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总理“败部复活” 直击增税烫手山芋 但未见治国新思维

更新:
2017年12月11日 13:13
Heng Swee Kiat at ST Forum
财政部长王瑞杰最近在《海峡时报》全球前景论坛的演讲和答问都暗示着增加税收。(海峡时报)

新加坡已经到了紧要关头的十字路口。如果不动用储备金去解决问题,基本上等于否定了储备金的目的。

财政部长王瑞杰在北京发表关于新中关系的演讲,接着又在《海峡时报》全球前景论坛的演讲和答问,更针对国家未来的愿景和挑战,虽然多属老生常谈,但被沈泽玮形容为展现“总理级”高度和广度,特别是王瑞杰不怕得罪选民,再次暗示加税,让人刮目相看。

就加税立场积极发言 王瑞杰有望加分

此前的发病,一度让有望问鼎总理宝座的王瑞杰星光暗淡,但从他最近一连串的表现,显然他的健康非但已经不是问题,在心态上似乎也展现积极性。他不回避政府需要加税的立场,公开代表政府接连就此发言,有望建立在内阁同僚中的威望。如果建国总理李光耀所设定的传统没变,新任总理是由内阁同僚公推的。

加税是不可避免的事,各项基础建设还在持续,特别是新地铁线和樟宜机场第五航厦等工程,所需要的支出都必须筹措财源。此外,各类社会福利支出,尤其人口老化对公共医疗资源需求的增加,都会对财政预算造成压力。王瑞杰就指出,医疗开支在未来三年将增加30亿元,达到130亿元。这些提醒,都是在为山雨欲来的加税给民众做心理准备。

加税不可避免 争议点是如何加

然而“魔鬼藏在细节里”,就算国人最终接受了加税的必要性,如何加也一定会成为争议点。政府目前是要把征收消费税扩大到网上交易,接下来可能取消网上交易额少于400元免消费税的优待。但至今还不清楚这将带来多少税收,是不是足够应付不断增加的开支。所以,包括主流媒体在内都在猜测政府或会提高7%的消费税——在发达国家当中,7%消费税算是少的了,丹麦的就高达25%。

消费税属累退税 对穷人不公

另一个争议点在于,尽管政府一再强调消费税的好处——让外国人也必须缴税、富人的大宗消费占据消费税收入的高比重、消费税回扣能部分抵消对低收入者的冲击——消费税在性质上毕竟属于累退税(regressive tax),对穷人不公。批评者指出,政府更应该考虑对富人增税,包括对买卖股票或金融产品所得的资本利得税(Capital Gains Tax),或者恢复在2008年取消的遗产税。政府的辩护是要吸引更多富人来新加坡创造就业机会,就不能对他们征税太狠。握有选票的一般人能否接受这个说法,恐怕值得政府三思。

政府像是守财奴 舍不得动国家储备金

另外,由政府投资公司和淡马锡控股所管理的庞大国家储备金,是质疑加税者不时拿出来批评的对象。他们认为,政府对待国家储备金的态度,已经几乎守财奴的程度。除了“分水岭大选”后于2014年提出的总值90亿元的“建国一代配套”,政府对动用储备的舍不得,一直遭到诟病。

王瑞杰基本上也继承了这种态度。他说:"我们不要把世界局势发展视为理所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为下一代留下更多财富资源,让他们的未来更有保障。"

这么做的理由,外界也耳熟能详:这笔储备金来自于我国前几代领导人的审慎财政政策,也是政府多年一点一滴积累而成。即使我国财政支出增加,也不应轻易动用这笔储备金。

大家都明白,除了人口以及相对优良的地理位置,新加坡没有其他战略资源,所以国家储备金是攸关国家生死的资产,非到紧要关头不轻易动用。可是,在某种程度上,新加坡已经到了这个紧要关头的十字路口。可以说,如果不动用储备金去解决问题,基本上等于否定了储备金的目的。

空有一大笔钱 亲生子孙却花不了

人口老化自不必说,这是众多发达国家共同出现的现象,但出生率低迷,却危及国家的未来。这不是能够用输入新移民来解决的,必须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愿意多生育。年轻一代不愿意生育,除了因为生活压力大、生活费高、教育竞争激烈,也是因为对前途缺乏安定感。他们远没有父辈那么乐观。

其中的原因当然很多,但对个人生活现状以及对未来的悲观,恐怕是他们不愿意生育或多生育的重要原因。政府因而有责任投入资源,为年轻人创造一个有相对安全感的环境,鼓励他们生儿育女。否则,空有一大笔钱却没有亲生子孙去花,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裳?这个潜在危机,不知“准总理”准备去面对了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