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政府应对贫富差距不力,排名全球倒数第九

更新:
2018年10月09日 23:04
新加坡政府应对贫富差距不力
(商业时报)

终于有一个榜不是名列前茅了。

新加坡和尼日利亚、乌兹别克斯坦(Uzbekistan)、海地(Haiti)、乍得(Chad)、塞拉利昂(Sierra Leone)、不丹、马达加斯加、老挝和孟加拉这些国家都有什么共同点?

别说共同点了,许多人甚至一辈子都没有听过这些国家。

一项排名把它们连在了一起。总部设在英国的国际扶贫发展机构乐施会(Oxfam)今天(9日)发布的一项评价称,新加坡与上述国家一同被列为全球应对贫富差距表现最差的10个国家

在这项“承诺减少不平等指数(Commitment to Reducing Inequality Index,简称CRI)”中,垫底的是西非国家尼日利亚,新加坡则位居全球157个国家的第149位(也就是倒数第九)。

20181009_oxfamranking.JPG
(乐施会报告截图)

习惯在全球各大排行榜当尖子生的新加坡,这回几近吊车尾,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排名倒数的原因

据了解,新加坡去年在这项排行中位列第86位。就算不是名列前茅,但在没有发生巨大社会变化的一年内,新加坡从中游沦落为差生,别说是政府,确实让一些人大感惊讶。

一、税收政策对富人有利,对穷人不利

乐施会在报告中解释了我国“坠跌”的部分原因,是因为今年的评比参数中,新增了“有害的税收竞争(harmful tax practices)”部分,而我国在这个项目中表现全球最差(也就是157个国家中排名157位)。

怎么讲?乐施会给了一个例子。

“(尽管)新加坡将个人所得税增加2%,但对最高收入者的入税顶限税率维持在22%这一非常低的水平。”

报告批评新加坡等避税天堂,给予富人大量避税以及逃税(一字之差,很大区别)的机会与空间,导致政府减少了来自商业与个人数以千亿计的税务收入。这笔“损失”的税收,原本可以用在对抗不平等上。

这套“劫富济贫”的模式适用于高税收高福利国家,但要套用在以低税与亲商闻名于世的小红点身上,怪不得评分一落千丈了。

二、公共社会支出低于其他国家

除了税务,报告也指出,新加坡在公共社会支出上也不尽人意。自2017年以来,各国在教育、健康与社会保障这三大对抗不平等的关键领域的国家财政支出,已从43.15%上升至43.22%。

但我国在相关领域的支出只有39%,远低于韩国与泰国的50%,排名91位。

给你猜猜新加坡在哪方面做得最不足?答案竟是教育。报告认为,新加坡是在教育支出上缩幅最大的国家之一。

(红蚂蚁翻查了我国2018财政预算报告,教育部分的总支出为128.4亿元,低于2017年的129亿元,跌幅为0.47%)

三、保障劳工权利与最低工资的法律措施不足

这里套用报告的原话,“在劳工政策方面,新加坡没有针对女性的同酬或反歧视政策;关于强奸与性骚扰的法律不足;除了清洁工与安保人员外,没有针对工人的最低工资(保障)。”

所幸的是,这是我国在三大评价系数中表现最好的一项:第71位。

表现最好的国家

那么哪些国家在缩小贫富差距上做得最好?丹麦、德国和芬兰名列前三,前十名全是欧洲国家。

20181009_best.JPG
(乐施会报告截图)

日本是表现最好的亚洲国家,排名第11位。韩国(56位)和印尼(90位)则是受到肯定的国家之二,他们透过社会支出、税制和劳工权利政策,试图缓解不平等的情况。

其中韩国在去年将该国最低工资大幅跃升了16.4%,至每小时7530韩元(约为9.19新元)。

新加坡并非一无是处

乐施会的报告似乎把新加坡在处理贫富差距上的表现批得“体无完肤”,难道新加坡在这方面一无是处?

不是。

乐施会指出,新加坡连同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例如中国、泰国和缅甸等),将最多的公共开支用在公共住房(包括建造与维护)上。而政府加大对公共住房的投入,是缩减贫富差距最有力的手段之一。

毕竟对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国民来说,住房问题一直是压在他们头上的“大山”之一,在住房上花费过多,直接影响他们的可支配性收入。

另外,居住环境恶劣,也直接影响国民健康,从而影响收入。因此在乐施会看来,政府投资公共住房,远比花在教育、健康与社会保障上,更能有效降低收入不均所带来的危害。

我国政府回应:看看成效再说话

好啦,还是有可圈可点之处,可惜还是排倒数第九,挺难看的。

面对难堪的排名,我国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李智陞今天傍晚作出及时回应。

将两页长的文告总结出重点:这份报告假设高税收和高公共开支反映了政府对抗不平等的承诺,但不要只看我们的投入,请看成效。

李部长用数据(当然还有最爱的排行榜)说话:

  • 90%的新加坡人拥有自己的住房。就算是最贫困的10%的家庭,他们当中的84%是有房一族;
  • 政府只花国内生产总值的4.6%在医疗上。但经济学人智库评我们有全球第二好的医疗成效(healthcare outcome),世界卫生组织将我国医疗系统排名世界第六;
  • 国民出生时的预期寿命高过英国或是美国;婴儿死亡率也是世界最低之一;
  • 新加坡学生在全球学术测试中表现优异;
  • 新加坡没有最低工资,但有针对低收入者的收入资助,还有众多计划帮助他们提高劳动技能;
  • 新加坡中等及低收入家庭过去10年的收入增长为大多数同类型经济体中最快速的……

“我们(政府)旨在为人民谋取实际成果——良好的健康、教育、工作和住房——而不是满足一系列意识形态作祟的指标。”

至于乐施会的报告是否有所偏颇,我国政府的回应又是否有理有据?公道自在人心。

但乐施会报告中的主旨发人深省。它表示,解决不平等的问题并不取决于一个国家的财富,而是取决于政治意愿。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