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崛起了 刘程强:新加坡人学华语也要学方言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刘程强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YouTube截图)

中国崛起有正面意义也有负面冲击,新加坡恐成马前卒?  

反对党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今天在国会呼吁大家学习华语和方言。

我们都知道刘程强的潮州话很棒,方言也是他在大选中的杀手锏之一。但国会今天不是继续辩论财政预算案吗?怎么扯到华语和方言了?

原来刘秘书长是抓住了王瑞杰在财政预算案中勾勒出的一个重点————把新加坡定位为“全球亚洲的汇流点”,然后谈到全球经济的重心转向亚洲、新科技的诞生和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潮流席卷亚洲,然后又谈到“全球亚洲”的中心——中国。他认为,面对中国崛起,我们不只要学华语,还要学方言。

有意思的是,刘程强今天在国会上全程用英语发言。虽然红蚂蚁觉得有点麻烦,写稿还要从英语翻译成华语,但不得不承认,刘程强用英语来鼓励大家讲华语和方言,是相当有政治智慧的表现。在新加坡这么一个多元种族、多元语言的社会,公开谈论华文华语议题,有时用英语可能要比华语来得更具说服力,不只有助于降低课题的敏感性,也多少能减少华文华语一直背负的悲情包袱。

先讲点历史背景 

20180228suzhou.jpg
新加坡与中国的第一个政府间合作项目——苏州工业园区。(互联网)

刘程强说,过去30年,新加坡因为看准中国的崛起,是前面几个与中国分享经济发展经验的国家,我们也因此成为头几个吃螃蟹的人,在中国发展过程中获益不少。

但他指出,“这个优势可能已无关紧要了”。

刘程强说,在这个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市场经济里,新加坡要再次变得有价值,就必须根本地改造我们的经济。作为一个小国,这意味着我们要改造我们的文化和人力资源,改造我们和经济强国的外交关系,以及改造国家领导人之间的私人关系及人民与人民之间的关系。

刘程强说,过去50年,新加坡人因为能讲流利的英语,所以能与西方国家打交道,而西方国家正是全球市场经济的中心。现在,我们面对了一个新挑战。因为祖辈和语言的关系,新加坡华人与中国华人有很独特的联系,但很多人也留意到,随着中国发展起来,这种“亲属关系”的优势正在消退。

面对中国崛起 不只要学华语 还要学方言

优势没了,这下该怎么办呢?

刘程强认为,学讲华语应该成为新加坡成为“全球亚洲的汇流点”的策略之一,因为这有助于我们与中国人交流。刘程强甚至认为,这还不够,新加坡人还应该学习方言。

他说:“在中国,普通话是官方语言,如果要更好地与中国人交流,不只是理性交流而是亲切交流,那该使用的语言就是在地方言。”  但刘程强也强调,大家始终得谨记,新加坡是一个多元种族、多元语言的社会。

红蚂蚁认为,学方言的这个建议很好,方言和华语是相辅相成,而不是相互排斥,懂得方言的人,往往讲华语会更生动有趣。但问题是,如果一个人连华语都不愿意学好,怎么可能还要他学方言呢?在新加坡,这个靠单语也能生存的地方,要人们同时学华语和方言,恐怕是天方夜谭的事。

61岁的刘程强是南大毕业生。他说,身为一个华校生,他很高兴看到华语在很多国家使用,特别是看到了中国游客和中国投资的价值。中华文化不只是学术上猎奇的对象,而是成为一个软实力的工具。刘程强说,这或许能让一些华校生摆脱自卑的心态,他们对“东亚病夫”的苏醒感到兴奋,这是一股拥有5000年中华文化底蕴的力量。

20180228china.jpg
中国在去年成为新加坡最大的旅客来源国。(档案照)

中国崛起改变政治大环境 新加坡恐成马前卒?

讲到这里,重点开始一一出来了。

话锋一转,刘程强说,许多海外华人也对中国的意图表示关注,特别是一党统治下的中国将如何对待较弱小国家。

刘程强说:“中国会不会扭转局面?经历过当年欧洲帝国主义(的入侵),自己如今却反过来成为一个帝国主义强国?……中国会不会恢复朝贡体系,用锐实力迫使小国屈从,相当于向中国朝贡?中国的一举一动,将对像新加坡这样的本区域小国造成严重冲击 。” 

随着中国崛起成为世界强国,刘程强说,他自己是对中国的政治野心有所警惕的。他认为,新加坡在关注中国崛起所带来的商机的时候,也要谨记一个新的政治大环境已经出现。

刘程强说:“我担心新加坡如果不小心,加上‘全球亚洲的汇流点’的经济策略又失败,我们会成为东南亚强国政治博弈中的马前卒 。 ”

最后一次顶着工人党秘书长头衔参与预算案辩论

这一次国会预算案辩论,是刘程强最后一次以工人党秘书长身份参与,他已表明将在今年四月卸下党秘书长的职务,难怪这次辩论要好好把区域大图像和国内小细节都讲一遍。

对于中国的崛起,刘程强或许讲出了一些华校生的看法。他们看到了语言和经济方面的正面效应,但同时也看到地缘政治上所可能带来的负面冲击。

没错,中国的崛起带动了华语的使用及提升华语的价值,相信很多华校生都会高兴。但对于中国在区域政治上将如何发挥大国的影响力,华校生也心存疑虑。 从预算案中的一个“全球亚洲的汇流点”的概念讲起,这位反对党政治老手能够讲11分钟的大道理,从内到外,从语言、经济到政治,红蚂蚁也真是服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