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先贤 也别忘了为国捐躯的忠烈

更新:
2019年01月25日 12:50
学会感恩。
全职国民服役士兵刘凯在野外军训中意外丧命,国防部于2018年11月6日为刘凯举行军事丧礼。(联合晚报)

学会感恩。

艺人冯伟衷在新西兰参加战备军人军训意外身亡,引起了社会的关注,也再度引发了国防部军训安全的议论。当局已经成立调查委员会,在所有的事实公布之前,猜测性的讨论没有太大意义。这里呼吁国防部保持透明,公布所有相关细节,以免社会舆论以讹传讹,反而伤害了国人对国民服役制度的支持。

在悲伤之余,我觉得我们或许应该开始讨论该如何表达对保家卫国的同胞的敬意了。国民服役军人不但贡献自己的青春,更冒着伤亡的风险,不断训练来维持战斗力。所以,对于那些在服役或军训期间死亡的同胞,我们应该视同他们在战场上为国捐躯。就是因为他们的付出,新加坡才不必面对战争的威胁。

学会感恩。
位于台北圆山的国民革命忠烈祠,由中央政府负责,纪念为国捐躯的军人、警察和普通人民。(互联网)

一个重视集体记忆的社会,才是一个懂得感恩,有凝聚力的社会。这些为国捐躯的同胞,是新加坡历史的重要部分,必须通过公开且永久性的形式去纪念他们。设立类似台湾忠烈祠的制度,是值得探讨的做法。

台湾忠烈祠纪念的是为国捐躯的军人、警察和普通人民。除了台北的由中央政府负责的忠烈祠,各县也都有自己的忠烈祠。这表现的是一种敦厚的饮水思源的道德情怀。尽管存在二战责任的争议,日本的靖国神社也扮演了类似的角色。

学会感恩。
日本的靖国神社。(法新社)

不只是东方社会如此,美国的阿灵顿国家公墓也是忠烈祠的一种。阿灵顿国家公墓位于五角大楼旁边,1864年6月15日开始作为军人公墓使用。那是在美国历史上最惨烈的内战发生期间建立的,至今安葬了自南北战争以来,为国家牺牲的军人。

学会感恩。
美国的阿灵顿国家公墓。(新华社)

德国的新崗哨(Neue Wache)也是忠烈祠的一种,现在全名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战争與暴政牺牲者纪念馆”,位于首都柏林。这座建筑原本是作为王室卫队的岗哨使用,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废除君主制,1931年起改用来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阵亡的普魯士军人,并且有军人站岗和换岗仪式,延续至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分裂为东西两部,新崗哨位于东柏林,由东德政府接管并在1960年修复,辟为“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受害者纪念馆”。德国统一后,1993年新岗哨被重修并更名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战争與暴政牺牲者纪念馆”,继续了卫兵换岗仪式。

学会感恩。
德国的新崗哨。(互联网)

我国计划兴建的先贤纪念馆,不妨加入这部分元素,把建国以来穿军服牺牲的人员,无论是国民服役、战备或现役军人,通过放置遗照、刻画姓名的方式,供奉在馆内,供国人悼念,并且在国庆日的重大日子举行公祭仪式纪念。我认为这是国家宣示国防重要性的一种方式。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