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届政府老谋深算 GST “2021年至2025年间” 涨2个百分点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heng swee keat before delivering budget speech
这会不会是王瑞杰部长最后一场“财爷”秀?(联合早报)

丑话说前头

“财爷”王瑞杰公事包里的预算案今天终于端出来,小市民关注的消费税证实将从7%上调至9%。不过 ...... 一个很重要的“不过”......不是今年调整,而是“2021年至2025年间”。

很玄是吧?

王瑞杰的原话是:政府在医疗保健、国家安全和其他社会方面的支出将直接惠及这一代国人。我们不应该为经常性支出贷款,因为这会对后代造成负担。因此,政府计划在2021年至2025年间提高消费税两个百分点,从7%增加到9%。调高消费税的确切日期取决于经济、开支增幅和现有税收。 

所以,这一届政府很巧妙地做出调高消费税的宣布,但自己不执行,交由下一届政府去执行。这当中有什么学问呢?先看看两组关键数据:

  • 2021年至2025年
  • 7%调高至9% 

丑话说前头 这一届政府帮下一届政府挡子弹

我们都知道,下届大选最迟必须在2021年初举行,通常政府都会提早一年举行大选,而且,即使选举到了2021年才举行,没有一个脑袋正常的政府会选择在选举年加税。 所以,基本可以确定:本届政府不会加税,留给下一届政府去落实。

等于说,这一届政府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帮下一届政府挡一挡子弹,先消化掉部分怨气,至少在下届大选来临之前,不加GST,不会引发太大的民怨,可以把对选票的影响降到最低。当然,反对党肯定会在下一届选举的造势活动中拿GST“即将”调高大做文章,提醒选民不要给政府“骗”了。但行动党在下一届选举的时候,还有李显龙总理和其他3G老领导们一起坐镇指挥选战,至少有助于稳住阵脚以及反驳反对党的各种指责。

李总理已经表明,他希望在下一届大选后交棒,好些3G领导人估计也将陆续引退,下一届政府相信将由4G挑大梁,甚至很可能就是一位新总理掌舵。如果加税的消息到了下一届政府才宣布,新手上路还没有坐稳,恐怕就被反对党和网上舆论叮得满头包而阵脚大乱。

而且,王部长也说了一句, 2021年至2025年间,可能会在这五年的前期调高消费税。同理,到了后期就要举行新一届选举了,谁会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20180219_GST hike.jpg
(谢静怡制图)

GST先说后涨 下一届选举能免受冲击?

很重要的是,这届政府不加消费税的一个大关键估计是:2015年还是财政部长的尚达曼在发表政府财政预算案声明时指出,政府各类税收措施足以应付“这个10年结束之前”(意指到2020年)所规划的开支上涨。他后来在2015年大选前,也进一步反驳政府调高消费税的传言,指这些传言毫无根据。

新加坡政府长期秉持“言行一致”、“有原则”的处事立场,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

政府一直喊钱不够用,一直喊开支大,一直要新加坡人一起多给“家用”,最终却是选择了先说不做,估计也是各方考量之后的折中方案。今年是喊加税的最好时机,如果今年不喊,明年才喊,距离选举年就越近,民众的记忆就更深刻,抱怨也就更大。由本届政府先喊话、下一届政府去收钱,是不是真能起到缓解民怨的作用,答案将在下一届选举中揭晓。行动党是能冲破上一届选举69.86%高票的好成绩,还是会遭遇丢失选区的打击?

9%,未触及双位数的心理撞击点

第二个问题是为何从7%到9%呢?

根据王部长的说法,消费税增加两个百分点,政府所取得的收益将近达全年国内生产总值的0.7% 。调高GST是有必要的,因为政府在探讨了各种管理未来开支的措施后,包括谨慎花费、储蓄和借钱建设基础设施后,仍需要填补缺口。

消费税在1994年推出时,税率是3%。之后在2003年增至4%,2004年上升到5%,然后在2007年上调至7%。从历史案例回看,政府上调消费税时,通常是一个百分点或两个百分点的增幅。这次选择两个百分点,估计是一个百分点不够多,三个百分点又太刺激了,直接冲到双位数10%,这在心理上会引起更大的反弹,所以两个百分点,正好到9%,也就是单位数的顶,距离双位数还有一个百分点的空间可操作。 

当然,为了减轻国人的负担,政府将继续为受津贴的教育和保健服务承担消费税,并且加强消费税补助券计划和推出消费税抵消配套,协助国人应付消费税涨幅。目前,政府每年派发总值8亿元的固定消费税补助券,未来将增至28亿元。

政府“喊穷”但不穷 2017财政年盈余料达96亿

这一届政府一直喊钱不够用,但从年度财政盈余判断,它并不是那么穷,没有选择在本届政府任内年调高GST也并不让人意外。

20180219-MRT.jpg
2017财政年预计获得96亿元的盈余。 政府将拨款50亿元,设立铁路基础设施基金。图为一列地铁列车正要驶入碧山地铁站。 (海峡时报)

王部长今天宣布,2017财政年预计获得96亿元盈余,占国内生产总值2.1%。这远超过了一年前预估的19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0.4%)。慈母舰网站称,这是20年来最大笔的盈余。这主要是因为政府部门取得46亿元的收入,主要来自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此外,房地产市场回暖,印花税收入达20亿元。政府因此拨款50亿元设立铁路基础设施基金,并为乐龄健保拨款20亿元。

可能是怕民众看了要抱怨,政府口袋鼓鼓还要提高消费税,王部长强调,这样的盈余不是年年都有, 政府部门收入和印花税收入不会年年都那么多,这不是“结构性盈余”,长期财政规划不能靠“预期之外的正面因素”。

王部长也警告,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从2021年至2030年的十年间,我们将不会有足够的收入来应付日益增多的需求,包括医疗和基础建设等。

这一届政府老谋深算

没有人喜欢缴税。中国古人说:“苛政猛于虎”。西方人对税收最流行的评价是:“除了死亡和税收,没有什么是确定的”(Nothing is certain but death and tax)。

这听来有点宿命论,意思是人终须一死,税终须要缴的现实。红蚂蚁觉得许文远部长那句自我安慰的话用来最合适:“That's life。”(这就是人生啊)

这一届政府果真没有食言,已经说好税一定加,只是时间问题。 时间现在没有说死,还是让大家继续猜,但范围已经缩小至“2021年至2025年”,也就是下一届政府的第一个任期。

20180219-elderly.jpg
本地医学院为年长者编排了一套结合体力和脑力训练的运动,并将逐步把运动带入社区,帮助年长者延缓和预防记忆衰退及身体功能衰弱。王瑞杰强调,我国现在经济日益成熟,人口逐渐老化,我们必须小心、谨慎且以负责任的态度管理好国家储备金。(联合早报)

这一届政府的表现,你怎么看?

本地主流媒体很喜欢用的一个成语是:未雨绸缪。王部长在解释为何不能动用国家储备金时,就完全展示了政府未雨绸缪的理财态度。

他说:在推行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Net Investment Returns,简称NIR)框架的过去十年里,净投资回报贡献从2009财年的70亿元增加超过一倍,至2018财年的159亿元,是国家储备金的最大收入来源。NIR之所以能成为储备金的一项收入,是因为历届政府谨慎保留了从经济发展初期的强劲增长中存下的钱。现在经济日益成熟,人口逐渐老化,我们必须小心、谨慎且以负责任的态度管理这项资源。

他勾勒了一个最坏的情境,我们的开支超出投资回报,我们只能吃老本直到储备完全用光,然后他提高声量强调:“这不是新加坡的作风。” (Not the Singapore Way) 。

未雨绸缪是很“新加坡式”,但红蚂蚁倒是认为另一个成语用来形容本届政府或许更贴切:老谋深算(不含贬义)。

王瑞杰最后一场“财爷秀”?

20180219-heng.jpg
这是王瑞杰部长在任财长期间第三次、病愈后第二次、有可能也是他最后一次以财长身份发表财政预算。(联合早报)

外界除了关注本届政府如何理财之外,也关注本届“财爷”的健康状况。这是王瑞杰部长在任财长期间第三次、病愈后第二次、有可能也是他最后一次以财长身份发表财政预算。

总理说过,财政预算案过后将进行内阁调整。被视为总理接班热门人选之一的王瑞杰有可能掌管另一部门,以拓展他在财经和教育领域外的接触面。只见“财爷”今天气定神宁站着演讲,从下午3点30分讲到约4点25分,然后再从4点35分讲到约5点30分,加起来差不多要两小时,气色看来很不错。估计王部长也想借此证明,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很好了,别再把我当中风病人了。 

以下为财政预算案要点: 

“红包”:

  • 每名国人将个别获得300元、200元或100元的“新加坡共享增长花红”(SG Bonus)。2017估税年收入不超过2万8000元的国人,可获300元。收入超过2万8000元但不超过10万元的,可获得200元。收入超过10万元的,可获得100元。

买房请注意:

  • 政府明天起将调高买房的买方印花税,将成交价100万元以上的住宅,从现有的3%调高至4%。这是政府自1996年以来,首次调整买房的印花税。

消费:

  • 2021年至2025年间提高消费税两个百分点,从7%增加到9%。 
  • 从2020年1月1日起,对进口的服务实行消费税,公众若上网购买视频和音乐串流等服务,将需支付消费税。 
  • 即日起烟草税将增加10%。

补助家庭:

  • 政府目前,每年派发总值8亿元的固定消费税补助券,未来将增至28亿元。
  • 约有90万户组屋家庭将再获得介于一个半至三个半月的杂费回扣一年。这笔开支将达1亿2600万元。 

亲家庭:

  • 即日起购买转售组屋与父母或已婚子女同住的家庭,将可获得3万元近居购屋津贴。 

亲商:

  • 2018估税年的公司税(Corporate Income Tax,简称CIT)回扣将提高一倍至40%,顶限为1万5000元,这项回扣计划也将延长至2019估税年,但回扣额将回调至20%,顶限为1万元。
  • 外籍劳工税的税率维持不变。政府较早前宣布上调海事造船与加工业的外籍劳工税税率,但由于这个行业依旧疲弱,政府将延后上调税率一年。
  • 政府未来三年拨款18亿元,将加薪补贴计划延长多三年至2020年。
  • 政府未来三年再设置1亿4500万元进行加快培训专才计划(TechSkills Accelerator,简称TeSA)。

鼓励创新:

  • 知识产权登记注册费用的税额扣除将从100%提高至200%,最多为每年10万元。

基础设施:

  • 政府将设立基础设施办公室(Infrastructure Office),汇集本地与国际企业,共同参与并发展亚洲基础设施项目。
  • 政府正在考虑让建造基础设施的法定机构和国有公司借贷,以分期承担投资成本。 

乐龄:

  • 政府将于乐龄健保(ElderShield)检讨委员会完成评估工作后拨款20亿元,为受保于乐龄健保的国人提供保费津贴和其他援助。
  • 政府拨款5.5亿元填补社区乐龄基金和乐龄助行基金,鼓励更多人捐款给志愿福利团体,并继续资助年长者购买辅助工具和支付求医所需的交通费。

教育:

  • 明年1月起,新加坡籍小学生每年能获的教育储蓄额从200元增加到230元,中学生可获得的储蓄额则从240元增加到290元。 
  • 针对初级学院和高中生的经济援助计划也会提高家庭月入顶限,每年的助学金额将从750元增加到900元。

女佣:

  • 明年4月起调高外籍女佣税。 目前的女佣税为每月265元。税务上调后,雇用第一名女佣的税务为300元,第二名女佣的税务则是450元。有孩童、年长者或体障者的家庭将继续享有优惠税率,每月只需支付60元的女佣税。

环保:

  • 所有碳排放大户从明年起至2023年,每排放一公吨的温室气体将须缴交5元碳税,待政府在这个过渡期结束前检讨政策后,最终会在2030年前将碳税上调至10元至15元。 

财政赤字:

  • 2018财政年预计将出现6亿元整体赤字,等于国内生产总值的0.1%。政府部门的总开支预计为800亿元,比2017财年高8.3%。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