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纷争两国各让一步,接下来一个月chill一下

更新:
2019年01月08日 21:46
我国外交部长维文(右)和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塞富丁今早在我国会面。(新明日报)
我国外交部长维文(右)和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塞富丁今早在我国会面。(新明日报)

让两国民众安心过个年。

新马空域海域纠纷谈判有进展。两国外长今天会面,肢体语言上展现“兄弟情谊”,对外也发布正面消息。

20190108 vivian saifuddin four eye FB.jpg
我国外长维文和马国外长赛富丁今天在我国举行“四眼会谈”。(维文面簿)

马国暂停将巴西古当列为禁飞区   我国停止启用仪表降陆系统

根据我国外交部文告,在空域问题上,马来西亚会马上暂停将新山柔佛巴西古当(Pasir Gudang)上空列为禁飞区,我国实里达机场也会马上停止启用仪表降陆系统(ILS)。这两项暂时性措施为时一个月。两国交通部将在不久后展开后续磋商,寻求更长期的解决方案。

文告没有说明,我国交通部长许文远和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什么时候谈。但好消息是,只要不出现变卦,两国人民接下来一个月可以清静一下,至少可以过个好年。(大年初一落在2月5日)

新马外交官组联合工作小组  讨论领海纠纷问题

在领海纠纷方面,新马外交部高级官员将组成联合工作小组,商讨领海纠纷相关问题,并在两个月内向双方外交部长汇报磋商成果。两国官员将磋商法律事项和实际运作的问题,除了给局势降温,也给下一步协商做铺垫。新方由外交部常任秘书池伟强领导,马国方面是外交部秘书长慕哈末沙鲁。

双方各让一步,先稳住眼前的局势,再给彼此更多空间和时间去找出一个长远的解决方式,不失为一个折中方案。

据《联合晚报》报道,我国外长维文和马国外长赛富丁举行约半小时的闭门单独会谈。随后,他们也进行了包括其他新马官员在内的扩大会谈,历时约40分钟。在午餐过后,两国外长举行了联合记者会,透露会谈的进展。

20190108 vivian saifuddin press conf FB.jpg

据《海峡时报》报道,维文在记者会上说:

“我们两人,我的兄弟,马来西亚来的赛富丁和我,进行了会面,这是一个很积极正面、很具建设性、很有必要的会面。”

“我很高兴向大家汇报,我们取得一些共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再次确认要致力于巩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之间的重要关系,同时在平等、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改善双边关系。”

赛富丁也呼应说:

”我们过去一直保持着良好关系,也只有一个前进的方式,就是让我们的关系更加稳固,加强改善两国关系。”

双方外长各摆出善意的姿态后,接下来就看两国外交部和交通部怎么去解决具体问题了。

新马去年底因海域空域纠纷而隔空喊话一周

自去年12月4日起,两国因为海域空域纠纷而持续约一个星期隔空喊话马国先放话要向新加坡逐步收回在柔南领空的管理权,并指我国实里达机场启用仪表降陆系统(ILS)侵犯马国主权,还影响巴西古当的发展。我国反驳马国的所有指控,并强调ILS所设的高度缓冲区不会影响巴西古当。我国同时反指,马国船只入侵我国大士一带领海,并宣布扩大我国大士一带的港口海域界限。

20190108 seletar airport.jpg
马国去年底放话,要向新加坡逐步收回在柔南领空的管理权,并指我国实里达机场启用仪表降陆系统(ILS)侵犯马国主权及影响柔佛巴西古当的发展。(新明日报)
20190108  spore water.jpg
新加坡警察海岸卫队巡逻艇(右)于2018年12月6日在大士一带的海域巡逻,最左侧的是驶入我国领海的马来西亚海事执法机构的船只。(档案照)

双方关系紧绷,实弹演习、鱼虾蛋出口禁令、甚至新柔关卡长龙都会引发各种“阴谋论”的联想,不是真要出什么事吧?

安啦,当然没有。

李显龙总理在新年献词中已明确表明,我国会“冷静且具建设性”地处理两国之间的纠纷,马国首相马哈迪也对内容表示欢迎。

我国也算是给足了面子,在两国谈判之前,由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和已被拱为我国第四代领导班子“一把手”的财政部长王瑞杰到马国布城和马哈迪会面,并代表李总理向老马传达信息。不过,我国外交部没有说明信息内容。

20190108 HSK and Mahathir.jpg
去年12月31日,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和王瑞杰到马国布城与马国首相马哈迪会面,并代表李显龙总理向马哈迪传达信息。(王瑞杰面簿)

不过,同个时候,马国还是继续出招。

去年12月25日突然发出“飞行员通知”,宣布从今年1月2日起,在巴西古当上空设立一个永久性的飞行管制区,明显就是要打击实里达机场的发展和日常运作,借此向新加坡施压,以增加自己的谈判筹码。

在跟新加坡谈判前,赛富丁还继续放狠话说,马国在新马领空问题上立场不变,着陆新加坡实里达机场的飞机不得使用巴西古当领空。

“休战”一个月,然后呢?

好不容易,双方今天终于端出暂时“休战”方案, 你停你的飞行管制,我停我的ILS。

但要注意的是,这是一个月的暂时性措施。然后呢?“休战”一个月后,如果还是谈不拢,是否再多延多几个月呢?还是又打回隔空骂战的原形呢?这一个月很重要,希望93岁的老马不要再出pattern.

在我国外交部的文告中,有一样东西没有被提及——新马水供。

新马水供问题“不见踪影”,谈了什么?

很明显的,水供是马国硬“塞”进去要谈的议题。赛富丁上周在彭亨州一个记者会上给新马商谈划出四个重点:着陆实里达机场的航线、新马领空管理、新马领海、新马水供合约。

20190108 msia spore water.jpg

老马去年5月回锅执政后不久,就一直嚷嚷,新马水供协定“非常荒谬”,不满马国必须以每千加仑0.03令吉的价格卖生水给新加坡,希望检讨1962年新马水供协定下的水价。我国已多次表明,制定水价的水供协定是新马缔结分家协定中的一部分,单方面更改协定条款是不被容许的。

按照马哈迪“打包式”的谈判手法,步骤大致如下:1)先挑事 2)把新纷争当作老问题的谈判筹码 3)在老问题上向对手施压,谋取自身利益。

老马又是想借题发挥向新加坡开价吗?

外长维文加分了

无论如何,在对外关系上负责跑第一棒的维文今天算是加分了。从公开发布的照片中不难看出,他尽了地主之谊,处处向赛富丁表示友好。

按《联合晚报》报道,两国外长见面时,先是微笑问候,并互称“兄弟”(brother)。维文接着一边握手,一边将左手友善地搭在赛富丁的肩上,并说“很高兴见到你”。两国代表团在会谈结束后,还一同在坐落于新加坡植物园姜园内的Halia餐馆共进午餐。

20190108 vivian saifuddin SM.jpg
维文(左)和赛富丁两人友善地搭肩微笑。(新明日报)
20190108 vivian saifuddin lunch FB.jpg
新马外长共进午餐。(维文面簿)

黄永宏对进展表示高兴,接下来看许文远如何应对

曾经在去年底向马国发出严厉警告的国防部长黄永宏今晚也发声了,这一次当然是友好发言。

黄部长说:

“新马外长会面之后,我对两国取得的进展感到高兴。作为距离最近的邻居,我们从合作中获得的利益远大于冲突。”

"虽然有悬而未决的问题需要解决,但最重要的是,在过程中建立互信和相互尊重,为共同利益而努力,好让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国人民都能从稳定及有效益的双边关系中获益。”

前线局势稳定下来后,负责“亮拳头”的国防部应该可以稍稍喘口气了。

接下来,就轮到很“禅”的许文远部长出场了,任务恐怕更艰巨,因为是要实质性地解决问题。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