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香港巴黎并列为全球最昂贵城市 这个第一你要吗?

更新:
2019年03月19日 21:37
全球最贵城市 新加坡连续6年蝉联第一宝座
新加坡、香港及巴黎并列全球最贵城市

新加坡连续6年蝉联榜首。

人人都想得第一,不知道蚁粉对今天新加坡又上榜的这个第一怎么看?

新加坡再度蝉联全球最贵城市冠军宝座。

由英国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集团旗下的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c Intellihence Unit)执行的《2019年全球生活成本调查报告》(Worldwide Cost of Living 2019)结果显示:

新加坡香港巴黎并列为全球生活成本最贵的城市。

诶,先别乱了方寸,报告里头的生活成本指的是全球外派人员生活成本,不是当地居民的生活成本,只不过报告的题目没有特别注明。(别自己吓自己……)

这是30多年来首次由三个城市并列榜首。

其中,新加坡已连续6年排名第一。香港在2016、17年两次排名全球第二,去年微降至第四,今年终于首次“荣登”全球并列第一。素以高昂生活费闻名的法国巴黎则自2003年以来长期占据前十大。

20190319 world cost of living table.png
2019年全球生活成本调查报告。(郭跃男制图)

《2019年全球生活成本调查报告》以美国纽约的生活成本(生活成本指数100)为基准,根据外派人员的生活方式,对比全球133个城市的160种产品和服务价格,包括食物、衣服、家庭用品、房租、交通、水电、私立学校、帮佣和娱乐活动等。

其中,西欧的非欧元区城市在这份榜单排行较高。瑞士的苏黎世(第四)、日内瓦(与日本大阪并列第五)和丹麦的哥本哈根(并列第七)都在前十名。与新加坡的香港并列第一的法国巴黎则是十大的唯一欧元国家。

亚洲方面有四个城市进入十大,包括新加坡(并列第一)、香港(并列第一)、日本大阪(并列第五)和韩国首尔(并列第七)。

20190319 Osaka_Districts-XL.jpg
位列前十名的四个亚洲国家中,日本的大阪榜上有名。(互联网)

美国两大城市纽约和洛杉矶分别并列第七与并列第十。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并列第十)是中东国家的唯一代表。

《2019年全球生活成本调查报告》作者斯拉夫查娃(Roxana Slavcheva)分析,三个城市同时入选第一,显示全球生活成本高昂的城市越来越相似,生活成本逐渐趋于一致是全球化的证明,也印证了这些城市的品味和购物模式趋同。她说道:

“即便在杂货价格相对便宜的地方,水电费或交通费也会推高整体生活成本。”

20190319 Roxana-headshot-Recovered.jpg
斯拉夫查娃指出全球生活成本较高的城市越来越相似。(经济学人智库)

英国智库“城市发展中心”(Centre for Cities)分析员布里奇告诉汤森路透基金会(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生活成本的提高通常由活跃的就业市场所驱动,因为这些城市以高额薪资吸引熟练技术劳工前往该地工作。因此,城市规划者往往必须提前计划,兴建更多房屋以使房价保持在可负担的程度,并使整体生活成本下降。

我国政府:新加坡没有那么贵

虽然大家都爱争第一,但相信没几个人会希望自己所在城市的生活成本是全球第一。

虽然我国在这份报告名列前茅,各位蚁粉先别慌。我国政府早在去年就曾跳出来缓颊,强调经济学人智库这份常年执行的年度调查报告主要面向各大企业的人力资源部门和国际移民(包含外籍劳工)。企业在分派员工至各国工作时,能参考这份报告并针对各国不同的生活成本指数做出相应的赔偿性措施。

20190319 expat.jpg
《2019年全球生活成本调查报告》以国际移民为对象。(海峡时报)

由通讯及新闻部管理的打假网站Factually提出三大点,驳斥这份调查报告并无法真实反应新加坡的家庭支出:

第一点、 报告的所有价格都是从该地货币转换至美元,因此排名会因为货币的浮动产生激烈的变动。

政府以经济学人智库2018年(在2017年执行调查的数据)的报告为例,强调从2004年至2016年新元兑美元已升值18%,因此以美元来计算物价水平,新加坡的生活成本自然攀高。换句话说,新加坡人只要赚的是新元,花的是新元,生活成本提高的状况自然不会像以美元计算那样夸张。

20190319 sgd.jpg
新元升值导致以美元计算的生活成本提高。(新明日报)

经济学人智库今年的调查报告也强调,美元走强导致美国两大城市纽约和洛杉矶在2019年的调查报告排名大跃进,五年前这两个城市仅排名并列第三十九,看来政府所言不虚?

第二点、经济学人智库的消费篮子(comsumption basket)所成列的商品及服务与一般新加坡人平常所购买的有所不同。

例如迎合外国人口味的菲力牛排和外国的国际报章。相对的,典型新加坡人的消费篮子里的鸡饭和本地报章等物品的价格通常比较便宜。

20190319 chic rice.JPG
政府表示,鸡饭的价格比较符合国情。(新明日报)

第三点、同样的商品及服务,经济学人智库调查的价格比新加坡人平常购买的价格还更高。

根据新加坡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所有经济学人智库调查的商品和服务中,我国有高达95%的商品和服务价格比经济学人智库报告声称的要低,其中40%的商品价格更是比经济学人智库列出的价格少一半。

20190319 egg.jpg
经济学人智库调查的日常必需品,例如鸡蛋的价格比新加坡市场的平均市价要高。(互联网)

Factually的结论就是:新加坡是生活最贵的城市,只针对外派到新加坡的人员而言,不能一概而论。

生活成本太低并非一件好事

话说回来,经济学人智库指出,生活成本过于低廉未必是一件好事。

其中在全球生活成本最便宜的两个城市,委内瑞拉的卡拉卡斯和叙利亚的大马士革常年面临政治动荡。正是这些不稳定因素,导致其经济衰退,进一步导致生活成本下探。换句话说,生活成本越便宜的城市通常也越不适合居住。

赚新元、花新元真的就能轻松过活了吗?

把视线拉回新加坡看看,如果蚁粉对于我国政府去年发出的那份解释声明不满意,红蚂蚁带大家一起用另一个角度来看看,赚新元,花新元的新加坡人在这几年的生活压力是否有提高?

《亚洲新闻台》报道,新加坡统计局去年公布的消费者指数(CPI),显示物价在2018年增长了0.4%。

然而经济学家指出,排除了住屋和私人交通费用的核心通胀率(core inflation)更能彰显真正新加坡真正的生活成本,住屋和私人交通费用在政府过去几年介入打压的情况下持续下降。

我国核心通胀率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增长1.5%和1.7%。这个数字看起来显示生活成本增加的程度并不严重。然而,魔鬼藏在细节里。其中,教育、食物、和医疗这三个与一般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领域在过去几年的成本皆大幅提升。

其中,教育领域的通胀率从2013年至今增加16.9%,食物价格自2013年以来增加约10%,医疗领域的通胀率也比2013年的数据增加8.5%。

20190319 education.jpg
本地教育费用近年来显著提高。(每日新闻)

以2018年来说,食物、水电费、医疗费用的提高,新加坡家庭收入最低的20%群体受到的冲击最大。

新加坡社科大学的经济学家特塞拉(Walter Theseira)告诉《亚洲新闻台》,以食物为例,降低物价例如食物的价格并不实际,因为低收入劳工也有很大一部分受雇于相关领域,降低价格会导致雇主为了节省成本而将成本转嫁到员工身上(例如不调涨薪资),造成恶性循环。他表示:

“我觉得我们应该将焦点放在低收入劳工,人为降低生活成本会影响到相关领域(例如餐饮业)的员工,相反的做出努力提高工资才是合理的做法。”

无论是总部远在英国的经济学人智库,或是冷冰冰的政府数据,是否能够完整呈现一般民众生活的切身体验?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一般民众的感受或许才是最真实的。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