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哈vs反哈:总统选举掀舆论战、文法战、攻心战

更新:
2017年08月30日 18:20
(联合早报)

在“三角战”和“不战而胜”之间,坊间谣传,哈莉玛不战而胜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否则劳师动众又无法让国人信服“保留制”,那还不如干脆不选。

“新加坡特色”的总统选举正式起跑。在李显龙总理颁布民选总统选举令状后,政府属意的大热人选哈莉玛(63岁)也加快节竞选奏了。

继昨天(29日)带领竞选团队公开亮相并推出竞选标语后,紧接着今天(30日)上午在五人团队的陪同下,到选举局提呈申请参选资格证书和族群声明的表格。虽然哈莉玛是三名“准候选人”当中,最后一个提交申请表格的,但她肯定是呼声最高的“领跑者”,甚至很可能无需开战就直接送进总统府。

这也是本届总统选举引发争议的其中一个原因。有朋友就说,这样的选举是不是连香港特首选举都不如?香港特首选举至少还会安排一个陪跑的,好制造竞争局面。不过,这么说也不一定对。香港特首选举那近1200人的小圈子投票行为可以掌控,我们小国寡民,但全国选民凑凑也有250万人,选民的手要怎么投,能受控吗?

选举的另一争议源于保留给特定族群的”新加坡特色“选举。在“保留机制”下,若华族、马来族、印族和其他族群中,有任何一个群体历经五个总统任期都没有代表担任总统,下一届总统选举将优先保留给该族候选人。由于马来族已符合上述条件,今年的总统选举就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

但好些人认为,“保留制”有悖于我国政府推崇的“唯才是用”原则,而且“保留制度”的争议导致选举的焦点集中在“够不够马来族性”的问题上,反而作茧自缚挑起了敏感的种族课题。

网络舆论战迅速开打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今年的总统选举难免比往年引发更多争议。虽然新加坡媒体大多还是循规蹈矩地地为哈莉玛做了大篇幅的正面报道,网络舆论则是呈现另一番不同景象,“挺哈”VS“反哈”言论旗鼓相当。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将在9月11日国会复会时提出题为《从黄金辉总统或王鼎昌总统算起,是政策决定还是法律问题?》的休会动议,林瑞莲在提名日前两天的表演,可能会给哈莉玛一方制造舆论压力。“挺哈”的面簿账号“Thoughts of Real Singaporeans”已跳出来,先帮哈莉玛打了一支强效预防针说,林瑞莲的政治动机可能是搅局或提醒公众有关总统选举的争议。该文还讽刺说,如果人民行动党可以在国会复会时提出题为《改变黑夜的颜色:协调国家基础设施的LED照明》的休会动议,工人党当然也有权提一个题目琐碎的休会动议。

言论倾向反体制的“The Online Citizen”网站则发文称,有一群人原本这个周末要在芳林公园办演说活动,抗议总统选举采“保留制”。活动已经安排好八位演讲者上阵,国家公园局却在活动举行前的五天发信通知说,活动主办方需要向警察申请准证,因为演讲内容“可能在新加坡各种族或宗教群体之间制造憎恨、仇恨、仇视或敌意”。

该文章称,申请警方准证一般需要至少两个星期才会有回复,也就是说这个星期六的活动必须取消。文章指责政府以种族和宗教为由而修改宪法和法律,却禁止公民在无准证的情况下谈论种族和宗教议题,这么做无异于“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哈莉玛竞选标语掀文法战

新加坡网民的英语水平高,抓破英语很在行,“准候选人”推标语时不可大意。哈莉玛昨天公布宣布竞选标语为Do Good Do Together(同心同行)就被一些网民指为文法不正确。

有网民指出,“Do Good Do Together”的文法不对,正确文法应是“Doing Good Together”或“Let's Do Good Together”。网民也认为,即使是标语,文法也必须正确。

不过,据《新明日报》报道,哈莉玛今天回应说,标语需要短而有力,且能让人留下印象,她同时也听到正面的反馈。她认为,标语反映了她希望动员全体国人一起为社会及国人做得更好的目标。至于最早公布标语是否能让“准候选人”抢得先机,哈莉玛说,随着竞选开始,各候选人也会公布自己的竞选主题,何时公布各自决定,她不认为自己早公布占了什么优势。

经Madam这么一说,我们或许可以这么理解。新加坡流行掺杂式的Singlish,文法不对不碍事,显得够本土、更能传达团结民众的信号才更重要吧。

用文宣软攻势打攻心战

有时候,标语和文章都还不够力时,连“旧闻”都得用上。力挺哈莉玛的面簿账号“Singapore Matters”就推了今年四月的一则“旧闻”,但换了个新标题——总统:新加坡面向世界的护旗手(President: Flag bearer of Singapore to the world)。报道讲述哈莉玛以国会议长身份访问墨西哥,并在参议院发表演说。有分析称,哈莉玛不够气场,这篇文章明显是要凸显Madam“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国内外兼顾的好形象。该面簿账号也推了另一则报道,由一名认识哈莉玛30年的基层领袖温馨讲述,哈莉玛如何对贫穷病弱和需要援助的居民伸出双手。

在网络上打打嘴仗、做做键盘侠,热热闹闹厮杀一番挺过瘾,或许也可以影响舆论,但只要没有选举,一切都是白谈。

因为其中两位“表态参选人”,沙里马里肯和法立不具备自动参选资格,真正可以决定选民有没有得投票的是由六人组成的总统选举委员会。外界大多揣测,出现“一对一“单挑局面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向体制宣泄不满的”赌烂“票可能导致选举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在“三角战”和“不战而胜”之间,坊间谣传,哈莉玛不战而胜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否则劳师动众又无法让国人信服“保留制”,那还不如干脆不选。

为了确保选举公正透明且取信于民,选委会如果没有酌情批准沙里马里肯和法立的参选资格,那就很有必要清楚说明,是基于什么原因不“放水”,否则一场神圣的总统选举很可能沦为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