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杰的“总理级”演讲暗示要增税 网民超不爽

更新:
2017年12月06日 21:29
ST
《海峡时报》全球展望论坛演讲(海峡时报)

如何重拾民众对政府的信心和信任,这是第四代核心领导成员在坐上大位之前,必须交出的考卷。

财政部长王瑞杰在北京发表关于新中关系的“外交级”高度演讲之后,昨天在一场论坛上发表了一场接近“总理级”广度的演讲。

虽然都是老生常谈的议题,但从内政到外交、财政与非财政等等方面的治国方针都谈到。王部长在这场《海峡时报》全球前景论坛的演讲及答问内容包括:暗示政府将增税、重申国家储备不可随便动用,强调清晰价值观、良治与好领导,以及新加坡与中国及亚细安的合作机遇。

一个“税”字不提 但谈的就是税

怎么样?听起来就像是一场总理或副总理级的演讲吧。红蚂蚁根据《海峡时报》和《联合早报》的报道,整理了一下这位潜在的未来总理或副总理人选的演讲重点:

一、新加坡要成功迈向未来,就必须“维持财务可持续性”。随着财政开支增长,收入增长放缓,政府有必要探索其他提高税收的方法。

政治人物演讲就要有这个范儿,一个“税”字不提,还用了维持“财务可持续性”这么一个拗口又学理的表述,大白话就是迟早要加税嘛。所以以此类推,红蚂蚁能想到的是,想睡觉的高级表述叫,维持“免疫系统可持续性”,想运动的另一说法是,维持“血液循环可持续性”,想上厕所的另一优雅说辞是,维持“消化系统可持续性”。

二、新加坡银行首席经济师杰拉姆(Richard Jerram)提问,为何政府增税讨论中,没考虑到动用国家庞大储备金?王瑞杰回应说,累积国家储备金让我国经济能长期保持稳定,并顺利渡过许多经济体无法克服的经济危机。然而,这笔储备金来自于我国前几代领导人的审慎财政政策,也是政府多年一点一滴积累而成。即使我国财政支出增加,也不应轻易动用这笔储备金。

老调子。反正意思就是,老祖宗留下的家产不乱用,这是一条人民行动党政府作为大掌柜一定要遵守的理财戒律,再辛苦也只能由当下还活着的子子孙孙扛过去,大不了就是加消费税(GST)。所以,明白为什么新加坡人普遍那么怕输怕死了吗?这是政府长期带头灌输的价值观,几代人受教。

113edf98-2299-4774-95eb-925365ccac6f.jpg
(海峡时报)

互信很重要 王瑞杰:各级领导人须公开与民众沟通

三、部长强调我们需具备三大要素以帮助新加坡适应一个复杂、多面和快变的未来:(一)清晰的价值观;(二)良治与好领导;(三)在国内与国内都建立互信。展开来谈,部长的意思是,新加坡必须打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各级领导人必须公开与民众沟通以建立互信,否则社会将变成一盘散沙又十分内视,最终导致失去适应和创新的能力。作为小国,要继续保持开放,从国际化中获益。

部长的这一段演讲可以浓缩成六个关键词:公平、公正、良治、沟通、互信、开放。

钱是怎么花的,请说清楚

红蚂蚁认为,这六大关键词串起来可以这么解读:在人民行动党政治的良治下,增税也避无可避,那政府要与民众沟通清楚的是,钱是怎么花的,把项目和开支都清楚列明,同时把国家储备的投资账目讲明白。不要让民众担忧这里头可能有些什么洞洞坑坑的,这样才能建立官民之间的互信,让民众相信政府是要带领我们迈向一个更公平公正及开放的社会。

四、王部长不久前刚去中国访问,他说,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创新举措将给新加坡带来更多机会。新加坡明年将是亚细安轮值主席国,部长认为,主要工作是促进各成员国之间的贸易与投资,同时也与其他伙伴国如日本和印度加强合作。

网民:为何部长不能减薪?

演讲重点有至少四方面。上网一看,果然就是部长暗示政府要增税那一点,最受网民关注,也几乎被网民骂翻了。交税和死亡是人生无法避免的两件大事,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但要民众从钱包里掏更多钱,大家肯定还是要“哭父哭母”,这是人之常情。

网民的反应大致是这样的:为何政府只是一味地想开源,一味想增税,就不能节流吗?政府花了4500万元建造廉价航空搭客大厦后,只用了六年就拆掉,然后再花了9亿8500万元去打造樟宜机场第四搭客大厦,这不是浪费钱吗?还有,政府在2014年推出“建国一代”配套,让乐龄人士享受包括医药津贴在内的各种优惠,但不管是百万富翁或一房式穷人都能享受津贴,政府这样是不是也太慷慨了?

然后,网民又质疑,为何部长就不能减薪?这当然是情绪性的发泄,我们能要求部长减几次薪水呢?红蚂蚁认为,根本问题还是把账说清楚最重要,新加坡人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反正大家早知道,政府要增税谁要阻止不了,让大家知道钱都花在哪里,有没有用在刀口上,民众心里有个底就好办多了。

网民:从民选总统“保留制”开始就对政府失信心

有网民还借题发挥说,从民选总统“保留制”开始,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就开始递减,接着地铁莫名其妙地多次“中邪”,又存在企业文化问题的毒瘤长期切不掉,现在政府又说要加税。所以,王部长谈的几个重要元素,本来都是政府手上的好牌,但现在全部烂了。

“还我旧PAP”

网上看到一句最够力、最反讽的评语是:“还我旧PAP。”

红蚂蚁的感觉是,一旦有人感叹“还我旧山河”,有人开始怀旧、开始大谈“初心”,也就意味着问题严重了。要重拾民众信心,就只能沟通沟通再沟通,即使这样都未必有效。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卖膏药”工作交到王部长手中,让他给选民打好心理预防针,不能不说是对部长的一大考验。咖啡店一群阿伯都说了,明年的财政预算,大家都在等着看,等着骂。

接下“卖膏药”工作 王部长“复活”了

当然,我们都知道,王部长虽然大病过一场,但仍然拼劲十足,完全不像是个生过病的人,从今年起已经回复出国访问的行程,还随总理到访中美这两个大国去,也开始恢复到基层走透透了。

我们也都知道,在《李光耀观天下》一书中,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点名称赞王部长,说是他“遇过最好的首席私人秘书”。李光耀说,“可惜他的个子不大,这在群众大会时会有影响,但他是我合作过的公务员中,头脑最好的其中之一。”王瑞杰曾于1997年至2000年担任李资政的首席私人秘书,他在应邀成为行动党候选人之前,是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局长。

确实,在群众大会发表演讲时,个子不够高大,在气势上会吃点亏,但别忘了,中共已故领导人邓小平也是矮个子,但人家可是带领中国走向改革开放的关键人物。

20171127_WTW.jpg
(谢静怡制图)

毫无疑问的,在总理接班人选的竞逐赛中,这位56岁、中风过的王部长已经“复活”了,战斗力不比40多岁的陈振声和王乙康差。如何给民众做好增税的心理准备,不管是下一届选举前或选举后宣布,如何带领民众渡过经济转型的艰难时刻,重拾民众对政府的信心和信任,这都是第四代核心领导成员在坐上大位之前,必须交出的考卷。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