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党发“好男儿”照片为大选作准备?

更新:
2019年07月01日 22:08
工人党军人节
工人党在面簿上贴上一张七名军人的照片拼贴照,祝新加坡的国民服役人员“军人节快乐”。(工人党面簿)

有没有你我都熟悉的人?

今天是新加坡军人节。

红蚂蚁既不是军人也没服过兵役,唯一能与军人节沾上边的就是身边有不少男同事和朋友特地将面簿头像换成自己穿军装帅气又霸气的样子来纪念军人节。办公大楼内甚至有人特地穿上军装来上班(真没骗你)。

本地最大的反对党工人党今天也特地一早在面簿上发出一张七名军人的照片拼贴图,然后配上一小段文字写道:

“工人党祝新加坡武装部队的男男女女:军人节快乐。这是一张工人党内的战备军人拼贴图。我们承诺全心全意致力于保卫新加坡。”

最吸引红蚂蚁的自然就是那张“七人拼贴图”里的那些穿着军装的青涩面孔。究竟他们是工人党内的哪些“重要人物”呢?有没有你我都熟悉的人?

相信大家最为熟悉,也是红蚂蚁最有信心辨识的面孔,就是在拼贴图右下角的那名肤色较深的男子,就是下面这位。

20190701-Pritam Singh.jpg

如果没猜错,这应该就是工人党内继前任党魁刘程强后,辨识度最高的面孔——工人党秘书长兼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Pritam Singh)。相似度是不是100%?

没想到年轻时的毕丹星还是小帅哥一枚。最难得的是这么多年来,牙齿一直都保养得很好,现在只是脸上多了半圈胡子,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成熟,形象更为稳重。

新加坡好男儿50岁就“解脱”了

在新加坡,所有男性公民到了18岁法定年龄都必须强制国民服役。战备军人(active NSmen)指的是那些完成两年国民服役后,年龄在50岁以下的男性公民。一旦达到法定年龄50岁之后,就不再属于战备军人行列,出国也就无须申请出国准证,正式“解脱”了。

蚁粉心里肯定在想,红蚂蚁都没有当过兵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那是因为新加坡国会议长陈川仁昨天在面簿上分享了他几个月前收到的武装部队通知书,内容清楚写道:

我们很高兴通知您,您已经达到50岁法定年龄,不需要再受限于服役法,日后出国前也无须再申请出国准证或通知武装部队相关中心。

不过解放后的陈川仁内心却一点都不快乐,反而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空虚感和失落感。

“这种心情很难以形容。我猜想应该是一种空虚感吧。我能理解为何自己不应该拥有这种感受,但我还是难受了。”

有了陈川仁的帖文和照片,再来看看工人党的这七个人,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年龄全都在50岁以下。这个50岁的门槛,一下子刷掉了许多“疑似”人选。

红蚂蚁原以为照片上的其他六人应该都是目前在工人党内曝光率较高的人,但红蚂蚁错了。

只有工人党传媒组主席吴佩松副教授比较好辨认。这应该就是那种所谓的“几十年不变”的面孔,就连“婴儿肥”也不离不弃常相随。如果说相由心生,相信这样的人,内心应该一直都很平稳,里外如一吧?

20190701-Daniel Goh.jpg
相似度100%。

工人党亮出一些“新”面孔,为来届大选做准备?

其余五人,红蚂蚁则只能自我挑战发挥“最强大脑”能力来望闻问切了。

= 观察五官,包括眼睛、发际线、耳朵形状和牙齿等等这些从小到大都改变不大的部位;
= 放大军服上的名牌,看看能否看见名字,再锁定一些“疑似”人选;
= 核查年龄是否在50岁以下;
= 选出最有可能的人选。

以下是红蚂蚁的猜测。

20190701-Faisal.jpg
相似度:85%

左右两张照片主要胜在神韵相似,而且眉毛、耳朵和脸型相似度都极高。只不过红蚂蚁和小伙伴们都有一个疑问:鼻子的形状会否随着年龄和体重的增长跟着“变挺变宽”呢?如果不可能,那这个猜测就直接out了。

莫哈默·费沙(Muhamad Faisal Bin Abdul Manap)目前是工人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他在2011年当选为阿裕尼集选区议员,目前主管加基武吉分区,但在国会上一直都相当低调。


20190701-Firuz Khan.jpg
相似度:75%

这个面孔红蚂蚁还真的不熟悉。但在扒了扒工人党网站后发现,这名白手起家创业卖巧克力与糖果的费鲁兹原来是工人党内非常活跃的志愿者,他经常在陈硕茂接见选民时在场帮忙。左右两张照片胜在笑容相似度极高。

最耐人寻味的是,费鲁兹在工人党网站上不但拥有独立的介绍页面,在自我介绍一栏的最后一行还清楚写着:

日后他希望能在国会中对新加坡作出更多贡献。(He hopes to contribute more to Singapore in the near future via Parliament.)

咦,这不是竞选宣言吗?

其实,除了费鲁兹,其余四人也和毕丹星和吴培松副教授一样,在工人党网站上拥有独立的介绍页面,这是否意味着他们都是党内的后起之秀、明日之星?


20190701-Koh.jpg
相似度:65%

哪里相似?眼睛、眉毛、额头、发际线和头发分界线,甚至身材都挺相似,唯独下巴不太像。一个下巴较长较尖,一个则较短较圆。

毕业自莱佛士书院与莱佛士初级学院的许俊荣精通双语,他是一名软件工程师,先在2014年成为后港单选区国会议员方荣发的立法助理,目前担任后港单选区委员会副主席。


20190701-Kenneth Foo.jpg
相似度:100%

为什么说相似度100%呢?那是因为红蚂蚁对照了他胸前的名牌。

在工人党的众多志愿者当中,非常活跃而且名字缩写为“S G Foo”,又长这个样子的,也就只有Foo Seck Guan 符策涫

符策涫于2006年加入工人党,2011年至今都担任阿裕尼选区委员会财政,全职工作是新加坡防癌协会公众教育经理,同时也是一名战备军官,军阶为上尉。介绍页面清楚写着他的婚姻状况:单身。依然待字闺中的蚁粉们赶紧抓紧机会吧!


20190701-Ron Tan.jpg
相似度:100%

虽然名牌上的名字非常模糊,但依稀能辨出是六个英文字母,而且名字的第一个字母是R,姓的第一个字母是T。这么一来,能对号入座的就只有Ron Tan陈俊元。细看之下,两鬓的发际线和耳朵的形状也几乎一模一样。

陈俊元是五人当中最年轻的,今年只有30岁,却已经身兼三职,担任工人党青年团执行委员会委员、工人党基层委员会委员,以及后港区委员会委员。他的全职工作是博纳集团的房地产经纪,在战备军人的军职是战斗医疗兵(medic)。

网民:身为军人,敬礼手势却不够完美

这则帖文在面簿上获得1300多名网民点赞,以及将近60颗爱心。意想不到的是,有网民竟然将注意力放在其中一名军人的敬礼手势上,认为该名上校的姿势做得不够完美(好大一股酸味)。

Yew Mung Cheong.png

也有网民趁机酸一下工人党,指这七人当中,竟然连一名将军都没有。

Ebramshah.png

较不为人知的反对党也留言祝贺工人党,借机提高自己党派的能见度。

“身为民主进步党的主席,我很高兴看到工人党党员如此成功与快乐。”

Jafri Basron.png

不过最暖人心的,是以下两则留言:

“反对党也好,他们也是忠心耿耿的新加坡人,内心只想着服务与保卫我们的国家。”

WChong Weng Heng.png

“无论我们属于哪个党派,我们首先都是新加坡人,保卫国家从来都与政治无关……感谢工人党永远传达正确的信息给新加坡人!”

Kimyan Yeo.png

持支持意见也好,持反对意见也好;与政治沾上边也好,与政治无关也好,看看下一届大选有没有出现上述新面孔,谜底自然就揭晓了。

其实,所有的军人都是新加坡的好男儿好女儿!红蚂蚁祝愿所有的阿兵哥阿兵姐们:保家卫国快乐!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