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多必有白痴?吴作栋口中“没有智慧”的投票行为还有哪些?

更新:
2019年05月29日 17:38
配合新书《高难任务:吴作栋传》(第一辑)中文译本发布,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总统府接受《联合早报》专访。
配合新书《高难任务:吴作栋传》(第一辑)中文译本发布,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总统府接受《联合早报》专访。(联合早报)

民主的缺陷是人性的缺陷。

荣誉国务资政、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吴作栋接受《联合早报》专访,内容丰富、亮点不少。

他谈及首任民选总统王鼎昌当年和政府起摩擦,对自己未能更好处理感到遗憾,也谈到执政党和反对党在国会中的席位比例应为80%对20%,一个强大的执政党和一个小而批判性强的反对党组合。

欠智慧的投票行为:不获准在社区花园种东西,气得票投反对党 

访谈中,有一句话尤其令人玩味。

吴作栋说,有一位马林百列集选区居民在2011年的大选中没有投给行动党,他问她为什么,对方回说:“因为我要在社区花园种东西,他们不让。” 结果,这位选民把票投给了反对党。

吴作栋形容,“那是没有智慧的一票”,并由此延伸说,异常选举结果(freak election)出现的可能性不是零。

同意。那是很情绪性的一票。选民的投票行为很多时候是不理性的,没有什么大局观,没有考虑国家利益,更多只是考虑自身利益,你不给我种东西,我就不投你。

民主的缺陷是人性的缺陷

美国经济学家科普兰(Bryan Caplan) 曾指出,民主的缺陷就是人性的缺陷,选民在投票时未必如自身所想像般那么理智衡量,他们不是无知或愚笨,只是投票行为表达出在理智以外更多其他涵意,例如宣泄情绪、偏见意识、喜好特定人物形象与小故事等等。看似理性的投票行为,综合起来却是无法预计走向的选举结果。这也就是吴作栋所担心的“异常选举结果”产生的原因之一。

20190528 GCT marine parade BT.jpg
 2011年5月8日,吴作栋在行动党赢得马林百列集选区后登上罗厘,准备答谢居民。(海峡时报)

吴作栋口中那位居民因为政府(或其他相关单位)不让她在社区花园种东西就气得票投反对党,真是太意气用事。但是,一个很重要的但是,如果那位居民只因为政府同意让她在社区花园种东西,就不假思索地投政府一票,那同样也是没有智慧的行为,两种情况下的“没有智慧”,其程度是对等的。

其他欠智慧的投票行为还包括,只因为尝到电梯翻新工程、加建有盖走廊或几十块杂费回扣的甜头,就想也不想立马投政府一票。看待民主选举不应只单纯从个人利益出发,不该因为执政党或执政党议员及其团队没有满足你的个人需要就不投票给它,也不该因为执政党或执政党议员给了你一些小恩小惠,就盲目投它。

你的投票,将决定国会朝野实力对阵格局

新加坡小国寡民,没有“地方与中央”政府之分,新加坡的行政结构就是一级政府,没有市县之类的行政机构,只有一个中央政府。议员有两个主要任务,一是选区服务,二是立法问政。也就是说,国会议员和他的基层团队除了管好选区的马路水沟街灯等,以及拍板决定让不让居民在社区花园种东西、帮选区学生申请助学金等处理“地方杂事”民生问题外,还需要在国会里履行职责。这包括提出政见、质问部长、监督政府的权力、通过参与辩论、表决,立法来规范政府与人民的行为。

20190528 parliament pix.jpg
新加坡国会议员在2016年1月15日宣誓就任。(国会网站)

民主政治需要政党之间竞争与制衡,需要一个廉洁有效的执政党,也需要一个健康且有作为的反对党。当选民投下那一票时,是否想过那个动作意味着什么?那一票投下去,不只决定谁是服务你的代议士,也最终决定国会里朝野实力对阵的格局,这个格局最终将影响法案表决,而法案一旦生效将冲击每个人的切身生活。

政治是权力游戏,也是数字游戏

看看《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POFMA)的辩论就知道了。再激烈的马拉松辩论仍难撼法案高票通过的局面。72票赞成、 9票反对、3票弃权,行动党议员无一人跑票。

政治是一场权力游戏,也是一场数字游戏。当然,反对党在人才市场的竞争力远不如执政党,也是行动党得以长期“一党独大”的原因之一,毕竟新加坡人的投票行为大致还是有智慧的。

以目前国会88个议席来计算,反对党有6席,相当于仅占了国会6.81%的议席。如果以100个国会议员(88个当选议员 + 3非选区议员+9管委议员)来计算,反对党的国会议席有9席,占比稍提升至9%。吴资政认为,20年后的新加坡国会格局应该是执政党80%议席、反对党20%议席,也就说反对党增加席位的空间还不小。蚁粉们,你们认为呢?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