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再出意外 死者姐姐:我弟弟是为国捐躯!

更新:
2018年11月05日 22:08
军训时意外身亡的刘凯
上周六11月3日参加野外军训时遭致命事故身亡的22岁国民服役人员刘凯。(国防部提供)

让刘凯能看看最后一眼这个国家的人民。

夫妇俩出国返回新加坡,买好礼物准备在11月3日等小儿子回家为这个月1号和3号生日的大女儿和二女儿庆生。

“结果,3号我等刘凯回来,3号是他的姐姐生日嘛,结果3号出了这个意外,很不幸的,姐姐的生日变成他的忌日。”

强忍悲恸发言的是上周六11月3日参加野外军训时遭致命事故身亡的22岁国民服役人员刘凯的父亲。刘爸爸(52岁)今天下午在新加坡国防部安排的记者会上不胜唏嘘地告诉本地媒体,自己在中国的那10多天都没与儿子通过电话说上一句话,没想到返回新加坡后,竟永永远远无法再与儿子说上话。

Liu Kai Father and sister.jpg
刘爸爸(52岁)与二女儿刘虹(24岁)在记者会上强忍着悲恸,冷静地接受媒体采访。(新明日报)

刘爸爸告诉《联合晚报》,他们是在11月3日上午11时许接到国防部来电,告知儿子出了意外,不过当时在电话上并没说明意外的细节。他起初还以为儿子骨折,直到抵达医院后才知道儿子不治身亡。当时,他问在场官员儿子究竟发生什么事,对方只表示一切还在调查中。直到傍晚,他们全家才通过社交媒体得知儿子是在军训中遇车祸。

国防部是在11月3日下午5时许在面簿上发文告说,这起致命事故发生在惹兰慕莱(Jalan Murai)军训区。死者刘凯是西区运输中心的一名运输操作员(transport operator)。刘凯上午10时10分驾驶一辆路虎(Land Rover)车参与野外训练时,一辆Bionix步兵战车突然倒退撞上刘凯的路虎车。

文告指刘凯当场昏迷,在场的医务兵也立即展开抢救。军用救护车及民防部队在上午10时17分接获通报,于13分钟后抵达现场。医务人员在上午10时35分宣告刘凯重伤不治。

国防部在文告中也说,在这个悲伤的时期,陆军将为刘凯的家人提供援助与支持。陆军也在今天追授刘凯一等中士的军衔。此外,警方也正在调查这起事故,独立调查委员会(COI)也会调查事故导因。为确保适当的安全措施都到位,陆军已立即暂停所有军训。

coa.jpg
陆军总长吴仕豪准将今天受访时说:“直到所有检讨工作和复习演练确认到位后,停训令才会解除,让演习继续。”(联合早报)

陆军总长吴仕豪准将今天受访时也确认,陆军已暂停所有海内外军训,包括目前在澳大利亚进行的军演,直到确认所有安全措施到位为止。他说:“直到所有检讨工作和复习演练确认到位后,停训令才会解除,让演习继续。”

陆军在军训暂停期间,将要求所有士兵熟悉相关军事装备的操作演练,军车驾驶员的演练也包括倒退时的安全步骤。在长官和教官层面,军方也要求他们确保监督得当,所有训练安全进行。

事发照片网上疯传

意外发生后,网上疯传一张被指为事发现场的照片。照片显示,一辆属于武装部队的战车,压在另一辆同样带有武装部队车牌的车辆上方。被压的车辆大半个车身几乎被压扁。网上资料显示,Bionix战车的重量至少达23吨,路虎车的重量约1吨左右,根本承受不了“巨无霸”战车的碾压。

bionix and land rover.jpg
(互联网)

刘爸爸今天在记者会上说,儿子是他的骄傲。“他是我的好孩子。他如今为国牺牲,相信警方会给公正的交代。”

有鉴于父母都过于伤心,二姐刘虹(24岁)在记者会上成了家属发言人。她透露,51岁的母亲在得知小弟刘凯出事后,数度哭得昏倒过去,加上母亲今年四五月间被诊断罹患甲状腺癌,身体目前虽在康复当中,情绪却十分不稳定,刘虹恳请媒体不要去骚扰她母亲。

刘虹在记者会上也代表家人发言说:

“身为一名姐姐,身为一个父亲,身为他(刘凯)的家属,我们都很为他能够为国捐躯,为国牺牲,感到非常光荣。所以我们相信国防部,独立调查委员会还有警方,他们会给我们公正的交待。”

据《联合晚报》和《新明日报》报道,刘凯的父母来自中国福建省,1992年前来新加坡工作,父亲目前是建筑设计公司的管理层。刘凯是在9岁时被接来新加坡念小学一年级。他们一家人目前都是新加坡永久居民,也是浸信会基督教徒。

二姐刘虹在记者会上透露:

“在发生这件事之前,我们都在申请成为新加坡公民,可是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刘凯是真的希望真正成为新加坡的一分子,(可以)代表新加坡。”

永久居民也必须服兵役

在新加坡的国民服役征召法令下,凡年满18岁的新加坡男性公民和永久居民,在接获入伍通知后,都必须履行国民服役的义务。据《早报星期天》报道,毕业于南洋初级学院的刘凯是在今年四月应召入伍。

刘爸爸告诉《联合晚报》,成绩不错的刘凯准备退伍后念大学,他说,儿子很乖很孝顺,出门时都会叮咛他们照顾自己,妻子非常疼爱儿子,妻子手机上的WhatsApp账户也放了母子俩的合照。

Press Conference at wake.jpg
记者会今天在停丧处举行。(新明日报)

当媒体问及刘凯生前是个什么样的人时,刘虹哽咽着说:“我弟弟在教会里面很关心兄弟姐妹,他不单单去参加每周的敬拜,而且他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还打算请假去泰北贫困地区做义工宣教,帮助更多可怜的孩子。

“他在学校里面读书也很用功,不单单是监督自己要好好读书,每天读到三更半夜,平时也会帮助同学们复习功课,分享他的笔记。在课外活动方面,他也是非常积极地参加,比如说Charity Run(慈善义跑)。他是一个很热心很善良的孩子。

“在部队里面的时候,我非常为他感到骄傲,因为他的军友们都很喜欢他。他平时在训练的时候吃苦耐劳,没有任何抱怨,所以他的军友们都以他为榜样。”

刘虹还说,弟弟其实已经收到新加坡管理大学的入学通知,父母把期望寄托在弟弟身上。她一度也指望弟弟日后能照顾父母。她说,虽然国防部表示会负责弟弟的丧礼,也会给予他们一笔保险金,但家人还是希望国防部能彻查此案,让有疏失的人受到严惩。“这类悲剧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希望当局加强安全措施,避免事件重演。”

14个月内发生三起服役人员军训死亡事件

据《海峡时报》报道,这是新加坡在过去14个月内,第三次发生服役人员在军训演习时死亡,也是第二次发生涉及Bionix战车的致命事故。

去年9月在澳大利亚演习中,21岁的曾宪正三级上士驾驶的Boinix战车的夜视装置失灵,为避免让“敌军”发现,他决定不开灯继续演习。在黑暗中驶入陡峭且布满大石块的地区时,战车卡在大石块上,当时曾宪正坐在战车的舱口上指挥驾驶员倒车。战车突然翻车时他被抛出车外伤重身亡。

今年4月,第一精卫营士兵李函轩在勿洛军营参加八公里快步行军后出现热损伤症状,送院抢救约两星期后不治身亡。

意外事件频频发生,网民纷纷声援刘凯和家属吁请国防部彻查事件。诚如这名网民所说,父母含辛茹苦将孩子拉扯大,谁都不想失去爱儿,经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想必刘凯的两名姐姐今后再也不会有心情庆祝生日了。

wake.jpg
亲友和军友在停丧处拜别刘凯。(海峡时报)

刘虹表示,他们一家人决定召开记者会,

“就是希望全国人民,Singapore Citizens,希望你们能来参加刘凯的丧礼,参加明天的出殡,让刘凯呢,能看看最后一眼,这个国家的人民。” 

停丧处:Block 787D, Woodlands Crescent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