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关卡厕所又脏又臭 马国导游痛批第二通道大塞:我心疼中国游客

更新:
2019年03月23日 15:08
新马第二通道又大塞 跳完广场舞这次换厕所出事
新马第二通道的马国关卡厕所太脏乱,马国导游拍照上网怒批。(制图 / 曾庆祥)

跳完广场舞,这次换厕所卫生纸大爆炸。

还记得前几天一群中国游客在新马第二通道的新山关卡前大跳广场舞吗?

广场舞的事发地点今天又有新闻了,一名相信也是马来西亚导游的面簿用户Ivy Chee控诉有中国旅游团在新马第二通道的马国关卡那边排了7个小时的队才顺利通关,声称他们沦落到在路边吃饭盒,并配上几张差点让红蚂蚁把午餐吐出来的厕所“美照”:

“大家来看看!今天你来到这样的国家。过关排队7个小时。没得吃晚餐。在这样的环境上厕所。客人拍了照片给我。马来西亚是这样的吗?如果你们的父母亲,家人出国是这样的情况你们心疼吗?大家都是人类。这些都是给国家带来经济收入的。我们导游们好心疼。”

红蚂蚁再次提醒各位蚁粉,千万别在吃饭的时候点进去,以免影响食欲。

马国网民意见分歧

从照片中可见马桶四周的地面堆满了卫生纸,正常情况下应该没有多少人愿意在这样的环境如厕。或许原PO劈头就骂“马来西亚”,让许多马国网民不满她将矛头指向马来西亚(没说清楚是政府当局还是马国人民),因此纷纷留言希望自清马国民众不会如此没道德:

“马来西亚人会把用过的纸丢进马桶,所以这厕所并不是马来西亚人的杰作。”

20190322 comment 1A.png


“本地人是不会把卫生纸丢(垃圾)桶的,说白了就难听。”

20190322 comment 3.png


有网友也对发布贴文的网友的用字感到不满,认为该面簿用户在影射厕所脏乱是马国人造成的,觉得她冒犯了马国人:

“怎么确定这些垃圾就是马来西亚人制造的呢?爱干净,人人有责。一开金口就说马来西亚这样,马来西亚那样。我可以直接辩解(理解)为你在责怪马来西亚人吗?那你觉得马来西亚应该是怎样的呢?”

20190322 comment 2.png


新马两地民众的如厕习惯和中国民众的使用习惯的确非常不同。新马一带的华人使用厕所后习惯用卫生纸,使用完后通常会直接将卫生纸丢进马桶冲走,至于马来人和印度人则通常用水清洗。因此,新山关卡的厕所出现了堆积如山的卫生纸让一些马国网民非常感冒,觉得罪魁祸首另有他人:

“不用怪厕所这样,一辆中国旅行团进去用后果就是如此,不要什么都说马来西亚的错。”

20190322 comment 1E.png


“……我是每天来回的马劳,平时不是游览车高峰期的时候,其实那里的厕所除了有一点点的尿臭味之外,是非常干净的……我们本地人的卫生观念是会把厕纸冲走而不是丢在地上。高峰期的时候……几百个人轮流用,给你10个cleaner(清洁人员)也弄不干净。”

20190322 comment 1H.png


说到激动处,也有马国网民开始分享自己亲眼见识到中国游客在马国关卡的恶行:

“……至于通关问题我就不敢评论,但是如果说新马人民怕输要快喜欢插队那么强国人(中国人)根本就更可怕,一直前胸贴后背的往前贴往前挤,上演灾难片一样,看过官员喊了也控制不住场面。导游请提醒他们要守规矩好好排队,才不会让官员不想他们先下车。”

20190322 comment 1G.png


“这是Tuas(大士)新山关口,我昨晚就在那里……你有去看看你的中国游客是如何的吗?官员和他们说话,他们说不知道……官员还学说中文来对他们说……厕所……你有问问你的旅客他们是如何用厕所吗?你只会拍照,但我全程都看到的是,他们用厕所把纸丢在洗手盆内,不是垃圾桶,用了补充水,我才要出来,就硬硬去拉我的门,拉行李撞到人还要凶我……”

20190322 comment 1I.png

由于本周刚好是新加坡学校假期,也有网民认为是旅行社没有好好规划行程,避开新马第二通道的尖峰时段。

“旅行社应该要很了解你们要去的地方有什么假期和任何几日,新柔两国的人民,个个都知道逢学校假期和清明节,过个关口都是这样的情况,几十年都已习惯了,为什么做个旅游团的带领人,要这样来故意丑化我们国家的一些国情……自己不做好功课还怪人家国家情况差。”

20190322 comment 8.png

“我很好奇旅行社是怎么安排的……上个礼拜五有走second link(第二通道)的人应该有看到,下班潮时间突然来个二三十辆巴士!拜五下午一定是塞到(9点)那样的,做么(为什么)还要安排二三十辆大巴在那个时间过关?”

20190322 comment 12.png


当然,网民也不是一面倒地将过错推给游客及旅行社,部分网友认为,马国关卡有关当局有必要为长时间塞车和厕所垃圾桶爆满导致卫生纸溢出的情况负责:


“很奇怪,为什么新国海关中国人也过,就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通关也不排长龙,厕所也没如此的脏乱啊!原来……是因为新国有20个柜台,开了18个;马来西亚有20个柜台,却只开了2个……新国厕所,有清洁人员在打扫;而马国的厕所要看见清洁人员打扫比阿婆中jackpot(中奖)还难!”
 

20190322 comment 2A.png


“现在的人理解能力有问题!别人说厕所脏,你就kia输(怕输)快快出来说不是你做的,别人说等了7个小事才通关,你没遇过,不代表没有……”
 

20190322 comment 2D.png

“说真的,海关卫生问题真的需要提高一下,那些cleaner都在干嘛?那些工作人员看到垃圾满到掉满地都可以无视。厕所更不用讲,真的一天只清一次就够吗?”

20190322 comment 2E.png

“其实我们把这问题放上来就是想让海关可以得到改善,大家都是马来西亚人,无论是游客或进出新加坡工作的人,我们都一样心疼……至于厕所问题,因为流(量)高所以要打扫密一点……我们针对的是政府的改善,绝对没有先入为主……我们应该团结一致让政府重视这问题而得到改善。”

20190322 comment 2F.png

网友争论不休,爆炸性的讯息量简直比厕所地面俯首皆是的卫生纸还要恐怖。

红蚂蚁这里稍微归纳一下,跟各位蚁粉理顺一下事情的脉络。相信原PO一开始贴出贴文,是希望能引起马国政府正视塞车问题。但或许用字不够谨慎,加上中国游客有太多得黑历史,导致整个议题逐渐失焦,演变成追究谁将厕所弄脏。

新马第二通道的塞车问题

塞车问题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新马边界的新柔长堤和第二通道,说是世上最繁忙的关卡也不为过。根据移民与关卡局提供的资料,每天至少有40万人使用新柔长体和第二通道,这个数字到了学校假期和公共假期,甚至会进一步攀升至43万人。

相对世界各国其他的陆路关卡,新马边境的情况比较特殊,为数众多的马国民众在新加坡工作,每日上下班时间大批往返新马两地的民众争相通关。换句话说,在繁忙时段多达7个小时才能通关,是的确有可能发生的。

20190322-sg-tuas-jam.jpg
长长的车龙在新马第二通道屡见不鲜。(图 / 互联网)

针对新马第二通道的使用情形,掌管马国柔佛州妇女发展及旅游事务的柔佛州行政议员廖彩彤指出,以现今使用新马第二通道的人流量来看,第二通道已不敷使用:

“马新第二通道已超出原有设计的负荷,人流量已超出5倍,即每一年1000万人次增加至5000万人次。”

20190322 custom.jpg
柔佛州行政议员廖彩彤在“广场舞”事件闹大后向马国移民厅当局了解情况。(图 / 廖彩彤面簿)

第二通道新山关卡的厕所卫生

人有三急,动辄塞上几小时的行程,游客难免需要在途中方便一下。中国游客或许真的不了解马国国情,不知道卫生纸是能够丢进马桶冲走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马国关卡当局如果以一般新马民众使用厕所的情况来安排厕所的清洁次数,难免会遇到清洁速度赶不上中国游客丢卫生纸速度的窘境。

有关当局或许可以考虑在公共厕所放上中国游客看得懂的华文公告,吁请他们将卫生纸丢入马桶冲走。而旅行社和负责带团的导游也应该提醒中国游客,在马国如厕有马国的玩法。

当然,如果真如部分网民所言,马国关卡的公厕几乎很少清洁人员在清理,那有关当局势必得安排更多人手,更频密地清理厕所。

平心而论,如果做到这个程度,厕所还是一样脏乱,那就不需要“心疼”这些游客了。但前提是,该做的还是得做。

作为一国的门户,如果留给游客是这种印象,恐怕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当别人最美的风景是人,可别让自己最“美”的风景是厕所的那般景象。

马国当局的处理态度

关卡大塞车已经不是新鲜事了。前几天中国大爷大妈忍受不了长时间的堵塞,跑下巴士活动筋骨,大跳广场舞的那个新闻再度使新马关卡塞车这个问题浮上台面。

马国一位旅游业者欧曼平在接受《中国报》采访时就说道:

“我亲耳听到中国游客说以为大马很先进,可是关卡却不如中国小城镇火车站,我很尴尬,也觉得丢脸。”

他认为新马第二通道马国关卡的软、硬体设施必须改善,各项设备、空间规划及官员素质都有待提升。

柔佛州行政议员廖彩彤表示,她已和关卡专案小组主席邹裕豪州议员进行讨论,后者已提呈建议和报告以改善关卡问题,希望相关情况能在马来西亚观光旅游年(2020年)前获得改善。

前往马国的中国游客逐年增加

不知道各位蚁粉是否还记得之前一则马国旅游人次不达标的新闻,根据马国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部长莫哈末丁可达比的说法,在新加坡游客人数减少的情况下,中国游客的人次在2018年逆势增长了17%。

相信没有哪一国政府会愿意拿石头砸自己的脚,跟钱过意不去。今天即使厕所不脏了,但如果塞车问题依旧,恐怕除了新加坡游客不愿前往,从新加坡出发前往的中国游客恐怕也会“有减无增”。

说到底,一切都是塞车惹得祸。

说到塞车问题,马国首相马哈迪前几天再次提起第三条新马大桥。不过,红蚂蚁听说还有一个舒缓堵塞问题的好方法:

“所以新柔地铁的进度到哪里了?(敲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