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清木以帖明志为人民服务 下届选举有戏看

更新:
2018年12月31日 21:58
2011年微差落败,与总统宝座擦肩而过的人民行动党前国会议员陈清木。(海峡时报)
2011年微差落败,与总统宝座擦肩而过的人民行动党前国会议员陈清木。(海峡时报)

结束50年行医生涯,老医生全心投入政治。

2018年的最后一天,78岁的前国会议员陈清木医生宣布高挂听诊筒,从“为病人服务”转向“为人民服务”。

原本是行动党的后座议员,2005年以独立人士身份参选总统,差点打败行动党属意的候选人陈庆炎之后,陈清木和体制已经渐行渐远。近年来,这位敢言的前国会议员已经慢慢被归类为“反体制的前体制中人”了。

随着下一届大选脚步逼近,陈清木在年末宣布结束50年行医生涯的面簿帖文格外引人注目。他以帖明志为人民服务,相当于向全体新加坡人民广播:

下一届大选,我来也!

陈清木在面簿帖文中,从1971年在林厝港当村医的日子谈起,感性地回顾自己长达半个世纪的行医生涯。陈清木透露,在那久远的年代,他还曾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接生过一个孩子。

从村庄搬到到组屋区,不变的是医生和病人的友好关系。陈清木说,过去几个星期有许多老病人给他送上祝福,并问他不再行医后打算做什么。

“政治是我的使命”

陈清木回应说,他将全心参政:

“我告诉他们,我不是退休,我只是把我的角色从为病人服务转变为为人民服务。我经常说,行医是我的挚爱,但政治是我的使命。”

“国家和人民的福祉是我优先考量的大事。我期待在新的人生阶段,以新的方式为新加坡服务。”

在陈清木的面簿帖文留言的网民,基本有三种反应:

  1. 期待你成为“新加坡马哈迪”
  2. 谢谢你曾经为我看病
  3. 感谢你争取免费停车

一、期待你成为“新加坡马哈迪”

我们的邻国马来西亚今年5月震惊全球,93岁的马哈迪回锅当首相,成了政坛的“不老传说”。好些对政府不满的新加坡网民似乎受到马国变天情绪的感染,对高龄78岁的陈清木同样抱以期待,希望他成为“新加坡的马哈迪”。

这个网民说:“如果,马哈迪可以,你也可以!”


这个网民想得更复杂,他希望陈清木和李家二公子李显扬及其他能者共组新政党,一同管理国家。

不过,红蚂蚁在题为《陈清木要当“新加坡马哈迪”?》的文章中曾指出,陈清木和马哈迪完全不属于同一个层级,除了同是医生外,好像没有什么可类比的。老马可是曾经领导马来西亚长达22年的首相,玩政治玩得炉火纯青,陈清木只是一个后座议员,虽然当过行动党中委,但格局明显低太多。

二、谢谢你曾经为我看病

好些网民留言,称赞陈清木是为妙手仁心的好医生,不论富贵贫贱他都医。

这个网民说:“我不会忘记30年我妈妈到你的诊所去,她哮喘病发作但无法偿还医药费。你无私地替她看诊,一分钱都不收。你真是一个好人。”

这个网民小的时候家境贫穷,有一次因为连续几天发高烧,他母亲把他抱去陈清木的诊所看病。陈清木的收费非常非常低。网民对陈清木心存感激,他说:“你是一个善良又热心助人的医生,非常值得尊敬。”

三、感谢你争取免费停车

好些网民都记得陈清木的一大贡献:在国会争取到组屋区停车场在星期天和公共假期免费停车。像这类留言还真不少,可见为民众争取福利,大家都会记得的。

短短五个小时内,陈清木的帖文就吸引了近700个转发和4600个表情包,可见老医生的人气相当旺。

但这股人气能转换成选票吗?这才是关键。

2018年下半年陈清木开始“热身”

陈清木说,他要高挂听诊筒,其实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把听诊筒从人体转向国家层面吧,想替国家把把脉。2011年总统选举0.35%微差败给陈庆炎之后,陈清木似乎总有遗憾,总认为自己能为本地政坛贡献点什么,所以时不时都会发些声音。

他先是在去年12月的一个公开讲座上表示,有意担任跨党派政治导师,不分党派,栽培任何有意从政的人。陈清木过去代表人民行动党六次出征亚逸拉惹单选区,次次都以七八成以上的高票当选,相信必能传授深耕基层的心得。

20180730 sdp and tan cheng bock sdp.jpg
新加坡七个反对党代表7月28日在民主党总部聚首,商量讨论成立一个反对联盟竞逐下一届大选,陈清木获邀出席。(民主党网站)

今年下半年,陈清木似乎开始热身了,时不时有些动作。

7月,他获本地七个反对党邀约:主导反对党联盟参加下一届大选。但那七个政党里头没有最大反对党工人党,这七个政党在过去十年里也未赢得一个国会议席,实力相当薄弱。陈清木至今没有公开表明是否要担任这个反对党联盟召集人的角色。红蚂蚁在题为《陈清木要当“新加坡马哈迪”?》的文章中曾经指出,这个反对联盟,更多像是一个“失意联盟”,和马来西亚的希望联盟完全没得比。

20181105_tan.jpg
11月,陈清木和李显扬一起出现在西海岸小贩中心。(陈清木面簿)

11月,陈清木又有新闻,他和李显龙总理的弟弟李显扬一起出现在西海岸小贩中心,引起舆论极大关注。李家兄弟已经公开撕破脸,李显扬似乎也已经走到体制的对立面了。好些网民很期待李显扬和陈清木两个与体制公开决裂的前体制中人能够联手组党,挑战执政人民行动党。

只不过,陈清木至今仍未表态,他到底是要以什么身份或什么方式投入下一届选举是会创建一个新政党,还是会加入现有的反对党呢?选举最迟要在2021年举行,2019也是个窗口。

2019年,本地政坛应该会开始热闹起来,所有的谜团也慢慢会揭底。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