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在9月”? 有人说可能性越来越低,有人动作越来越多

更新:
2024年06月05日 23:25
选举局
选举局外观。(联合早报)

需考虑的因素不少

新加坡下一届全国大选必须在2025年11月之前举行,这点相信关注本地政坛的蚁粉都知道。

但到底几时举行,大多数人目前只有揣测的份,即便坊间已经流传着一条简讯,声称大选将在9月6日举行。

新加坡全岛多间中小学经常在大选期间充作投票站,9月6日正好是9月学校假期的星期五,当天举行大选不会对学校运作造成太大影响,乍看之下似乎有点道理。

但现在距离9月也不过大约三个月的时间,有可能举行大选吗?看接受媒体访问的分析员怎么说。

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是关键

大选到底有没有可能在9月举行,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Electoral Boundaries Review Committee)是必须考虑的一个因素。

委员会一般由来自土地管理局、建屋发展局、统计局和选举局的公务员组成,职责是按照总理所定下的职责、每个选区的人口变化以及住宅区的发展情况等因素,划分出各个集选区和单选区。

选区地图
新加坡2020年选区地图。(新加坡国会网站)

例如,时任总理李显龙曾在2011年大选前委任该委员会时,指示他们把集选区的平均议席数目从原来的5.4减至不超过5,并且划出最少12个单选区。

新加坡法律虽然没有规定每届大选前必须成立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但自新加坡1965年独立以后,历任总理都在每届大选前委任委员会检讨选区范围。

因此,要预测大选日期,必须问的一道问题是:

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成立了没有?

这个问题不时有议员和媒体在不同场合提出,最近由《海峡时报》询问选举局,答案是:

截至6月3日,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仍未成立。

就算委员会在选举局回复后的几天内回复,距离9月已经不到三个月,而且大选前还必须预留时间竞选,要委员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任务,会不会强人所难?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陈恩赐副教授受访时表示,所需的数据如果已经齐备,委员会若在6月初成立,没理由不能在7月底完成任务。

前国会议员殷吉星甚至认为,委员会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完成检讨工作。

但新加坡管理大学杨邦孝法学院副教授陈庆文则指出,委员会的职责也可能影响检讨工作的进度。

他举例说明,如果黄循财总理指示委员会大幅度缩小集选区的平均规模,委员会就可能需要更多时间完成检讨。

投票
分析员认为,大选虽然理论上能在9月举行,但事实未必如此。(海峡时报)

既然大选理论上可能在9月举行,实际上会不会发生呢?

陈恩赐认为,黄循财总理和第四代领导会希望尽快获得选民的委托,因此借由8月份的国庆庆典和国庆群众大会团结全国人民,再举行大选,是合理的做法。

“这个团队不是还在跑道上准备起飞,而是已经乘风起航。”

陈庆文接受《海峡时报》和《联合早报》访问时则表示,黄循财总理目前不急于也不应该急于寻求委托,反而需要时间为获得强有力的委托提出有力的论据。

陈庆文认为,除非外部环境在今年内急剧恶化,大选较可能在明年财政预算案后举行。

本地政党动作频仍

姑且不论大选会不会真的在9月举行,本地政党最近也动作频仍,其中人民力量党(People’s Power Party)5月29日就发表声明,指冠病疫苗造成的副作用病例上升,因此呼吁卫生部暂停疫苗接种。

但卫生部却在星期一(6月3日)发表文稿驳斥人民力量党的说法,指出大量的科学依据反映,冠病疫苗提供的保护大于副作用,但仍有一些组织断章取义,或引述不可靠的信息来源,以质疑冠病疫苗的成效。

文告也指出:

“我们注意到,人民力量党引述的科学文章大多来自同一组作者,包括一些常发出反疫苗信息的人。”

另一方面,工人党则在上个星期天(6月2日)早上,走访明地迷亚(Bendemeer)巴刹与熟食中心。

参与的工人党党员除了秘书长毕丹星、主席林瑞莲和其他议员,还包括前党魁刘程强。

工人党
6月2日走访明地迷亚巴刹与熟食中心的工人党党员当中,你认出了几个?(取自工人党脸书)

明地迷亚巴刹位于惹兰勿刹集选区,由通讯及新闻部长兼内政部第二部长杨莉明领军。

在上届大选中,由杨莉明领导的人民行动党团队面对反对党人民之声党(People’s Voice)的挑战,以65.37%的选票胜出。

工人党虽然也不是第一次走访明地迷亚巴刹,但这次可说倾巢而出,不免引起网民猜测,工人党来届大选会不会剑指惹兰勿刹。

大选究竟会不会在9月举行,到时自有分晓,但在那之前,关心本地政坛的蚁粉要关注的看来只会越来越多。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