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被嫌老,这两位78岁老人都想当“国师”

更新:
2019年01月23日 15:10
投身反对阵营的陈清木(左)和国务资政吴作栋是认识60多年的老友。
投身反对阵营的陈清木(左)和国务资政吴作栋是认识60多年的老友。(曾庆祥制图)

被人当草还是宝?

93岁的马哈迪证明年龄只是数字,没有什么难得倒老人。

这股老风也吹到新加坡来了。

20190123 TCB 1 ST.jpg
(海峡时报)

比老马小15岁的陈清木医生上周五宣布另组政党,正式宣布自己重出江湖。2011年总统选举饮恨的伤口还没有痊愈,2017年保留总统制又彻底粉碎他的总统梦,心有不甘的木叔这一次势必开足马力,往国会之路全力挺进。

老友鬼鬼:陈清木组新党挑战行动党   吴作栋很尴尬

78岁的陈清木执意另组新党挑战行动党,最尴尬的应该就是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

20190123 GCTTCB FBjpg.jpg
很“麻吉”。吴作栋的77岁生日庆宴邀请了陈清木出席,两人还举杯祝贺。(吴作栋面簿)

全国人民都知道,两人老友鬼鬼,认识60多年了。2014年,老吴动前列腺手术,留院时只见了三名直系家庭成员以外的访客,其中一人就是陈清木。去年11月,老吴的自传正式发布,木叔也到场恭贺。老吴庆祝77岁生日,也请木叔参加。

除了年龄相仿,两人的出身也相似。能说流利的英语和福建话,但都不谙中文,两人都是穷苦家庭长大,但都读上莱佛士出院。老吴在1976年就进入政坛并逐渐站稳步伐,之后在1980年引荐木叔入党参选。

20190123 GCTTCB 1 ZB.jpg
2001年,时任总理吴作栋(右二)到亚逸拉惹选区为人民行动党候选人陈清木医生(右一)助选。(联合早报)
20190123 GCTTCB ZB.jpg
2005年12月23日,亚逸拉惹区庆祝成立25周年晚宴,时任国会议员陈清木(中)赠送纪念品给国务资政吴作栋后,在台上紧紧握手。吴作栋对居民说,他和陈清木相识超过50年,既是老同学,也是多年的好朋友。(联合早报)

2005年,在陈清木所主管的亚逸拉惹选区的一个晚宴上,吴作栋积极肯定这位老朋友的表现:

“我向人民行动党推荐他。他经过行动党严格筛选后,在1980年代表行动党参选,而且赢得漂亮。”

“清木非常勤奋,在国会内外都敢言。他很有热忱。福建话,我们说,‘有料’(福建话念Wu Liao,不是“无聊”hor)。”

现在,有心人士想看到的一场政治大戏是,老吴和“有料”的老友合体组成“新加坡版希盟”力拼行动党。对此,老吴毫不含糊地表忠诚:“一秒都没想过(加入反对党)”。现在看到老友公开和自己仍在效劳的体制彻底决裂,不知老吴心中作何感想?

两老友为“为人民服务”一说过招?

2019年开始才没几天,两人似乎就在“为人民服务”这个点上过招。木叔在2018年12月31日宣布“挂起听诊器”,告别近50年的行医生涯,从服务病患转为服务人民。2019年1月2日,老吴在面簿上意有所指地说:

“新旧政坛人物都偏好使用‘为国服务’这句口号,但依我对世界各地政治人物的观察,包括我国在内,请恕我质疑这是否是他们真实的意图。”

随着木叔宣布与行动党前干部组“新加坡前进党”,这一对老友的友情恐将面临更大的考验。打选战的时候,私人交情和政党竞争能划分得那么清楚吗?有意思的是,两人虽然分属不同政党,但想东西还是想到一块儿去——都想当“国师”。

两位78岁老人都想当“国师”

在木叔的组党宣言中,他再次提到在有生之年要培养“为国为民”的国会议员。陈清木说:

“我已78岁了,只有很短的时间去培养有心从政,为国为民的未来国会议员。我们要维护一个真民主,正确价值观,以民为本的新加坡,而且必须保持自由选择及无畏发言的精神。”

20190123 TCB 2 ST.jpg
(海峡时报)

向来敢言的木叔不是第一次提说要导师了。他早在去年12月一个公开演讲中就透露,很乐意栽培有意从政的人。红蚂蚁在《陈清木将成反对派联盟召集人?》这篇文章中曾引述木叔的话说,

“我会教他们打赢选战的艺术……我希望能当一名导师。我有知识、有信息。我知道新加坡是怎么运作的。”

20190123 GCT popular ZB.jpg
(联合早报)

老吴同样也想给后辈传授几招,他的抱负还更远大一些,他要栽培我国第五代领导班子。去年底在自身传记《高难任务》的一场对话会上,老吴透露他始终放不下的牵挂:

“我希望可以多活10年,帮助第四代领导班子引进新血,组成第五代领导班子为接棒领导新加坡做准备。”

“我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是确保我们能组成一支第五代领导班子,使新加坡在未来二三十年里有优秀的政治领导人。在那之后,我应该不在了。”

陈清木要教人当MP,吴作栋要培养5G

一个要教人当国会议员、一个要培养第五代领导班子,层级和格局立马见高下。当然啦,一个当过总理,一个只是后座国会议员,见识和格局当然不可相提并论。两人都想当“国师”,谁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呢?

先看看木叔的威风史。

他在反对党少得可怜的新加坡国会里长期分身扮演“反对党”的角色,辞锋犀利、见解独立。这位敢言议员为民请愿的成果还不少,包括成功争取到星期天和公共假期在组屋区停车场免费停车;让国人用公积金支付大专学府学费,以及确保重组医院有足够的C级病床等。

20190123 TCB 3  ST.jpg
2011年9月3日,仅以0.34个百分点的微差落选民选总统的陈清木于早上乘开篷双层巴士,到全岛25个地点谢票,受到国人热烈的欢迎。(海峡时报)

他还曾公开反对教育分流制的政策,以及不顾党督约束,投票反对官委议员制而接到党督的警告信。在引进外国人才的课题上,他公开和行动党唱反调,不主张在经济衰退时提倡引进外来人才,而是要先为新加坡人设想,结果引来李光耀的批评。在从政期间,他也领导过民意处理组,及担任过市镇理事会和政府国会委员会的主席。

木叔的特点是“出身体制又反体制”

从这个长长的履历看来,乡村医生要当指导国会议员的“国师”还是“够料”的。特别是,从1980年开始参政至2005年的26年间,木叔参加过六次大选,次次都以七八成的高票当选。2001年,这位“票王”最后一次捍卫亚逸拉惹区还一举横扫拿下88%选票。

不过,就像红蚂蚁在《陈清木将成反对派联盟召集人?》一文中分析指出,不管木叔个人魅力有多大,他六次参选大选都在行动党旗帜下作战。如果要指导新人如何当一名好的国会议员,那么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还更具资格。刘程强完全与行动党品牌没有瓜葛,还要时时预防被突袭,可谓身经百战。

比较不同的是,木叔对外宣示的是一种相对更开放包容的态度,只要理念契合就来者不拒,对那些有意从政,没有被行动党看上,又看不上其他反对党的人来说,木叔“出身体制又反体制”的特点可能更具吸引力。但如果在下届选举中全军覆没的话,这吸引力就会打折。

老吴任总理14年,实战经验具传承意义

那老吴呢?一顶帽子就压死人——新加坡前总理。

在外交上,老吴担任总理14年期间,期间与马哈迪多次在水供、白礁、填海、丹绒巴葛火车站、弯桥等双边议题上正面交锋,面对老马的刁难丝毫没有示弱,这种“实战”经验具有一定的传承价值。老吴就公开指出,马国派遣官方船艇侵入新加坡海域,实际上是重复过去白礁纠纷所采取的伎俩。

20190123 GCT election ST.jpg
2015年9月,吴作栋在马林百列集选区走基层,为选举拉票。(海峡时报)

老吴打选战的经验肯定不输陈清木,在介绍自传的一场对话会上被问及政治生涯的高潮时,老吴想到的是2001年那场大选。当时行动党在他带领下,以75.3%的高得票率蝉联执政。

此外,他也成功说服各方,推出了政治难度颇高的保健储蓄(Medisave),为他建立了卫生改革者的名声。他提倡建设“优雅社会”的社会议程以及为树立有别于李光耀的协商式政治领导作风,也给人留下印象。

接下来有多少位“资政”济济一堂?

只不过,随着第三代领导班子的老将逐步让位给第四代,好些第三代元老有可能将顺势晋升为“国务资政”,这么多“资政”济济一堂会不会太拥挤了?3月内阁调动后,形势相信会更明朗。

20190123-Touche.jpg
为第四代领导班子问题,两代总理在面簿上隔空过招。(档案图)

蚁粉应该还记得吧,2017年底,老吴在面簿发表的新年随想中提出,应在六到九个月选定未来总理,引起舆论一阵哗然。16位第四代政治领导班子成员在几天后罕见地发表了联署声明,表示在适当时候从团队中推选领导人,似乎有意回应老吴说:不急,我们不急,您也无需急。

李显龙总理在那之前也曾隔空回应老吴说,团队需要更长时间才能选出最合适的领军人,“资政是以只需要旁观(watching)事态进展,无需负责具体落实的便利条件提出看法。”(Ouch,带刺啊。)

还有一个问题是,来届大选老吴还会不会继续代表行动党出征呢?按理说他还年轻,第一任总理李光耀最后一次是以88岁高龄参选,老吴80岁都不到呢。

都说年龄只是数字,没有什么是老政治人物做不到的。分别在于,老了被人当草,还是当宝?

20190123 GCTTCB Internet.jpg
老当益壮。陈清木(左三)和吴作栋(左四)及其他友人一起打高尔夫球。两位老友都想当“国师”,就看哪一位被人当宝。(陈清木面簿)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