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丹星当选工人党秘书长 下届大选能否守住集选区是一大考验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Pritam Singh
毕丹星(右二)如预期当选接任刘程强(左一)出任工人党秘书长,林瑞莲(右一)也连任工人党主席一职。(海峡时报)

能否保住阿裕尼集选区很关键。

毕丹星一如预期当选工人党秘书长,被一些人视为重大的政治事件。

咳咳,在眼前来说当然是重要的,不过这件事在新加坡历史上的重要程度,取决于工人党在他领导下能不能突破很多困境,最近的一个挑战就是在两三年后的大选中保住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区议席,如果选战结果是失去集选区,那不仅代表他个人的失败,连带工人党的前途也将非常不乐观。

想当年,刘程强领军打下阿裕尼集选区,当然是一个历史分水岭,然而七年过去,工人党不仅在理念和号召力方面完全失去2011年之后几场补选过关斩将的气势,反倒陷入市镇会财务风波的被动中。这几年,执政党连连出招,步步进逼,反对党的空间越来越小,作为战斗经验最充足、资源最丰富的反对党,工人党在选民支持度方面,似乎不进反退,为什么?

“刘程强路线”太保守?

20180409-Low and Pritam.jpg
刘程强(左)拿着写满工人党员祝语的感谢卡,与新任秘书长毕丹星合照。(海峡时报)

一些人士认为,长期以来,刘程强对内对外的保守路线在近些年越来越面对新进干部和支持者的质疑,在人才选用上越来越重视高学历与专业,这点甚至在2015年大选引发部分选民质问是与行动党看齐。内部也有消息指出,工人党中央过去限制党员,至少是议员,对外发言的自由,引起某种不满,甚至有人认为这是某种程度的一言堂。此外,刘程强领导下的工人党对于攸关反对党政治兴衰的课题和事件,例如言论自由、网络空间、司法独立之类,似乎关注不大,反应不多。

三年前的大选前夕,刘程强提出“掌握民权,把握未来”的口号,然而民权这样的概念,如果不是长期的谈论,叫新加坡选民如何能够明白它比面包更值得珍惜?工人党长期以来失去诸多对选民的机会教育,令人不敢置信它对这些理念有真诚的信仰。

如果工人党不相信这些理念价值,并且准备付出代价加以捍卫,那么人民选择工人党的理由是什么?它的管理能力超强?它比行动党更清廉?或者就只是“赌烂”行动党?是这样吗?这是刘程强时代的工人党令笔者感到不安的地方。

毕丹星无挑战下当选 可喜还是可悲?

新领袖上台本来是值得庆贺的事,然而毕丹星在没有挑战甚至陈硕茂也说让贤的情况下“当选”,难免是一件有瑕疵的事。就在去年,当包括反对党在内的很多人对哈莉玛在保留名额的情况下出任总统,表示不满意。此番毕丹星没有对手,当然很可能说明他在工人党内众望所归。令人担心的是,如果这番局面是源于对该党内同志“不分种族宗教团结一致”的信念有所怀疑,因而刻意安排,就不免可悲了。

笔者与工人党毫无渊源,与行动党更无瓜葛,但是作为关心政治的国人,对政党势力的消长分布与政治权力的制衡,我觉得身为国人都不能冷漠。因此,工人党作为至今比较有希望发挥制衡作用的政治力量――而他们向来也如此自我期许――会不会因为领袖的思维偏差、策略失误、用人唯亲,甚至意识形态的认知错误,导致未壮先衰,趋于没落,当然要表示关切。

同样,对于执政的行动党,在用人、做事和政策路线方面,人民也应该时刻监督,适时敲山震虎。

毕丹星能否让工人党更像反对党?

毕丹星几年来的表现确实稳健,但更深刻的政治信念、毅力决心和魄力手腕,外界所知不多,今后他会不会走出与刘程强不一样的路线?带领工人党表现得更像一个反对党,甚至准备接班的替代政党,而不是行动党2.0的版本,甚至行动党的翻版货,相信它的支持者和选民都会关切也有目共睹。

多年以前,某次大选突然出现四个反对党,大家都以为奇迹发生,结果没几年,行动党在地方事务上励精图治,反对党再度一败涂地。现在,谁还记得那时候被视为英雄的几个当选者?

毕丹星从政好几年,相信有不少政治体会,但上任之初,最应该明白的一点是:行动党半个世纪的执政还没有严重的车毁人亡现象发生,一些领域甚至还是不错的。工人党如果仅仅继续守着“叫醒瞌睡的司机”这个工作清单,很快会被电子闹钟淘汰的。到那时候,行动党在国际上被诟病的人权、民主、自由等问题,还是没有人来督促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