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新加坡的厕所先生 为什么喜欢走遍世界和粪便打交道?

更新:
2019年04月26日 22:43
20190426toilet
走遍世界搞厕所,为的是什么?

这是一份屎命感。 

你知道新加坡有个厕所协会吗?红蚂蚁刚知道的时候也笑了,因为“厕所”两个字和正经八百的“协会”两个字加在一起就是有种违和感。

那你知道WTO吗?不是那个人人皆知的世界贸易组织,而是 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 (世界厕所组织)。他们的发起人都是同一个人——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沈锐华(Jack Sim)。

微信图片_20180716144948.jpg
(toilet.org)
微信图片_20180716144954.jpg
世界马桶组织的商标是蓝色的心形马桶盖。(WTO)

别看世界厕所组织名号略好笑,沈锐华背后的故事却让人敬佩。沈锐华从商后突然从事“厕所事业”,环游全世界只为让全球厕所危机得到关注和改善。

他与世界各地厕所的故事,已经被拍成一部纪录片即将在4月27日的加拿大多伦多国际纪录片节(Hot Docs )上映。了解电影里的故事前,先来看看厕所先生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够与厕所打交道20多年,并且把厕所当成自己的信仰。

厕所天天被你上,你还不愿意谈它?

天天上人家,还不愿意提人家,厕所该多伤心啊。

生活中,和“厕所”挂钩的一切都让人有点难以启齿,比如“粪便”、“排泄”、“腹泻”、“屎尿”等等一系列的单词都让人不想和它们挂钩。

世界上也什么先生都有,名号都是响亮亮的,比如什么健美先生啦,石油先生啦,赛车先生啦等等。

沈锐华偏偏要做“厕所先生”,并且完全不尴尬,还非常引以为傲,因为他身上对厕所有着深深的屎使命感,他就是要谈这个有味道,而且令人“闻之色变”的厕所问题。(不准笑,红蚂蚁看到厕所先生的故事到后面都泪目了)

“你不去谈论的东西,就无法使之进步,每一次我们拒绝讨论,问题就逐渐累积。” 沈锐华在2012年的台北TED演讲上如是说道。他指的就是厕所问题,不是一般的厕所问题,而是这些你我可能关注过或思考过的厕所问题,例如:

根据联合国卫生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全世界还有8.92亿的人口还在露天排便,这也造成了数以万计的疟疾相关死亡。

Screen-Shot-2017-07-13-at-1.00.41-PM-768x397.png
厕所排水系统普及度世界地图,深绿色为最普及(91%-100%),橘色为小于60%。(UNICEF)

他在演讲里提到,在非洲的贫民窟里,没有位置建厕所,所以都是去外面方便。他们都用塑料袋来解决,然后将塑料袋绑起来丢出去,这叫“飞行厕所”。

微信图片_20180716145001.jpg
(一席)

厕所先生说,自己当时在车里的时候一直听到塑料袋在“爆炸”,发出“砰砰砰”声。他说有大概半尺的大便在路上,还有小孩在路边玩。这里可能存在的风险就是,小孩可能会摸到大便,放进嘴里或揉入眼睛,就会导致生病或者死亡。

Screenshot (46).png
也有人沿路大小便,这侧男人用,另一边女人用。(TED 截图)

许多地方吃喝拉撒都在河里解决,河里的水因为粪便受到大量污染,完全不可饮用。他表示这些是用厕所和肥皂就能解决的问题,很多地方却无法避免。

2017年印度有一起让全世界关注的案子,“拉贾斯坦邦一位24岁的女子因丈夫拒绝在家中安装厕所而申请离婚”。你又想笑了?还真别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数据表明,印度有将近一半的人口都在户外露天场所解决大小便问题。

厕所先生也到了中国一些偏远地区,发现不少地方都有大房子大车,甚至有热水器、洗衣机和电视机,唯独没有厕所,所以,也不是买不起。

微信图片_20180716145007.jpg
(一席)
微信图片_20180716145019.jpg
不少人家的厕所还是长这个样子。厕所先生问大家,为什么不弄个抽水马桶?答复是:这里没人有抽水马桶。(一席)

看来有没有厕所,用不用厕所已经不仅是建不建得起的问题,其中还有对于厕所没有概念的问题。所以厕所先生除了助世界各地家庭建造一个厕所,也看到了宣传厕所的重要性。

不正经地解决这个正经的问题

和很多人一样,红蚂蚁每天都去厕所解决人生“大小问题”。在家里有感觉就在家上,路上尿急了在购物商场上,坐地铁坐到一半感觉来了还可以先下车上。方便到从没想过上面那些问题,也从没想把厕所相关课题拿上台面说,更没想过有这样的问题要解决。

厕所先生就不一样了。

厕所先生是个很有幽默感的人。

厕所先生在2001年发起了世界厕所组织,首要目标就是让厕所卫生问题受到关注和讨论。他说自己特地给世界厕所组织取名 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 (WTO),这恰好和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撞名,撞名还继续用,不怕被世界贸易组织告吗?厕所先生不但不怕,甚至还有点希望被告......

因为厕所先生打好了如意算盘,如果被告,那么就会上全世界新闻的头条,如果没有,当人说起世界贸易组织时就也有可能谈及世界厕所组织。“碰瓷”人家的两种后果,怎么都不亏啦。

厕所先生还和“同病相怜”的“避孕套先生”学习。

避孕套先生指的是米猜(Mechai Viravaidya)。20多年前,泰国一度陷入飙升的艾滋病案例危机,于是米猜开始宣导使用安全套的重要性,被称为“Condom King”(安全套王),“Mr Condom”(安全套先生)。他说米猜告诉他:

“不要太严肃,人们会嘲笑你。你也必须会嘲笑自己,逗大家笑,大家笑过之后,自然而然会开始对你后面要传达的东西感兴趣。”

asiaone.jpg
厕所先生平时为了宣传厕所,搞笑起来不遗余力。(AsiaOne)
Jack_Sim_633x444.jpg
用幽默的方式让更多人注意到他,从而让更多人关注世界厕所组织,一直是厕所先生的使命。(互联网)

果然幽默的力量让世界开始看见他。

2001年11月19日,世界厕所组织在新加坡博览中心举办了第一届世界厕所峰会(World Toilet Summit),吸引了韩国、印度、中国、日本等20多个国家的300多名代表参加,到了2013年,每年的11月19日已经正式被设立为“联合国世界厕所日”(UN World Toilet Day )。

微信图片_20180716145030-1.jpg
当时他邀请了新加坡环境部长,以及15个国家的相关官员。(一席)

有头脑地解决问题:让穷人也能用上厕所,用捐的行得通?

要捐马桶吗?

厕所先生发现,捐的话,很多人还是不会用,因为有马桶并没什么了不起,也不会让人有优越感,觉得马桶很酷。这样并不能从根本改变他们的看法和观念。

于是厕所先生据就去农村找最有条件的人来办厕所工厂,创立了Sanishop这个做厕所和卖厕所的连锁品牌。提供工作机会;培训他们怎么做马桶、怎么卖马桶、怎么做生意。

微信图片_20180716145141.jpg
这款马桶只要5美金,技术来自日本的一家公司,需要的用水量非常小。(一席)

有了马桶总得有人卖吧?于是那些最喜欢在村子里闲话家常的阿姨们(被厕所大王称为“有一种妇女是专门散布谣言的”),就被厕所大王盯上了,他觉得他们完全是做销售的人才,口才好,传播力大。厕所大王说每卖一个就给2到3块的美金,效果特别好。大妈们的口才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微信图片_20180716145144.jpg
厕所大王还说现在这些村子里的阿姨们赚了钱,婆媳关系也解决了。因为有钱就不用与婆婆吵架,还可以买东西送婆婆。(一席)

他也鼓励村长发起捐款,帮助实在负担不起的家庭购买厕所。Sanishop的这个经营模式厕所大王并不想独有,他希望能引起越多人复制越好,给大家一个“厕所可以赚钱”的观念,到最后“用有远见的商业模式终结贫穷”,而不是简单的捐给他们,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也到中国乡村建立了“彩虹校厕”,这是由新加坡人捐款,厕所先生筹款的一个项目,在河南洛阳等地方为学生建立厕所。

他观察到学生们上课的时候都是很优雅的:

微信图片_20180716145154.jpg
(一席)

但厕所却是这样的:

微信图片_20180716145156.jpg
厕所里都是苍蝇,孩子们还要清理。(一席)

于是他把厕所改建了一番,现在的厕所是冲水的,而且还很干净。

微信图片_20180716145159.jpg
小孩们的笑容就告诉大家一切啦。(一席)

厕所大王的头脑又来了:先不在别的地方建。建好了厕所别的学校看见会嫉妒,有竞争就会自动自发去改善厕所情况。

他幽默的拿自己老婆开涮:

“我们的方法是先让村民了解厕所的重要性。如果我们很正式地说厕所是卫生健康,说服力没有这么高,没有这么快。如果我们用时髦的做法,用恨跟妒忌,那就特别快。我知道这个,是因为我老婆一直要买 LV 就是因为恨跟妒忌。”

厕所大王是不是听起来蛮有生意头脑的?因为他以前就是个成功的商人。

人生短暂 做点有用的

你对于有钱人的概念是什么?可以买个公寓?可以天天吃海鲜也不用担心?可以度假一个月?对于厕所先生小时候来说,有钱意味着能用上冲水厕所。

厕所先生1957年出生在新加坡。直到他现在还清晰记得小时候上厕所的情景。

他描述道:“贫民窟有30到40户人家,共用4座公共厕所,不分男女。那个厕所就是一个桶,上面两块木板,人就蹲上去。每几天会更换一次新桶,新桶来的时候很干净,大家都争先去大便。几个钟头后,你再去,就很臭、很恐怖了,其他人的大便,厕纸,带血的卫生巾,小孩子肚里拉出来的虫,还有很大的、亮晶晶的苍蝇。”

哇,现在的人们应该很难想象吧?红蚂蚁回去过农村,亲眼见识过类似这样的粪坑,那几天红蚂蚁宁愿少吃点也拒绝去排便。因为万一大便不顺就要一直忍受粪坑里传来的难以描述的味道,还要担心大腿抽筋的问题,解决完还无可避免的还要和刚刚从身体里出来的条状物 say hi。

厕所生涯的开始 灵感取自国务资政吴作栋

厕所先生也不是出生就背负着“厕所神”所赋予的使命,他是人到中年后,才惊觉人生短暂,要做点有意义的事。

他曾先后建立过16家中小型公司,投资都颇成功。

当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波及新加坡时,手里的15套房产只剩下五套了。那年他40岁。这时候他发现:“我当时已经是衣食无忧,相对富足,已经到了可以自由选择生活方式的时候了,生活不必一成不变。”

他决定寻找生活新目标,于是从事心理热线辅导员,甚至修复过古建筑。

1998年时,他无意间看到时任总理的吴作栋在1996年提倡的,要把新加坡公厕清洁度变成衡量新加坡创造优雅生活的进展程度。

这番话让厕所先生有了灵感。

2005年他决定退休了,先是卖掉公司,然后买了五套房,一套自己住,一套妈妈住,还有三套出租。同一年,他也全身心投入“厕所事业”。

他最先注意到本地的女厕所总是大排长龙,于是有一天趁着没人就进去看一眼,发现里面不像男生厕那样,以占地面积不大的便斗为主,因此相同的面积内只能容纳更少人同时间上厕所。

他于是向政府建议,增加女厕所的面积和隔间的数量,相关法律不久后得到了修改。

The_Urgent_Run-24.jpg
(2014年,世界厕所组织举办了第一届“The Global Urgent Run”,时任人力部长林瑞生和参与者合照(左四))

厕所先生从我国出发,把改善厕所卫生的决心和善心发扬到全世界,在“厕所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他说“我获得了新的精神动力,感觉自由、精力充沛,这是在商业角逐时从来没有过的。”

红蚂蚁对厕所先生的敬佩油然而生,现在一点都不觉得“厕所先生”或“厕所协会”好笑。在TED的演讲中,他表示手机里有个软件,软件可以设定日期,他把年龄设定在80岁。

他说“如那天晚上11 点我就死掉了,那么我还有6864天就离开了,不到1000个周末,所以人的寿命是很短暂的。”

在这几千天的寿命里,他选择的是投身于一份能够改变世界、拯救生命的事业,做了个一般人无法轻易做的决定。

红蚂蚁从今天起会带着更多敬畏心上厕所的。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