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达曼加税论 民主不可承受之重

更新:
2018年01月31日 13:42
尚达曼
尚达曼接受《海峡时报》采访。(海峡时报)

不债留子孙,体现了新加坡政治“不民主”的一面。

新一年财政预算案将近,为了给民众打加税的心理预防针,政府要员近日接连放话,强调加税之必要性。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接受英文报《海峡时报》专访,再度提醒新加坡人必须准备接受加税的事实。

加税的理由很简单——随着人口老化,医疗支出必然占政府财政越来越大的比重。此前,另一名统筹国家安全的副总理张志贤也透露,政府在医疗方面的支出,预料将在几年内超越教育支出。这是因为新加坡65岁或以上的公民目前约有50万人,这个数字到了2030年预料将倍增至约90万人。

file6u4r5prrkb4n5f8sjfj.jpg
流动医生在社区为老人提供医疗服务。(联合早报)

为新政府“挡箭” 现任领导交班前先加税?

新加坡政策研究所(IPS)最近的调查却显示,有近四成国人不支持靠加税来应付更高的社会开支。这应该是内阁资深部长不断强调加税之必要性的大背景。有理由相信,随着第四代领导人接班在即,由李显龙领导的现政府或许有意为新政府“挡箭”,在交班前先落实这个不讨好的决策。

尚达曼列举发达国家的例子,说明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西欧国家的平均个人所得税是21%、消费税是22%;法国和德国用在医疗保健的薪金税是15%;实行全民医疗制度的芬兰个人所得税是51.6%。从另一个角度,在实行全民医药保险的日本,求医的次数是其他发达国家的三倍、住院时期比其他发达国家多出两三倍。

尚达曼指出,多数民主国家希望为选民提供更多福利,却不愿承认这么做有必要加税,这是个"根本难题"。"要不加税又能提供更多福利,唯一的方法就是举债,把负担留给下一代。"他坚信新加坡必须避免债留子孙。

避免债留子孙 体现政治“不民主”的一面

这正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所不可承受之重。研究民主体制的学者已经得出共识,认为体制最大的缺点,是排除甚至伤害了缺乏投票权的人的利益。一个显著的例子是,同样是出国打工,在香港的菲律宾女佣所获得的福利,比在新加坡的菲律宾女佣优越得多。这是因为香港不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政府可以根据其他的标准,包括人道主义原则,来制定政策。新加坡政府宁可不去得罪有投票权的雇主,也不愿意提高没有投票权的女佣的福利。

除了没有投票权的外人,一人一票的大众民主制度也不大考虑没有投票权的青少年的权利,更别说还没有出世的下一代人的权利了。一个显著的例子就是全球暖化的威胁。尽管科学家已经证明,若人类再不改变目前的高消费生活习惯,地球资源耗损,特别是碳排放持续导致气温升高,北极冰融化,海平面上升,所带来的灾难将是灭绝性的。可是美国政府硬是否认全球暖化现象,美国消费者也拒绝减少浪费。因为当代人的自私自利,表现在选举结果上就是只考虑当下的短期利益,自我的享乐,而不会去顾虑下一代的生存困境。呼吁选民牺牲眼前利益,为未来人类着想的从政者,在目前的民主制度下是很难当选的。

大众民主制度的另一个弊端则是不尊重历史传统。这同样是因为政治游戏设计侧重于保护自私、短视的选民利益。以经历数千年历史的婚姻制度为例,就因为现代人为了满足自我欲望的实现,而投票改变这个保护男女结合,组织家庭培育下一代的人文制度,变成同性也可以结婚,再去借胎生育或借精生育。

从大众民主不尊重没有投票权者的利益这一点,新加坡的政治制度尽管有一人一票的形式,政府却因为建国以来所建立的威权传统,而还没有屈服于选民的短期利益。尚达曼能够说出不债留子孙的原则,且身体力行,要求拥有选票的当代人为自己当前和即将利用而增加的医疗支出买单,就体现了新加坡政治“不民主”的一面——可是这到底是坏还是好,人们必须跳脱意识形态的束缚去深入思考。

随着选民老龄化 财政安排或将越来越“民主”

老人家在乐龄活动中心看电视。(新明日报).jpg
乐龄人士聚集在活动中心观看电视。(新明日报)

可是,只要是一人一票的体制,就无法避免及时行乐的政治压力。近四成国人不支持靠加税来应付更高的社会开支,只是一个开端。随着人口老化,在增加医疗支出这个课题上,年长选民和年轻选民的利益必然越来越对立,反对加税的正是还年富力壮的纳税人。可是老人家手中也有一票,随着他们占选民人口比例的上升,政府最终还是无法忽视他们的需求——应当说,现在已经开始感受到他们的政治施压了。

所以到头来,新加坡的财政安排或许会越来越“民主”——这是好还是坏,就只能由事实去检验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