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程强VS黄志明:调涨消费税,该不该提前宣布?

更新:
2018年02月28日 23:25
刘程强
黄志明(左)与刘程强。(谢静怡制图)

看高手过招很过瘾。

在今天的国会辩论结束之前,教育部长(学校)黄志明与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展开一段小交锋,总算让财政预算案的“辩论”有点辩论味了。辩题围绕在,应该何时宣布调涨消费税?

但问题是,这个辩论似乎是喜剧效果大于火药味,两人你讲你的,我讲我的,让人听了“雾煞煞”,最后连李显龙总理也笑了。(请读完整个辩论过程,那个“梗”在后面几段。)

ng.JPG
黄志明。(视频截图)

黄志明先开口说,他原本没有准备要发言,但工人党议员的发言令他感到“越来越困惑”。他说,一路听下来,工人党赞同财政预算提出的多项计划,甚至是希望政府多帮忙弱势群体,但是工人党又认为,讨论如何给这些项目拨款将“模糊议题”。言下之意,黄志明批评工人党自相矛盾、自打嘴巴。

他特别点名批评刘程强:“刘程强先生认为这是一个具‘前瞻性的预算案’,让新加坡未来可以稳定发展,但工人党又说,讨论消费税会模糊议题。”

黄志明接着抓紧机会,大谈财政预算有多好。他说,在预算案中,政府向新加坡人说明,将如何更好地照顾老人,更好地为孩子的未来做好准备,如何帮助企业及工人面对经济转型,并称这是“关键、诚实”的做法。

刘程强不甘示弱,表示要回应黄志明,因为黄志明是冲着他的发言做批评。

low.JPG
刘程强。(视频截图)

刘程强以英语回应说:“财政预算的重中之重是给新加坡找一个锚。我不是说财政收入不重要,但GST不是这个预算案的措施之一,对吗?你任何时候都可以宣布计划在2021年调涨GST两个百分点,我们可以在这里辩论,但是我在想,是不是分开宣布比较好,还是在这里辩论好呢?”

(是不是开始有点blur了?)

刘程强接着说:“我们不是说政府要给什么都拨款,却又不去管钱怎么来。我们质问的是,有没有其他提高政府财政收入的途径,因为调涨GST会影响很多人,所以我们也在探讨其他途径。”

(焦点开始有点转移了了。不只是争辩什么时候宣布调涨GST,同时也在讨论是不是应该调涨。)

刘程强继续说:“我想讲的是,这是一个重要的预算案,是一个具前瞻性的预算案,但是GST的调涨会模糊焦点,因为我们变成在讨论,有没有必要调涨GST。”

(开始听懂了。刘程强的意思是,这个预算案很重要,很具前瞻性,所以讨论重点应该是如何给新加坡的未来定好方向。但是政府在公布财政预算案时,就宣布2021年至2025年要调涨消费税,变成国会辩论就围绕在消费税问题上,反而模糊了财政预算案的辩论焦点。)

红蚂蚁慢慢听懂了,但是黄志明好像还没有。他接着拿出证据反驳刘程强,而且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黄志明引述刘程强在2017年的部门预算辩论时说:“他(刘程强)说,希望财政部长现在可以向新加坡人坦白,不要蒙骗新加坡人,不要像水价那样,突然说要调涨30%。”

(哇,厉害了。黄部长这么说,等于是用证据说明刘程强自打嘴巴,像变色龙那样变来变去。黄部长的记忆力怎么那么好,可以清楚记得刘程强去年的谈话。红蚂蚁看视频时留意到,黄部长在讲这段话的时候,是手拿一个平板电脑看着念的。他讲完之后,就把平板电脑传给李总理,然后总理一直拿在手上。

ngtab.JPG
注意左边,黄志明看着平板电脑发言。(视频截图)
ngpasstolee.JPG
再注意左边,黄志明发言完毕后,将平板电脑传给总理。(视频截图)
teohand.JPG
全场笑翻。(视频截图)

好了,这下场子热起来了。大家等着刘程强怎么把自己说过的话吞回去了。

只见刘程强一个箭步冲上麦克风说:“我说话算话。我不是要你瞒住GST的调涨或者是计划中的调涨。我不是要政府那样做。我是说,你可以在你想要调涨之前就提早宣布准备要调涨。问题是,你需不需要在公布这个财政预算时就宣布这个消息?”  

刘程强接着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拿尚达曼说过的话来回应行动党。他说:“上回选举我问过了,副总理尚达曼承诺,我们有足够的钱,不会调涨。”

刘程强最后说:“下一届大选,2020或2021年,你们要在选举后调涨GST,现在宣布调涨GST也好,那么我们可以在群众大会上辩论。”

语毕,全场大笑。

leetablet.JPG
注意左边第一排,总理一直拿着平板电脑(视频截图)

看高手过招很过瘾,从满头雾水到恍然大悟。一个好的辩手需要有好的记性。谁的记性最好呢?答案是:那台平板电脑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