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应用parking.sg背后的故事 李家第三代告诉你

更新:
2018年04月16日 19:52
li hongyi
parking.sg应用是由政府科技局的团队开发的。(GovTech网站)

猜猜哪个是李鸿毅?

相信不少驾车人士都用过数码停车应用parking.sg,但很少人知道带头开发这个手机应用的人“身份特殊”。

没错,就是李显龙总理和夫人何晶的儿子李鸿毅。

li hongyi.jpg
后排中间那位就是李鸿毅。(GovTech网站)

李鸿毅怎么和数码停车应用扯上关系呢?因为他是政府科技局(GovTech)政府数码服务数据科学署副署长,而parking.sg就是由市区重建局、建屋发展局和政府科技局合作开发的。

parking.sg好用 不怕中“三万”

parking.sg去年十月推出,向来喜欢用现款交易的红蚂蚁今年才被迫使用,因为有一次停好车才发现,车内的纸制固本用完了,附近又不见有任何小店铺有卖。没办法,硬着头皮下载软件,输入个人信息和信用卡号,试试看。结果,使用经验很愉快,红蚂蚁很快就移情别恋,和那落后的纸制固本说拜拜。

parking sg.jpg
parking.sg数码停车应用让用户通过手机等移动设备,在全岛1100个公共停车场支付停车费。(联合早报)

现在,即使车子停超时,红蚂蚁也不用从咖啡店走回车子撕固本,继续坐着喝kopi也很安心,手机按一按就可以加钱费了。最重要的是,不用再东张西望,怕被auntie开“三万”了。也不会因为“怕输”而多撕固本,白白给政府送钱。这样的手机应用早五年、十年就该推出了,我们这些“山龟”活在山洞里也太久了吧。

李总理在国庆群众大会上为parking.sg打广告

红蚂蚁说这么多好话,不是要帮parking.sg打广告,其实也根本不需要啦。去年8月,李总理这位重量级人物已经在国庆群众大会上已经打响一次广告了。在谈到智慧国发展大计时,总理就率先宣布,10月前推行一个parking.sg的应用,可以省去停车固本的麻烦。总理亲自出马打广告,效果当然好,这个手机应用去年推出后,至今已约有25万用户使用。

PM lee at NDR.jpg
李总理去年8月20日,在宏茂桥工艺教育学院中区学院发表国庆群众大会演讲时,率先提及政府将推出停车付费手机应用。(联合早报)

只不过,红蚂蚁和大家一样,这半年来都不知道parking.sg的领军人物原来就是李家公子。

李鸿毅相当低调,他的面簿账户不对外公开,账户的链接甚至是刻意采用英文名字的倒拼法“iygnohil”。尽管如此,有关他的消息还是时不时会经媒体曝光。

parking.sg是由李鸿毅所领导的小组开发,这还是政府科技局(GovTech)自己爆的料。(可参考GovTech的两篇文章,分上集 和下集 )

李鸿毅:政府调高停车费 推动停车软件启用

李鸿毅在3月20日的一个公共服务部门的讲座上分享了parking.sg如何从一个样版开始,逐渐发展成一个成熟的手机应用软件。政府科技局发布的文章记录了李鸿毅的谈话。

李鸿毅的讲话最引红蚂蚁注意的,不是技术的部分,而是李公子提到一个“内幕”,手机应用的启用动力源于一个政府的决策——调高停车费。

驾车人士必须把原有的五毛钱固本换成六毛钱,非常不方便,人人怨声载道。于是,相关政府部门询问李鸿毅,能否正式推出parking.sg应有软件,让公众可以用手机付停车费,不必再手撕固本。

这听来相当讽刺。一个惹民怨的措施竟换来一个讨民心的软件。所以,调高停车费算是一件好事吗?

李鸿毅:用科技改善公共服务

李鸿毅还说:“我们尝试改善人民的生活。这不是为了启动某个项目,也不是为科技喝彩,是为了要用科技,这也是无数方式之一,来改善公共服务。”

看来,李公子颇有大将之风,明白科技只是个工具,深切明白在政府部门工作,宗旨就是要服务人民。

祖父和父亲都从政,还是隔代总理,相信不少新加坡人脑海里都有这么一个联想:李家第三代会不会也从政呢?

李鸿毅、李绳武:无意从政

去年,李光耀故居纠纷引发内讧,李鸿毅被卷入上一代的恩怨中,最后在面簿上公开表态:“不论你们相不相信,我对政治真的没有兴趣。”

事缘,李鸿毅的姑姑李玮玲和叔叔李显扬透过面簿发出措辞强烈的联名公开信,指哥哥李显龙执意违背父亲遗愿,意图保留欧思礼路38号故居为自己争取政治资本。李玮玲和李显扬还指,李显龙和何晶有意为李鸿毅从政铺路。

在李鸿毅公开表态无意从政之后,李显扬的儿子李绳武也在个人面簿上撰文,转载他接受法新社访问时的表态,强调“从未有从政的念头”,并指“国家必须大于一个家族”,认为李家第三代从政对新加坡不利。

lihongyi2.jpg
2015年3月29日,李鸿毅为爷爷李光耀念悼词时一度伤心落泪,眼眶泛红。(海峡时报)

李鸿毅(30岁)和李绳武(32岁)这对堂兄弟,因为在祖父李光耀的葬礼上念出感人悼词而给外界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有网民也开始八卦,哪一位李家公子更有可能从政?结果呢,一栋房子的事,最后演变成李家第三代两位公子轮流表态不从政。

李绳武:和李鸿毅不再说话了

今年1月,李绳武在一篇香港媒体《端传媒》刊出的专访中透露,他和李鸿毅“曾经非常密切”,但现在已经不再说话了,只是面簿上的“朋友”。

李鸿毅vs李绳武.jpg
李绳武(右)称,他和李鸿毅(左)曾经“非常密切”,但现在已经不说话了。(薛渤杨制图)

李鸿毅领取公共服务委员会海外优异奖学金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攻读经济学,之后曾在位于加州硅谷的谷歌公司工作。李绳武当时恰好也在加州的斯坦福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李绳武透露,那是两人同在美国西岸,相处融洽,常常聚会,有说有笑。

李绳武目前任职于哈佛大学研究院,因为去年7月在面簿上批评新加坡司法制度而吃官司,被总检察署指言论有藐视法庭之嫌。李鸿毅则加入新加坡公共服务部门四年多,还领军开发了停车付费软件。

这对的堂兄弟未来会不会从政,没人说得准,但“曾经非常密切”的两人正逐渐走上两条不同的道路,这似乎已是必然的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