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清木要当“新加坡马哈迪”?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陈清木
前行动党国会议员陈清木(左)上个星期六出席本地七个反对党的工作午餐会,右为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民主党网站)

年龄只是符号,但政治分量很重要。

刚刚过去的周末,新加坡反对党丢出一个相当吸引眼球的消息——邀请陈清木主导反对党联盟参加下一届大选。

一个前行动党议员如果真的跳槽到反对阵营,这在新加坡十分罕见。再加上执政人民行动党那边连一个总理接班人都迟迟推不出来,只是三匹热门马一再高喊团队很团结,反对党那边好像已经有团结向前的动作了,这样的形势对比让不少人精神为之一振。

下一届大选最迟要在2021年4月举行,不排除当局明年安排一系列庆祝开埠200年的爱国活动之后,就举行大选。

20180730 tan cheng bock wb.jpg
(联合晚报)

78岁的陈清木算得上是政坛老将。他曾经在行动党旗下担任议员长达26年。2011年,他脱党之后参加总统选举,在四角战中仅以0.35%的微弱差距败给执政党属意的重量级人选、前副总理陈庆炎。去年,民选总统启动“保留选举机制”导致他总统梦碎。

梦醒之后,陈清木去年12月说,他要当一名培养政坛新秀的政治导师,而且不分党派,任何政党都可以找他。红蚂蚁当时在这篇题为《陈清木将成反对派联盟召集人》的文章推测,陈清木当政治导师的下一步,很可能就是反对派联盟召集人。没想到,这个推断有可能成真。

新加坡反对联盟想复制邻国变天戏码

陈清木已通过面簿贴文公开表明,希望在有生之年继续为国家利益作出贡献,但他尚未决定自己要以什么身份推动变革。换句话说,廉颇虽老,但心志未衰,还不确定以什么身份再战江湖。只当一名指点迷津的顾问,还是像马哈迪那样当一个亲自领军参选的联盟主席?

“小红点”的邻居不久前变天,由一位从执政党变在野党主席的领导人回锅赢得政权。显然的,“小红点”反对党深受启发也想搞一搞变天戏码,复制一场“新加坡希望联盟”或“新加坡马哈迪”的剧情。红蚂蚁认识一些反体制、反政府的选民,他们心想这下可以用选票教训一下PAP了,但是啊,这下高兴得未免太早。

仔细看完新闻之后你就发现,“新加坡希望联盟”和马来西亚希望联盟完全不在同一个秤上。平时有留意新加坡政治的蚁粉心里肯定浮现至少三大问号

1)马来西亚希望联盟里头的公正党和民行党都是具备实力且在国会中拥有议席的反对党。新加坡那七个反对党是同一个等级吗?

2)陈清木和马哈迪又是同一个量级吗?

3)没有最大反对工人党加入的反对党联盟,能称得上是联盟吗?

一、新加坡版希望联盟?更像“失意联盟”?

马来西亚希望联盟中的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都具备一定的实力。林吉祥的民行党在2013年的选举中,已攻下38个国会议席和95个州议席,安华的公正党在上届大选中也赢得30个国席和49个州席。

新加坡的反对党呢?那七个在星期六参与工作午餐会的政党为: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人民力量党(People's Power Party)、民主进步党(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革新党(Reform Party)、国民团结党(National Solidarity Party)、国人为先党(Singaporeans First Party)和待获准注册的人民之声(Peoples Voice)。

陈清木自己都说了,这七个政党过去十年都未赢得一个国会议席。

20180730 sdp and tan cheng bock sdp.jpg
新加坡七个反对党代表上周六(28日)在民主党总部聚首,商量讨论成立一个反对联盟竞逐下一届大选。(民主党网站)

说是一个反对联盟,更多像是一个“失意联盟”吧?这七个类似杂牌军的政党凑在一起,可以想象有多少利益要摆平,有多少性格上的冲突要磨合。要真正组成一个统一阵线的联盟?答案就一个字:难。

各反对党领导人之间都有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恩怨怨。例如徐顺全和人民党(受邀出席会议但没有参与)的詹时中之间多年恩怨未消,人民之声的林鼎因为和国民团结党分歧大而退党;人民力量党的吴明盛曾经在工人党和国民团结党呆过。

陈清木在面簿贴文中强调,反对党如果要取得更好的选举成绩,那新加坡利益“一定要无时无刻”摆在首位,甚至在个人利益和政党利益之上。他认为,如果为了国家好,七个政党中的“一些人”必须退下来,到幕后服务。

陈清木没有指名道姓,他所指的“一些人”是谁呢?他们愿不愿意退呢?

七个政党能凑到一块儿,明显是靠徐顺全的新加坡民主党促成的。身为民主党秘书长的徐顺全强调,“我们认为自身的角色是协调者”,显然有意淡化民主党带头行动的色彩。但看到发出的新闻稿以徐顺全讲话为主,还有新闻照片隐约可见民主党党徽,明眼人就知道这是一场“民主党做东”的聚会。

民主党和徐顺全是不是只纯粹扮演一个“协调者”角色,还是有更大的企图心,这都有待观察。

二、挑战行动党,还是对工人党形成竞争?

据媒体报道,最大反对党工人党虽然受邀,但没有出席会议。工人党就反对党联盟一事答复媒体询问时说:“我党正值领导班子交替之际,正致力于组织建设,以更好地服务国人。”从这么一个不痛不痒的回复判断,工人党对加入反对联盟有所保留,也不愿正面回应。

20180730 wp zb.jpg
工人党于2018年4月8日下午在芽笼路的总部,召开两年一度的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大会召开后不到一小时,原党魁刘程强(左二)属意接班人的原助理秘书长毕丹星(右二)便在无对手的情况下,自动当选秘书长。林瑞莲(右一)则继续担任党主席。(联合早报)

没有工人党的反对联盟肯定难成气候,代表性也大打折扣。

玩政治总是要打点小算盘。工人党肯定也在算,加入反对联盟对我有多大加分?工人党目前有六名国会议员和三名非选区议员,不用加入反对联盟就已经能独当一面,不只具备独立参选的实力,甚至能派出好几组人角逐好几个集选区和单选区,完全不需要一个反对联盟的支持。

道不同不相为谋,2013年1月,时任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在榜鹅东补选的群众大会上,就曾这么解释为何不与其他反对党配合。

再从另一侧面思考,如果那七个反对党真的组成反对联盟,它最终是对行动党构成威胁,还是与工人党形成竞争?它是抢走行动党的票,还是瓜分工人党的票?

工人党在东部和东北部一直耕耘的那些选区,特别是工人党已经拿下的后港和阿裕尼选举,反对联盟派不派人参选?如果反对党之间谈不拢,下届大选出现更多三角战,那执政党肯定渔翁得利。

新加坡的“政治市场”一直人才短缺,行动党找新人难,反对党更是难上加难。由陈清木去领导七个实力较弱的反对党虽然能壮大声势,但肯定也与第一大反对党工人党形成人才市场的竞争。

三、领头效应,带动前任或现任行动党议员跳槽?

在陈清木的面簿贴文中,有不少网民建言献策,与其率领一群杂牌军,不如找来一些行动党前议员另组政党,说不定还更有票房保证。不必去协调那七个政党的利益如何分配,也不必去烦恼那些该退却又不退的反对党政治人物要如何安置。

网民脑洞大开,抛出了好些名字:敢怒敢言的行动党前国会议员殷吉星,不幸惨遭滑铁卢的前外长杨荣文,前内阁部长丹那巴南

20180730 Inderjit Singh zb.jpg
敢怒敢言的行动党前国会议员殷吉星。(联合早报)

一个党或一个联盟的领导人都必须够分量才能服众。论年龄,陈清木比马哈迪还年轻15岁。但年龄只是个符号,政治分量才重要。论资历和分量,陈清木和马哈迪完全不属于同一个层级。老马可是曾经领导马来西亚长达22年的首相,玩政治玩得炉火纯青,陈清木只是一个后座议员,虽然当过行动党中委,但格局明显低太多。

20180730 mahathir and anwar.jpg
马国回锅首相马哈迪(右)和安华。马哈迪第一次当马国首相就执政长达22年,玩政治玩得炉火纯青。(互联网)

于是乎,红蚂蚁的朋友,隔壁那位退休老头红蟑螂就突发奇想:“陈清木不重要,值得观察的是,他会不会带动老吴(吴作栋)出来?”

呵呵,这红蟑螂分明是来乱的。新加坡至今有三位总理,如果要复制马国希盟的模式,那必须由总理级分量的人来领导联盟,那就只有吴作栋了。有一些新加坡人就是持这种看热闹的心态,想看看老吴会不会有特别动作。上一次,吴作栋在面簿上发一张他在浮罗交怡与马哈迪合影的照片时,就引起一些网民无限(无聊)遐想,猜测他是不是要效仿老马。

20180730 gct and mahathir.jpg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本月中旬在面簿上晾晒他到浮罗交怡度假的照片。他童心未泯,还假装与照片中的马哈迪握手。(吴作栋面簿)

也难怪网民多想,因为马国变天虽说是希盟的功劳,但这个所谓反对联盟有不少主干都曾经是巫统骨干成员。换句话说,唯有执政党分裂才可能变天,唯有PAP发生内讧,有重要成员转投反对阵营,那才可能掀起巨大的政治海啸。

“爱新加坡”的精神是对的

政党轮替——一个很刺激感官的目标,在年轻选民当中很有市场。 但更重要的是,一切都必须往好的方向改变,否则变来变去也是一场空。陈清木最后以什么角色参与来届大选,他最终能发挥多大的吸票功效,大家都等着看,这会不会是新加坡政治史上一个标志性的发展?

不管结果是什么,就像这位前行动党籍老将一再强调的,必须以国家利益为优先,把国家利益放在个人,甚至党的利益之上,这种“爱新加坡”的精神是对的。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