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到底要一个怎么样的总理?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Heng Swee Keat Chan Chun Sing and Ong Ye Kung
左起:王瑞杰、陈振声、王乙康(谢静怡制图)

王瑞杰身高吃亏,王乙康面相吃亏、陈振声让人记得的是“Kee Chiu”。

总理公署部长、职总秘书长陈振声上周四发表演讲,阐述政府领导理念与国家未来挑战,还列出赢得新加坡人信任的三大方式,谈话语气完全像是“准总理接班人”。结果,陈部长发声之后,关于总理人选的话题很快又就在社交媒体掀起热议。

下一任总理,是他?

20180115_chan chun sing.jpg
陈振声 Chan Chun Sing

是他?

20180115_wang.jpg
王瑞杰 Heng Swee Keat

还是他?

20180115_ong.jpg
王乙康 Ong Ye Kung

我们对总理的要求改变了吗?

第四代“16核心”名单在1月4日横空出世之后,热门人选虽然呼之欲出(就是王瑞杰、陈振声、王乙康啦),但“真命天子”还不知道是哪位。为什么这么难产呢?不用想了,原因只有两个。一、三个人都不是最佳人选,所以不知道怎么选才好。二、三个人都是最佳人选,同样也很难取舍。

红蚂蚁是想,如果那16人“小圈子”不知道该怎么选,不妨“众筹”智慧,问问新加坡人,我们到底要一位怎么样的第四代总理?

随着时代的改变,我们对总理的要求改变了吗?从第一代总理(李光耀)到第二代(吴作栋)到第三代(李显龙),快快归纳起来,我们对总理的既定印象是:身材要够高大且有架势、要有思想高度和深度、要掌握国内外两个大局的脉搏、要有应对危机的实战考验,必须与基层“麻吉麻吉”且经过选战洗礼。

王瑞杰、陈振声、王乙康这三匹热门马合不合格呢?

1)身高够不够?

“一陈两王”三人当中,王瑞杰身高最吃亏。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在《李光耀观天下》书中这么说过:“现任教育部长王瑞杰是我历来的首席私人秘书之中最好的一位。只可惜他的个子不够高,这点在群众大会上是重要的。”

我们没有王部长的身高数据,但可以从两张照片中得出这个结论,陈振声和王乙康身高相当,王瑞杰比两人矮了半个头,和女部长傅海燕的身高差不多。

cabinetj.jpg
(海峡时报)

同样站在最后一排的陈振声(右四)和王乙康(右一),身高相仿。站在第三排的王瑞杰(左一)和傅海燕(右一)身高差不多,不知道傅海燕有没有穿高跟鞋,从照片上看,她似乎比王瑞杰稍高。

20180115-heng and CCS.jpg
左起:王瑞杰、谢世儒和陈振声身穿人民行动党制服摄于2011年。(商业时报)

看吧,从这张照片可以清楚看出陈振声(右一)比王瑞杰(左一)高出半个头。

单单论身高,56岁的王瑞杰确实被比下去了。新加坡历任总理李光耀、吴作栋和李显龙都是高个儿,尤其是吴作栋资政,更是鹤立鸡群。很多人都这么觉得,长得仪表堂堂,身高八尺的男人才极有威严,长得矮小的男人往往气场不足,在大合照中一定被淹没在人群中。

但是我们随手一抓,也能推翻这个论调。远的不说,在亚洲国家当中,中国已故领导人邓小平就长得不高,但他深谋远虑,撑起中国改革开放的旗帜,从此改变13亿人口大国的命运。根据网上资料,气势逼人的俄罗斯总统普京身高也只有1.70米,征服半个欧洲的拿破仑不知道有没有穿高跟男鞋呢?他只有1.56米。

所以说,矮个儿虽然在人群中不起眼,但只要魅力够、气场足,丝毫不影响领导人的架势及统领大局的能力。倒是健康方面,王瑞杰中风过一次,从鬼门关惊险脱身,能撑得住总理的繁重工作吗?20世纪最重要的政治领袖之一的英国首相丘吉尔在任内也中风过,各位看官,你们认为呢?

2)思想高度和深度够不够?

建国总理李光耀树立了典范,他的思想深度和高度在国际上也受推崇,在全球和区域关注的重大议题上,连大国领导人都乐意听他的见解。李光耀也与多国领袖、政要及学者建立了很好的个人联系。建国总理留下的那双鞋子连吴资政和李显龙总理都难穿好,更何况是“一陈两王”。

王瑞杰当过李光耀的首席私人秘书,并获得上司很高的评价。李光耀在《李光耀观天下》书中说:“他(王瑞杰)的思辨能力是我合作过的公务员当中最强的”。

擅长财经领域的王部长去年访问中国时,在北京清华大学发表演讲,内容罕见涉及“总理级”的外交关系。他以“三大原则”“五大有潜力的合作领域”和“一个理念”来概括新中合作的方向,据说现场反应不错。不常接受本地媒体专访的王部长也罕见地接受了中国《财经》杂志的专访,大谈竞争力与创新。看来,王部长似乎正在逐步增加国际曝光度及提升国际事务的历练。

王瑞杰投身于公共服务多年,在从政之前就与多位部长合作过。2011年当选议员之后直接当上部长,可见总理非常信任他。王瑞杰先担任教育部长,然后回到与老本行相关的财政部,还领导SG50庆祝活动和未来经济委员会等多个要职。他涉足的领域较宽广,演讲内容的深度和广度也相对比陈振声和王乙康要强。

48岁的陈振声是军人出身,与王瑞杰相比,他较少担任政府部门“一把手”经验,财经领域的历练明显不足。陈振声发表过好几场重要演讲,也被赋予维护政府政策的重任,如在民选总统保留制上发言。不过,给人的印象是,他虽然能够很好地归纳和阐述执政理念和国家未来挑战等“高大上”议题,但基本还是重复行动党政府的那一套老说辞,让人醍醐灌顶的新思维不算多。

王乙康在2011年的选举中落败,最大劣势是起步比其他两人慢了四年。不过,这位公务员出身的领跑者在2015年踏入政坛之前,已经涉及多个政府部门的工作,包括贸工部和劳动力发展局等,也担任过李显龙总理的首席私人秘书。从2000年至2003年在贸工部任职期间,曾担任新加坡和美国谈判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副首席谈判代表。

48岁的王乙康除了担任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兼国防部第二部长,也负责推动公共服务领域创新。在去年10月的一场演讲中,王乙康在谈到创新的迫切性时说,“主要的障碍其实是我们(指公务员)自己,也就是我们的机关以及所依循的根深蒂固的程序,官僚主义和害怕失败的文化。因为这些年来,我们做得很成功”,这番谈话可谓一语中的,让人耳目一新,就不知道公务员听不听得进去。

3)做好基层工作且形象亲民?

陈振声在这方面一枝独秀,他懂得用生活化的语言和小市民沟通,那个“kee chiu”(举手)的“兵仔”形象让人印象深刻。虽然至今在政治上的表现还有点“煮不熟”的稚嫩,但胜在形象够亲民。

陈振声在2011年当选国会议员之前是陆军总长,熟悉国防事务。从政之后,他先担任社会发展、青年及体育部代部长,并获委任为人协董事局委员之一,2015年被委派为总理公署部长并出任职总秘书长。职总和人协的工作让陈振声有机会深耕基层,了解民情,这是其他两位领跑者所欠缺的。陈振声和王瑞杰在2011年担任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陈振声隔年还兼负党职,受委为组织秘书并担任行青团主席。

同样是党组织秘书,王乙康在2017年1月的复选中才获增补为中委。据《联合早报》报道,他在2016年12月行动党中委会选举中,因票数不足而没有进入中委会。《联合晚报》曾引述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黄奕鹏分析称,中委选举显示个人在党内是否获得认可,若以增补形式进入中委,说明党内支持度有限。

虽然王乙康在2008年借调到全国职工总会担任助理秘书长,兼任职总就业与职能培训中心(e2i)主席,以及全国交通工友联合会和新加坡劳商职工联合会执行秘书,但他的“基层色彩”显然没有陈振声那么浓,也有人认为,从面相上看,王乙康的亲和力不太够。

至于王瑞杰,有本地政治观察员这么私下评价,“为人十分诚恳,基层联系也不错,但他其实更像是一位公务员首长的理想人选。”

4)有没有处理危机的经验?

危机事件考验领导人的智慧、知识、经验以及个人的心理因素等等。危机处理,是考验政治人物的最佳时刻。王瑞杰从2005年至2011年担任金融管理局局长,拥有丰富的政策制定经验,他也是三位领跑者当中,唯一真正有处理过危机的人选。

在领导金管局六年期间,王瑞杰经历了投资银行雷曼兄弟破产到美国国际集团(AIG)陷入财务危机后爆发的全球金融海啸。在王瑞杰的领导下,金管局针对棘手的危机制定了迅速有效的应对政策,维持了新元的稳定和银行体系的健全,引导新加坡走出金融风暴,英国《金融时报》集团出版的权威《银行家》杂志(The Banker)对他大为激赏,在2011年将年度“亚太区最佳中央银行行长”荣誉颁给他。

相较之下,陈振声和王乙康还未在“一把手”的位子上处理过危机。

Heng ah!Kee Chiu?还是左二代?

如果将三位总理人选当做商品来定位 ,红蚂蚁推断,王瑞杰是奢侈品,他相信是最获知识分子赞赏的“高档货”;陈振声是日用品,他相信是最获基层肯定的大众市场商品,王乙康介于两人之间,走的是稳定的中档路线。

“一陈两王”一直拒绝明确回应有关下一任总理人选的问题,而是强调“团队”和“集体”,但明眼人都知道,“储君”只能有一个,不可能“16龙治水,也不可能“3龙治水”。而且,时间确实不多了,如果今年的内阁改组和年底的行动党中委选举都还看不出明显的总理接班人,那恐怕连投资者的信心都会受影响。

一般认为,如果三人当中有一人在内阁改组时获擢升为副总理,那“真命天子”就是他。如果有多过一人获提拔为副总理,那今年底行动党中委选举后,受委出任党内更高领导职务的仁兄应该就是接班人。

我们的总理会是一个让全民大喊“Heng ah! ”的公务员首长型人物?还是高喊“kee chiu”的军队首长?还是一位老左的儿子呢?

一介草民只能在咖啡店里随便聊聊我们想要的总理人选。说话权还是落在那16位第四代核心成员。不过,相信大家也和红蚂蚁一样,心中早已认定,能不能得到现任总理的信任才是最关键的一票,大位接班人很大程度将由那“第17张票”来定夺。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