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作栋:我根本没想过要当下一个马哈迪!

更新:
2018年09月18日 18:52
Goh Chok Tong and Mahathir
左起:吴作栋与马哈迪。(张丽苹制图)

此地无银三百两。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又再次在面簿上教大家什么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今天,他再次丢出一颗装满笑气的“坦白炸弹”,用一氧化二氮娱乐了大家。

先来看看吴资政在面簿上说了什么:

“昨天,政府辟谣网站‘Factually’驳斥了网上对总理和部长薪金的假新闻。我应该借这个机会澄清公众普遍认为我还在领取部长薪金的假消息。‘荣誉国务资政’只是一个头衔,我没有领薪金。我自2011年从内阁退下后,一直以各种身份继续为新加坡服务,利用我的社会地位,提高国人对不同弱势群体的认识和协助这些群体筹款。与其威胁说死后如果出问题,我将从坟墓里爬出来,我宁可趁自己还活着时继续做出贡献,不过我不会阻挡年轻领导人的路。更何况,我根本没想过要当下一个马哈迪!—— GCT(吴作栋)🙂”

这个满载信息的贴文,将网民给逗乐了。

红蚂蚁看到上述贴文,立即想到这几个字:此地无银三百两,越描越黑。

近两个月闹得满城风雨,在网上吵得沸沸扬扬的新加坡内阁部长的百万薪金,是高得合理还是高得离谱?起因就是吴作栋在8月初所说的一句话:

“我找部长人选时,那些想领50几万薪水的,我不会要他。你最后只能找到非常非常平庸的人,那些在外面连100万都赚不到的人来当我们的部长。想想看,这对你来说好吗?还是最终对我们来说是更糟的?”

虽然这是吴资政与居民对话的文字记录长文中的其中一句话,但如此赤裸裸地说赚不到一百万就是平庸,真的伤了很多人的心,引起公愤也是一种必然。

语出惊人(一):我没有领薪金

部长薪金这个课题吵开了后,引起了网上各种揣测,甚至还出现贴文说我国总理的薪金+花红高达450万新元,所以政府的辟谣网站‘Factually’昨天才会发文驳斥网上对总理和部长薪金的假新闻

话说回来,网上这回并没有将矛头指向吴作栋而是李显龙总理,吴资政在这个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将矛头转向自己,究竟是秉持他一贯在面簿上的作风,希望引起人们关注,还是在用这个贴文作为高明的拆弹手术,化解民众对总理薪金的过度关注,就不得而知了。

ESM and PM.jpg
左起: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与李显龙总理。(商业时报)

只不过,这个“出风头”的结果就是,不少网民跳出来留言说:吴作栋虽没有领取荣誉国务资政的薪金,却依然在领取高达19万新元的议员年薪。可见,有些网民的眼睛和心是雪亮的,没有被绕晕了。

政府官方数据显示,议员年薪(含第13个月花红和可变动花红)目前是19万2500新元,平均每个月约1万4800元。政府部长薪金检讨委员会今年3月份发表的报告则建议,将议员的年薪调高至每年21万新元,约每个月1万6153新元。这样的薪金对很多新加坡人而言,已经可以过上非常舒服的退休生活。

语出惊人(二):是不是在酸李光耀

还有一名网民眼尖地发现:天哪,吴作栋是不是明目张胆地在‘酸’建国总理李光耀?

熟悉时事的新加坡人都知道,李光耀生前曾表示,他绝不容忍新加坡走向衰落,如果那一天到来而他又已经过世,那他也绝对会从坟墓中爬出来,拯救这个他一手创建的国家。英文原话为:Even from my sick bed, even if you are going to lower me into the grave and I feel something is going wrong, I will get up.

吴作栋在贴文里刻意说“与其威胁说死后如果出问题,我将从坟墓里爬出来,我宁愿……”,用这样的句子结构是不是在酸李光耀,见仁见智。毋庸置疑的是,他确实在引用李光耀生前讲过的话来吸引眼球。

语出惊人(三):不会阻挡年轻领导人

“不过我不会阻挡年轻领导人的路”这句话虽然没有过多着墨,却不免让人想起去年底,吴作栋在面簿上发表新年随想时,看似随意地写道:应该会在六至九个月选定未来总理。此贴文一出街,16名第四代年轻政治领导人就在数日后罕见地发表了联署声明。可见吴资政的话依然在第四代领导人心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

看来吴作栋这回是在给第四代领导人打一支强心针。

语出惊人(四):没想过要当下一个马哈迪

网民最乐的,其实是吴作栋最后所说的那句:

“我根本没想过要当下一个马哈迪!”

意思浅浅,就是明确地告诉大家,他不会去加入反对党,也不用重新出来竞选总理。这句话引起网民的各种猜测与留言。有网民为吴作栋出拳“打马脸”拍手称好,但也有网民不客气地说:“老马起义,有人支持,老吴起义,恐怕没人支持!”

还有网民含蓄地说:人年纪大了,智慧和幽默感也会跟着来,吴先生,给你一个赞!红蚂蚁倒是觉得写这句留言的网民才需要给赞,因为根本听不出对方是诚心赞扬吴作栋,还是在拐个弯酸他。

红蚂蚁屈指数了数,吴资政几乎每隔几个月,当大家就快要对他“再见再也不见”(out of sight out of mind)时,就会适时地在面簿上发出一些媒体肯定会报道的贴文,继续唱着《不了情》,让大家想忘了他都很难。

今年二月,在总理人选的猜测白热化的当儿,吴作栋不经意地与在面簿上贴出一张植物园的照片,然后配上一句:“我看着(watch)他在研习森林的平静中沉思,远离尘嚣。”。

watching in botanic gardens.jpg
(吴作栋面簿)

他的贴文引来了李显龙总理的回应说:“‘看着(watching)’吴资政的帖子:说得好(Touché)!”还不忘加上一个笑脸。两代领导人隔空用一个英文单词“watching”过了招,你一眨眼就错过了。

正如今天这则贴文,如果不仔细咀嚼,就咬不出当中的多层味道。

红蚂蚁和下面这名网友一样,目前比较好奇的是,吴作栋既然用了马哈迪作为比喻,那在他心目中,谁才是新加坡的纳吉呢?我们都在watching。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