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穆根和林瑞莲为了一个“气球”争得面红耳赤

更新:
2018年03月03日 00:41
K Shanmugam versus Sylvia Lim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左)说:“指责林瑞莲不诚实的不只是我一个人。我相信她现在脑海里一定出现一句拉丁语:Suppressio Veri Suggestio Falsi(掩盖真相,相等于造假)。这是一个地位显赫的人,一名高庭法官,对林女士所做出的评语。”(谢静怡制图)

一个“探测气球”引发的争端。

昨天国会在辩论财政预算时,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与工人党主席林瑞莲为了一个“气球”进行了激烈的交锋。这或许是这次财政预算辩论中火药味最浓的一次吧。

这个“气球”其实是一个看不见的Trial Balloon(探测气球),美国俚语指的是“测风速气球”,也可理解为“试探公众反应的做法”。

两人吵些什么呢?

第一个交锋点:政府的说辞前后矛盾

林瑞莲在代表工人党请财政部长王瑞杰协助澄清几点事项时,提到政府似乎释放过几个“探测气球”,放风声说政府需要增加财政收入啦。可是民众依然清楚记得,副总理尚达曼和其他政府领导人早前曾提过:政府在本届(任期)10年有足够财政收入。于是民众指出:“嘿,这两个信息是前后矛盾的。”

20180302-Sylvia thank law minister.png
林瑞莲指政府的说辞前后矛盾。(Gov.sg 视频截图)

“我自己怀疑政府正因为这项宣布进退两难。可是如果政府没有做出这项宣布,我们今天在这里所辩论的,很可能就是增加消费税了。”

看似简单的一段发言,玄机就在一个关键词:宣布以及逻辑上如何组合眼前的事实。

林瑞莲在发言时,提到了三个“宣布”:

一、政府日后调高消费税的宣布
二、政府需要增加财政收入的宣布
三、政府在本届任期的10年内有足够财政收入的宣布

单从字面上来看,林瑞莲并没有明确说明,她最后所指的那项“令政府进退两难”的宣布究竟指的是什么。

尚穆根听了林瑞莲的发言后,严厉谴责林瑞莲说:

“林女士提到一个探测气球,说因为总理去年发言了,不过因为民众的反应,政府不得不后退,却因为这项宣布进退两难,所以我们才改口宣布说日后才增加消费税。我想请她同意我的看法,就是她所做出的是一个彻底虚伪而且不诚实的发言,就像她过去在国会上所做的发言那样(不诚实)。”

20180302-Shanmugam on dishonesty.png
尚穆根指林瑞莲所做出的是一个彻底虚伪而且不诚实的发言,就像她过去在国会上所做的发言那样(不诚实)。(Gov.sg视频截图)

这个辩论的话锋怎么突然一转,从讨论事实变成讨论对方的信誉问题呢?有网民认为,尚穆根几乎每次与林瑞莲交锋都会对她进行人身攻击,怀疑是不是因为尚穆根认为林瑞莲是很强的对手,所以每次都要先下手为强。

20180302-netizen.png
《海峡时报》面簿帖文留言

尚穆根接着说,总理是在2013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首次谈到增税的课题。财政部长则是在一年前,即去年公布财政预算时,谈到增税的可能。去年底,总理再次重申增税的可能,还用了财长的发言为依据。

“难道林女士连这些事实都不清楚吗?任何一个懂得一些常识的人,将这些事实与另一组事实,也就是副总理尚达曼与总理都曾说过,政府在这届任期内有足够的财政收入,将政府的这两个立场摆在一起,不就一清二楚了吗?那就是一、我们在这个任期内不需要额外经费,二、未来我们必须调高税收。政府的立场向来是一贯的。”

一组事实 两套逻辑

看到这里终于弄清楚了。林瑞莲与尚穆根所说的其实是两套不同的逻辑。

林瑞莲所反映的,其实也是多数小市民的心声。大家在听到政府一下子说“钱够用了”,一会儿又喊“钱不够用,要增加消费税”,肯定第一反应是“雾煞煞”,究竟是钱够用还是不够用啊?这是将两套说辞平行摆放在一起,却排除了时间因素,所以看起来是前后矛盾的。

尚穆根所说的,则是政府目前“钱够用”,但是未来“钱不够用”,所以要增加消费税。这是按时间顺序来推进的逻辑。这就好比说,目前我们口袋里有10块钱够用了,但不代表5年后口袋里的钱依然够用,道理是一样的。

第二个交锋点:林瑞莲不诚实

尚穆根认为林瑞莲指责政府做事杂乱无章而且不诚实,要她收回这个毫无根据的指责。林瑞莲则喊冤说,自己从未说过政府的所做所为不诚实。

尚穆根说:“林女士说,政府去年很迟才做出一些宣布,然后放出探测气球,然后民众反应了,我们赶紧后退,却又进退两难,基本上就是指责政府的做法杂乱无章而且不诚实。如果林女士不愿收回这些毫无根据的指责,就请她提出相关事实与证据来支撑她的指责。”

只见林瑞莲先是露出“满头雾水”的样子,然后说:“我想先感谢律政部长提出问题。我非常理解他为何对我有诸多指责,我想那是因为在过去的辩论上,我不同意他修改某些法律,所以他不高兴。他总是指责我不诚实,但在我看来,我的所作所为是诚实的。”

20180302-Sylvia I acted honestly.png
林瑞莲在说完后,还拨了拨头发。(Gov.sg视频截图)

林瑞莲说完后还拨了拨头发,带有深意的看向尚穆根,引起全场哄笑。

林瑞莲接着说,她相信政府较早前所做出的关于他们在这个任期内有足够财政收入的宣布,现在反过来绑住了政府的手脚,影响政府明确说明增加消费税的时间。她从来没有说过政府的所做所为不诚实,她只是说,政府曾经说过在这个10年内(到2020年为止)有足够收入应付开支,所以现在进退两难。

她指出,我国政府向来在财政预算原则上都极为保守,也经常听到财长说必须未雨绸缪来应急。

“如果政府没有做出那个(钱够用)宣布,我们很可能在这次的财政预算就已经增加消费税了。关于律政部长刚才所说的那些按时间顺序发生的事件,以示公平,我必须坦诚,目前手上没有这些资料,我必须回去查证。但是我所提出的怀疑,绝对出自我诚实的信念。”

为此,尚穆根则锲而不舍追问:“按你所说,就是政府放出探测气球,目的显然是要在现在增加税收,但因为舆论反应强烈,所以政府不得不做出退让,并且改变主意,改成未来才增加税收,这难道不是你所说的吗?如果不是,请解释清楚。”

20180302-Sylvia exasperated.png
林瑞莲(黄衣者)在听了尚穆根的指责后,举起了手表示抗议。(Gov.sg视频截图)

对此,林瑞莲亦不甘示弱地说:

“议长先生,我很清楚地说了这是我的怀疑,我说得明明明白白,你可以去查证笔录。这是我个人非常诚实的疑问。议长先生,难道我不能有自己的看法吗? ”

林瑞莲这句话还没说完,尚穆根就跳起来抢着反驳,身为议长的陈川仁立即用不急不缓的平淡语气蹦出一句:“议员们请等我叫名字才发言。”

第三个交锋点:林瑞莲的行为准则不符合“第一世界国会应有的标准”

听到林瑞莲说她必须回去查证事实,尚穆根立即抓紧机会指林瑞莲只懂得提出:

“噢,我有一种怀疑,但是我没有证据支撑,而且事实也不符,其实我没有查证事实,现在你(律政部长)提出来了,我会回去查证,但是我还是心存怀疑虑,有我的疑问。”

尚穆根认为林瑞莲的这种行为准则,不符合“第一世界国会应有的标准,也不符合诚实辩论的准则”。

然后重头戏来了。

尚穆根丢出重磅的一击,说:

“指责林瑞莲不诚实的不只是我一个人。我相信她现在脑海里一定出现一句拉丁语:Suppressio Veri Suggestio Falsi(掩盖真相,相等于造假)。这是一个地位显赫的人,一名高庭法官,对林女士所做出的评语。”

说完后,带有深意的看向林瑞莲。

林瑞莲听完后,没有反驳尚穆根的评语,将话锋一转,转而提醒议长与其他国会成员,别忘了“国会特权”的存在。即使是行动党议员,也被鼓励在国会上传达一些他们所听到的谣言,这样政府才有机会加以澄清。

林瑞莲说:

“这就是我们议会的价值所在。我不同意(律政)部长所说的,我的行为准则不达标,大家应该知道,这是我们身为议员的职责所在,为民众所关心的课题提出质疑、加以澄清。当然,执政党可以热烈反驳我们的发言,这个没问题。但我不认为我没有权利在国会诚实地提出一个信念或者一个质疑。”

这时轮到财长王瑞杰发言,他讲话时的语气显然比尚穆根友善多了。他说,他和林瑞莲一样都当过警察,警察有疑问就该调查,包括盘问证人,而他现在就以证人身份站在林瑞莲面前。

王瑞杰重申政府的立场,本届政府有足够收入,所以没有马上实施措施来增加收入,而是会根据客观条件,决定在2021至2025年的什么时候增加税收,所以政府并没有放出任何“探测气球”。

他希望林瑞莲收回她说的话。林瑞莲则坚持自己没有错,最后回说:

“议长先生,我已经听到财长的答复。我始终认为,我所说的话并没错。不过财长的回答我记下了。”

行动党今天继续对林瑞莲穷追猛打

尚穆根今早在面簿发贴文重申林瑞莲所说的是“毫无根据的影射”。他说:“林瑞莲所说的是严重且没有根据的影射,说政府在欺骗人民。我看过她多次这么做,都是影射,但不会直接指控,在对峙时就会逃避。”

据本地媒体报道,晚上王瑞杰继续对林瑞莲施压,发出书面声明质问林瑞莲在查证后,是否准备撤回她所做的“探测气球”的指责,并向国会道歉。看来,行动党又把球抛回给林瑞莲。

这场因气球引发的唇枪舌剑最后会如何落幕,就要看林瑞莲怎样回击这个球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