会复会时提出题为《从黄金辉总统或王鼎昌总统算起,是政策决定还是法律问题?》的休会动议。

贴文写道:“经过国会辩论和一场官司,保留总统选举引起激烈公议。工人党认为,政府在围绕选出国家元首的这个课题上作出澄清,符合公众利益。”

 

Counting from President Wee Kim Wee or President Ong Teng Cheong - policy decision or legal question? Sylvia Lim, MP...

Posted by The Workers' Party on Sunday, August 27, 2017

这将是林瑞莲第二次就保留选举计算方式向政府开火(第一次的结果不大好看)。不知来临的这次,询问准备是否会充分一些,给出的答案可否更具说服力。

无论政府的回应如何,本届总统选举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这点已是定数,再多的异议也无法左右大局。总理昨天在面簿上说,新加坡作为多元种族国家,任何社群的代表都可以成为总统,而且不时有不同族群的人担任总统,代表全体新加坡人。

 

I have issued the Writ of Election for the Presidential Election. Nomination Day will be on 13 September. This is the...

Posted by Lee Hsien Loong on Monday, August 28, 2017

“我希望国人会支持不单是在国内,也包括在国际舞台上最能代表国家和国民利益和抱负的候选人。”

相信国人会理性选出最能代表新加坡的总统。现在只担心,盼了又盼,到头来白忙一场, 连选都没得选。不是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