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市民谈民选总统:Halimah 或 Hareema?

更新:
2017年08月16日 15:23

总统选举还没有正式开打,有关潜在候选人的“不够马来人”问题就在网上炸开锅。

咖啡店对话:
Uncle A:今年又要选总统了。Uncle B:报纸说,今年要选马来人。
Uncle A:他们讲那个Second Chance的老板要出来选。
Uncle B:Second Chance 没有 Chance。有没有看到Halimah最近很忙,她出来选的话,包中。
Uncle A:可是他们讲Halimah是印度人。
Uncle B:她是Marsiling GRC的MP,是马来人MP,什么印度人?
Uncle A:orrh..你说是就是lor。

总统选举还没有正式开打,有关潜在候选人的“不够马来人”问题就在网上炸开锅。

今年的民选总统选举将首次启动“保留机制”,只让符合资格的马来族候选人参选。不过,看似定义简单的“马来族”原来颇为复杂。

哈莉玛的父亲是印族回教徒,网络舆论因此质疑她到底是属于哪一个族群?甚至有网站开玩笑说,在哈莉玛人头像上打上Hareema这个看似印族的名字。

不只是哈莉玛,另两位表态参选的潜在候选人都有“身份”问题。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62岁)的身份证上写着的是,巴基斯坦裔。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67岁)有印度血统,马来话也被媒体批讲得不流利。换句话说,三位潜在候选人都“不够马来人”,这是何等的尴尬。

于是乎,互联网上网民抛出了各种猜想:如果印族回教徒可以竞选总统,那么华人回教徒是否也可以?采取“保留制”的民选总统到底要保留给某个族群?还是某个宗教?甚至有人建议,让曾经红极一时的足球金童范迪阿末参选总统,并称他没有“马来族性”的问题,但又有人反驳,范迪阿末的资历过不了官方定下的高门槛,他只能角逐足球总会主席。

这下看似有点麻烦。官方原本想强调    “总统作为一国元首和全民团结象征之地位”,却反因舆论聚焦讨论种族身份的问题,而可能导致种族之间产生分化。

正当网络舆争论不休时,英文主流媒体《海峡时报》7月20日刊登一则题为《对潜在总统选举候选人‘不够马来性’的质疑已经跑偏》,为马来族的定义做个定调。文章由该报政治组主任Zakir Hussain执笔。

 

Contention on social media over 'Malayness': "It is as if the very nature of this year's contest has misdirected...

Posted by The Straits Times on Wednesday, July 19, 2017

文章从历史层面介绍何为马来族,并指出自新马分家之后,一个由黄宗仁大法官领导的宪政委员会商讨如何保护少数族群以及马来族的的定义问题。该委员会拒绝将马来族的定义扩大至非马来族回教徒,并用回教作为“马来族性”的指标。

 

文章写道,长期以来,新加坡的马来社群在种族问题上视角较宽广,敞开双臂欢迎新成员和愿认同马来族的人。文章说,只要一个人认同自己是马来族,并被马来社群广泛接受,他的“马来性”就不应被质疑。Zakir Hussain在7月30日撰写文章指出,穆斯林社群里异族通婚的情况相当普遍,占33.9%,相比之下其他民事婚姻的异族通婚个案只占18.2%。

 

显然,主流媒体舆论希望在“不够马来人”的争议上为潜在总统候选人发声,倡导一个非狭隘的马来人定义。哈莉玛本身在7月29日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强调,自己过去曾经四次受认可为马来社群的成员。

 

政府希望将来任总统保留给马来族的,出发点是为体现多元种族社会基本理念的核心,这应该是好事。但看这舆论辩论的苗头,种族意识不断被强调,反而不利于社会和谐。是因为网民因为对“保留制”的态度有所保留而在鸡蛋里挑骨头?还是说,用种族去“绑庄”选举本身就是带风险的举措?

 

估计两种因素都有。

 

政府在1988年推出集选区制,规定一个集选区里的一支团队里,必须要有一人是少数民族候选人。这项政策当时在坊间也引发争议。有民间舆论认为,政府打着种族和谐的旗帜,实际上是要用这一招术将人民行动党的新人与老将绑在一起送进国会,同时让反对党难以凑足人数竞选集选区议席。只不过,当年,民间争议只停留在咖啡店的高谈阔论,没有在网络世界蔓延开来。

 

在民选总统“保留制”的问题上,李显龙总理去年11月在国会辩论新加坡宪法(修正)法案时,提及了民选总统作为体系“稳定器”和具多元种族代表性的重要性。

 

李总理强调,新加坡人口以华族居多,但这不意味着新加坡是个华族国家,而是一个仅以华人居多的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东南亚国家。李总理指出,新加坡有必要向国内外展示这点,也是人民须时刻记住的。

 

李总理也指出,要是发生恐怖袭击,我们的社会将变得怎样?要是恐怖袭击是由通过网络自我激进化的新加坡人所干的,该怎么办?我们是否会团结一致,还是会根据各自的种族和宗教划分开来?

 

政府推行民选总统“保留机制” 相信有其慎重考量,网络舆论先揣测是为防止陈清木参选,接着又蹦出一个关够不够“马来族性”的问题,估计官方始料未及。

 

这个藏着“‘种族性’虫子的罐头”被打开之后,是福是祸不好说。如果不及时定调,几年后我们估计还得讨论谁谁谁“不够华人”、“不够印度人”、“不够欧亚人”的问题,没完没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