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选民会玩弃保吗?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5

尽管哈莉玛民望很高,选民对于民选总统“独立性”的期待,将是对她非常不利的因素。

最高法院上诉庭已经驳回了陈清木医生的上诉,下届总统选举保留给马来族群已成定局。体制所推崇的人选,自然是宣布参选意愿后请辞国会议长和退党的哈莉玛。体制外至今有两人表达参选意愿,他们是67岁的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以及62岁的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

选举局已经在6月核定新的选民册,预计在8月颁布选举令状(Writ of Election),之后还要等待当局确认参选人是否具备选举资格,待提名日后才能知道是否有得投票,所以至今还存在一些变数。

对执政党而言,最理想的当然是哈莉玛不战而胜。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沙里和法立的参选资格并不充分。两人都不符合“私人企业家的企业股东权益至少须达5亿元”的条件,必须等总统选举委员会酌情决定,要不要发出竞选资格证书。因此,哈莉玛自动当选的可能性相当大。

当然,作为修宪之后的第一次保留选举,如果出现自动当选的情况,各界观感如何,必然是当局要慎重考虑的因素。特别是马来社群内部,应该很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希望能够投下神圣的一票,选出自己心仪的人选出任国家元首。

所以,总统选举委员会通过沙里和法立参选资格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两人都获得参选资格的可能性尤其高,因为出现三角战必然分散反对票,增加哈莉玛的胜选机会。

沙里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就分析,约三成选民会投票给非执政党人选,而他的优势就是其独立性。他还指出:“支持行动党的人也有一大部分认为总统人选不应来自执政党”。法立也持同样的看法,《联合早报》引述他说,选民对独立总统的诉求“相当强烈”,而他的优势也在于他不来自执政党。

他们的观点有一定的事实根据。上一届总统选举的结果就是证明。2011年“政治新常态”出现了史无前例的总统选举四角战,四位候选人恰巧都姓陈。执政党所属意的陈庆炎博士,在四角战中仅获得35%的选票,比第二名的陈清木医生只高出0.34个百分点。换言之,希望总统与执政党保持政治距离的选民高达65%。尽管哈莉玛民望很高,选民对于民选总统“独立性”的期待,将是对她非常不利的因素。

如果出现三角战,虽然哈莉玛还是必须全力以赴,但是相对于一对一的选举,她的胜算应该还是不低的。所以,对于那些重视总统“独立性”的选民而言,如何确保自己的一票能够选出击败哈莉玛的候选人,就变得很重要了。这主要来自于上一届选举的经验,那些投给陈如斯和陈钦亮的选民,肯定会很懊恼自己的一票等同作废,因为这两个候选人根本就没有胜选的机会。他们从那次选举所汲取的教训是很清楚的:投给最可能获胜的人选,比投给自己喜欢的人选重要。

哈莉玛能否脱颖而出,端看弃保效应会否出现。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