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部长围攻林瑞莲 李总理拥抱刘程强

更新:
2018年03月05日 16:51
PAP AND WP
李显龙总理上周六公开称赞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在国会上的发言"既有说服力又平衡",并且"以新加坡的利益和观点为依据"。(谢静怡制图)

软的更软、硬的更硬?

两位部长尚穆根和王瑞杰才刚夹攻工人党国会议员林瑞莲,不到24小时之后,李显龙总理就公开称赞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的发言"既有说服力又平衡",并且"以新加坡的利益和观点为依据"。

刚打了两拳,又抱一下,这似乎是行动党对工人党采取的态度。难怪有人说,政治就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让人看了眼花缭乱。

不要误会,红蚂蚁不是说我们的领导人变来变去,毕竟林瑞莲和刘程强的讲话内容不一样,前者让政府觉得她是在指责政府不诚实,后者善意提醒政府,在关注中国崛起所带来的商机的时候,也要留意地缘政治上的改变所可能带来的政治冲击。

李总理说,刘程强的谈话是一名受华文教育的新加坡人对中国崛起的冷静评估,凸显了国内政治不应跨出国门的道理,提醒国人在面对外部世界时,须坚守共同国家立场。

总理周六在个人面簿页面上说:"刘程强先生谈到新加坡须如何应对日益繁荣并正在扩大影响力的中国,指出新加坡这个东南亚区域内的多元种族蕞尔小国,必须把握机遇和应对挑战,而这不只限于经济如何受影响,也包括政治经济层面。"

总理如此大方地称赞刘程强,让人感觉两个敌对阵营的领导人,一个正驾驶、一个副驾驶就要成为好朋友似的,但那两位部长才刚刚给了林瑞莲两记重拳啊,王瑞杰甚至发声明,要她收回对政府作出的指控并向国会道歉。 政府是在释放什么信息呢?我们该如何去理解这两起事件?

一、政府就事论事 鼓励反对党做建设性发言

站在政府的立场,反对党的发言对政府和国家有利,当然要积极肯定,才能鼓励反对党继续提出更多建设性的建议,而不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反对党为反对而反对或为选举而选举,都会破坏国家的政治生态。

刘程强作为华校生,在看待中国崛起的问题上非常冷静客观,脑袋没有发烫,没有被情感冲昏头,将国家利益摆在首位。李总理觉得刘程强的发言非常好,甚至可能惋惜:为何自家议员就没人有做类似发言呢,所以一定要给刘程强点赞。

反观,林瑞莲的发言含有质疑政府提前宣布GST的动机不良,甚至质疑政府是因为受困于自身的言论才不敢马上涨GST,这样的发言听在执政党耳里,当然很刺耳,不反驳就等于默认。逼着林瑞莲收回发言的做法也完全不让人感意外,这是政府的一贯作风。

二、网络舆论强烈反弹,政府赶紧平衡?

但如果从时间点上去看的话,李总理的点赞似乎来得有点晚,而且又在两位部长围攻林瑞莲之后,难免让人产生政治联想。刘程强和林瑞莲都在同一天(上周四,3月1日)发言,当天林瑞莲就和尚穆根及王瑞杰在国会上交锋。尚穆根周五在面簿上继续炮轰林瑞莲,王瑞杰动作更大,周五晚发声明要求林瑞莲撤回发言并向国会道歉。

20180305_debate.jpg
尚穆根(左)和王瑞杰(右)重炮批评林瑞莲(中)的“气球论”是对政府作出不实指控,王瑞杰要林瑞莲收回言论并向国会道歉。(谢静怡制图)

不过,行动党越是加大施压力度,网络舆论就越倒向同情林瑞莲。如果你和红蚂蚁一样,时刻留意社交媒体的舆论风向的话,就不难发现,面簿上大部分网民认为行动党议员在玩“政治霸凌”,人多势众欺负林瑞莲。有网民甚至力挺林瑞莲与行动党对抗。

相比之下,刘程强的发言没有在舆论场上掀起太大波澜,就像一阵风飘过,来无影去无踪,直到周六晚上总理公开称赞之后,大家才猛然想起,对hor,刘程强说过那么一番话。

软的更软,硬的更硬 ? 

行动党是发现对林瑞莲实施的“连环拳”在网络舆论场上引起反弹,于是赶紧借称赞刘程强平衡一下吗?

如果是第一种情景,那说明新加坡政治人物很有风度,做出良好的政治示范。反对党不为反对而反对,积极扮演好副驾驶的监督角色,不只真实地反映民情,也提出建设性的建议及指出政府的盲点。执政党在听到反对党的建言之后,也能大方地公开赞许,一个好的政治家要端出政绩来,但比政绩更重要的是政治风度。

如果是第二个情景,那套用北京对台政策最常用的一个策略:软的更软,硬的更硬。

政府坚持自己没有刻意抛出探测风向的气球,提前宣布要在2021年至2025年调高消费税,是为了事先给人民做好涨税的准备,避免大家措手不及。从政府的立场去看,它的论述也没有错,现在是钱够用的,但未来钱不够用,所以现在就告诉大家,未来将采取什么措施,这是一个负责、诚实的政府应该有的作为啊,怎么就质疑政府不诚实了呢?

行动党或许觉得自己的论述完全有事实根据,一切以民为本,所以有点得理不饶人或得势不饶人,一定要逼着林瑞莲收回言论,不让政府的诚信受到半点玷污。但另一方面,因为刘程强做了一个 "既有说服力又平衡"的发言,所以必须鼓掌赞好,既能鼓励反对党做建设性发言,又能展现行动党纯粹只是就事论事,并非在政治上欺负反对党议员。

阿莲的质疑是不少咖啡店阿伯的论述

20180219_GST hike.jpg

但问题在于,林瑞莲的那套论述,其实正是不少咖啡店阿伯的论述。也就是,政府去年底针对调高消费税试探人们反应,要是没有引起负面反应,或要是没有被之前的话"困住"(副总理尚达曼说过政府在这10年内有足够资金),政府有可能就会立刻调高消费税。唯一不同的是,阿伯在咖啡店、在自己的朋友圈高谈阔论,阿莲把这个“质疑”公开搬到国会殿堂上讨论。

现在大家的焦点都放在,林瑞莲接下来会不会在国会上道歉,并撤回对政府的不实指控?若是,那就成了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之后,今年第二位在国会撤回言论并公开道歉的反对党议员。

贝理安今年1月向国会道歉,但也强调自己是没有准确回忆事实经过,没有指责新传媒政治不中立之意。贝理安去年11月在国会上称,新传媒把国会辩论总统选举修正法案的录像删除部分片段后上载至网络,直到他致函新传媒,对方才改正并上传不同的录像。国会领袖傅海燕指贝理安在国会上质疑新传媒蓄意剪辑国会录像是“扭曲事实”,要求他收回虚假指控并向国会道歉。

20180305_leon.jpg
贝理安今年1月向国会道歉,但强调自己是没有准确回忆事实经过,没有指责新传媒政治不中立之意。(Gov.sg 截图)

不过,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认为,林瑞莲的事件和贝理安在国会道歉的事件,性质截然不同。 

据《新明日报》引述陈庆文说:"当时贝理安所讲的是不确实的事实,而这次林瑞莲只是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在国会上,议员是有权利提出个人意见的。"但陈庆文也说,若林瑞莲不道歉或撤回所说的话,财长确实可以向国会议长投诉,并交由国会特权委员会调查事件是否违反特权。

林瑞莲当天在国会上坚持,自己只是提出"诚实的怀疑",而且身为国会议员,她具有国会特权这么做。

违反国会特权会怎么样呢?

《联合早报》曾经报道,新加坡独立以来,国会特权委员会召开至少七次听审会,其中六次因工人党前秘书长惹耶勒南的言行不当而召开。1982年,特权委员会只对惹耶勒南藐视国会的行为提出警告;1987年1月和5月,特权委员会在裁决惹耶勒南藐视国会和违反国会特权的罪名成立时,也令惹耶勒南分别缴交2万6000元和1万2000元的罚款

时隔31年后,工人党又会有领导人因违反特权而被罚款吗?

这起“气球”风波最终会如何落幕,外界都在看。但说真的,不管结果如何,国会辩论闹成这么大的风波对朝野双方都没有好处,甚至是两败俱伤。

不管林瑞莲最终是撤回言论或者是因为违反特权而被罚款,支持她那番言论的咖啡店阿伯,还是会继续质疑政府,毕竟这是新加坡第一次提前好几年宣布调高消费税,因为是怪招,所以肯定引发阴谋论。堵住了反对党的嘴,也堵不住阿伯们的嘴,更不要说改变他们的想法和投票行为。

而工人党作为国会最大反对党,一再在国会上被政府死咬不老实,或在辩论过程中暴露个别人士记性不好又没有章法,恐怕也有损最大反对党的声誉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