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上班就看医生,医生MC也随便开? 是时候管一管了

更新:
2024年05月13日 21:54
远程医疗
有了远程医疗,看医生更方便,拿病假也更容易?(海峡时报)

被“玩坏”的MC文化

昨晚彻夜追看球赛或与朋友狂欢,今早起床实在不想上学上班,怎么办?

去看医生拿张病假单(MC),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翘课翘班了。

蚁粉是不是也做过这种事?快从实招来!

以前或许还逃得过医生和雇主的“法眼”,但以后可没那么容易了,因为卫生部已经看穿你们的“把戏”。

远程看诊是把“双刃剑”?

据《海峡时报》报道,卫生部和新加坡医药理事会在今年4月向全体医生发出通告,提醒他们遵守医生的职责义务,并针对收紧签发病假单的条例,征求医生的意见。

原来卫生部最近接获多个政府机构和雇主反馈,指一些门诊医生有“过度签发”病假单之嫌,连“病患”不想上学上班也能轻易获得病假单。

有雇主声称,一些医生出于“非医疗原因”开出病假单,甚至未经过适当的临床评估和跟进病情,就多次为同一名病患签发病假单。

“病患看诊时,已经明说只需要一纸缺勤或缺课的‘证明’。医生明知道他们没有生病,却还是照样签发病假单。”

(唉,连“装病”的借口都懒得找,到底是有多懒……)

卫生部严厉谴责这类行为等同于“欺骗和滥用病假特权”

诊所
猜猜看,队伍中有多少人是为了病假单才来看医生?(海峡时报)

通告中也提到,一些病患通过远程看诊平台或应用程序,自行通报求诊原因。

也就是说,医生并没有透过实体的健康检查,来确认病患是否真的患上必须请病假的健康状况。

远程看诊似乎已成为后冠病时代的新趋势。

想当初,许多确诊冠病的轻症病患为了一纸病假单,纷纷涌到诊所和医院求医,导致医疗系统不胜负荷。

当时,卫生部鼓励病患待在家中远程看诊,正是为了避免诊所和医院人满为患,缩短看诊的等候时间,以及减少病患之间的接触。

如今,疫情过去了,大家对远程看诊的接受度也提高了。

打开手机预约看诊,隔着屏幕跟医生聊一两分钟,足不出户就有病假单到手。这对装病旷工的懒人来说,简直是“福音”。

远程看诊
远程看诊似乎已成为后冠病时代的新趋势。(DoctorWorld)

诊所“卖病假” 卫生部彻查

不过,根据医疗服务法令(门诊医疗服务)条例,在某家诊所首次看诊的病患,是不能选择远程看诊服务的。

换句话说,持照医生必须为首次看诊的病患提供面对面的实体服务。

卫生部拟议修订医疗服务法令,要求每张病假单都必须注明医生的姓名和医疗注册编号。

医生也须在为病患提供护理后,才可签发病假单。

卫生部日后也可能要求医疗机构提呈远程看诊相关的流程和规定,并定期展开稽查或审计。违规的医生和医疗机构可能面对罚款、被暂停或吊销执照。

病假单
一看就知道是假MC,还敢给自己开五天病假。(联合早报)

今年2月,位于实龙岗路的一家诊所在提供远程看诊服务时,未与病患通话或视频看诊,仅要求病患填写问卷就直接签发病假单。卫生部已下令彻查。

据亚洲新闻台报道,这家诊所还在社媒平台上打广告说,病患只须支付5.99新元,不必看诊就能在五分钟内获得病假单。

“包你拿到病假单,否则原银奉还。”

(违反医疗广告条例,罪加一等!)

诊所
位于实龙岗路的这家诊所声称,病患只须支付5.99新元,不必看诊就能在五分钟内获得病假单。(Google Maps截图)

正如卫生部再三强调,病假单是带有法律和专业属性的“医学法律文件”。

医生乱开病假单,不仅滥用了这项专业特权,也辜负了社会对医疗业的信任。

有了上班的动力 就不会动不动装病?

说到信任,也有医生认为,雇主和员工之间的互信,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医生Jake Goh致函《海峡时报》建议,雇主应致力营造积极的工作环境和开放的沟通文化,让员工每天都有上班的动力。

“与其‘微观管理’(micro-manage)员工的缺勤率,不如以实际工作绩效来评估员工的表现。”

Jake Goh也提醒,员工应负责任地使用病假,在真正生病时才请假。若员工在职场上面对的压力影响到身心健康,也应开诚布公地与雇主沟通,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压力
工作压力大,不是请病假就能解决的。(海峡时报)

根据新加坡的雇佣法令,服务超过六个月的全职员工,每年可享有14天的法定带薪病假。

据红蚂蚁了解,一些雇主也为员工提供一到两天的“保健假”(wellness leave),不必出示病假单也能缺勤。

或许更多雇主应该考虑这么做?毕竟这也算是一种灵活工作安排,说不定员工放完“保健假”就会精力充沛,更愿意为公司做牛做马……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