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赢了,新马合作计划恐生变?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Mahathir01
93岁的马哈迪领导反对党希望联盟成功击败执政党国阵。(路透社)

敌人的朋友会成为敌人还是朋友?

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缔造了历史性的一刻:担任马国前首相长达22年,退休15年后卷土重来的马哈迪以93岁高龄,领导反对党希望联盟成功击败执政党国阵。61年来,马来西亚首度迎来政党轮替。

新加坡政府对马来西亚大选自然紧密关注。计票成绩出炉后,我国政府反应也最迅速。几位领导人(包括第四代领导班子)今早都相继通过社交网络和媒体阐明了新加坡的立场和看法,并祝贺马来西亚一切顺利。

最早发出帖文的是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跟着是国会议长陈川仁,然后是总理李显龙,最后是贸工部长陈振声。

孰先孰后并不是关键,关键是说了些什么。

李显龙总理的面簿帖文延续他一贯简约的风格,字数不多但该讲的都没落下,一再强调新马关系之密切。

总理说:

“许多新加坡人应该都有关注昨天的马来西亚选举。大选的结果清清楚楚表明了马来西亚政治出现了重大改变。我们正在等待新政府的成立。我们正在密切留意局势。作为最靠近马来西亚的邻国,马来西亚的稳定与繁荣和我们息息相关。马来西亚政治自然由马来西亚人决定,新加坡祝愿马来西亚政治发展一切顺利。新加坡多年来与历任马来西亚领导都享有良好关系和密切合作。我们期待能与下一届马来西亚政府建立同样具建设性的关系,一起努力让新马双边关系向前迈进,为两国人民造福。”

尚达曼副总理的面簿帖文更简短,从另一个角度表达了与总理相似的看法。

尚达曼说:

“马来西亚选民,无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甚至是砂拉越的达雅克人(Dayak),都通过投票清楚表达了他们想要改变的意愿。祝愿马来西亚一切顺利,希望新马两国继续为双方人民的利益携手合作。”

贸工部长陈振声今早则是在参观一家本地企业时,对媒体发表了他对马来西亚大选变天、希盟掌权的看法。

20180510_ccs.jpg
陈振声认为新隆高铁计划会不会受影响,目前还言之过早。(联合早报)

身为第四代领导班子兼三位总理接班人“领跑者”之一的陈振声说,马来西亚是我们的邻国之一,它的政坛进展会给新加坡带来影响。

当记者问及这会否影响新隆高铁计划,他认为目前还言之过早,我国会等待新政府成立之后,与对方密切合作。“我们和马来西亚有长远及广泛的关系,并会继续与对方推进双边关系。”

同为第四代领导班子的国会议长陈川仁则在面簿上说:

“马来西亚大选成绩令人震撼!我们的马来西亚朋友强有力地做出了选择、发出了声音。恭喜!
我们期待与新政府和其领导团队携手合作,继续巩固双方国家的友谊与合作关系。
我们祝愿马来西亚一切安好。”

四个发言,都带出了同样的信息:一、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关系非常密切;二、期待新马两国继续为双方人民利益携手合作;三、祝福马来西亚政治发展顺利。

马哈迪以往任首相时,新马关系经常出现摩擦

希盟总主席马哈迪在1981年至2003年担任马来西亚首相时,新马关系曾数次出现大大小小的摩擦。

国人最为关注的,应该就是马老先生若再次担任首相后,衔接新加坡和吉隆坡的新隆高铁计划,会不会因政权更替而打水漂?

原本预计在明年上半年动工的新隆高速铁路全长约355公里。陆路交通管理局较早前曾透露,应该可按计划在2026年底前投入运作,到时往返我国和吉隆坡最快只需90分钟。

20180510-Sin-KL high speed train.jpg
新隆高铁构想图。(互联网)

陈振声的答复清楚告诉我们,目前要下定论仍言之过早。我国政府能承诺的就是,本着长期合作的精神,与马国继续推进项目。

红蚂蚁本月初曾在一篇题为“马哈迪领导的希盟若执政 新马合作项目或打水漂?”的文章里提到,马哈迪与我国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在位时经常意见相佐,不时隔空舌战。

新马关系一直到了马哈迪于2003年把首相职位交给阿都拉之后,两国领导人才开始实现互访。马哈迪曾坦言,在纳吉和阿都拉的年代,新马关系比较密切,“那是因为,对于新加坡提出的任何要求,我们(马国)都在让步。”

马哈迪所提的新马问题多老调重弹

马哈迪早前担任首相时很爱炒作水供问题。根据1962年的新马水供协定,新加坡是以每1000加仑3分令吉的价格向马国购买生水。马哈迪却不顾水供协定,硬要大幅度调高水价,单方面将水价从每1000加仑3分起到8令吉,但最终没能如愿。那时充当打手的马国外交部长赛哈密甚至恫言,新加坡要么妥协,否则“开战”。

Mahathir-open palms.jpg
马哈迪不久前对媒体放话,如果自己再度当选,就要重新与新加坡谈判水价和公积金问题,以及丹戎巴葛火车站的土地权。(欧洲新闻社)

不久前,马哈迪也对媒体放话,如果自己再度当选,就要重新与新加坡谈判水价和公积金问题,争取让马来西亚半岛的马来西亚人辞职离开新加坡时也能提取他们的公积金。此外,丹戎巴葛火车站的土地权也是他关心的课题。

然而,马哈迪最近接受《新明日报》专访时却换了一种相对温和的语气说:“这不意味着我们是敌人,我们不是敌人。不过,我们是‘邻居’,邻居之间往往会有利益冲突。有时候,新加坡想要的和我们想要的并不一样,所以就出现冲突。我认为,那是可以解决的。我尝试(解决),可是我在想,我就任首相的时候,我并不成功。”

如今,马哈迪有了第二次就任首相掌权的机会,原来的强劲对手建国总理李光耀也不在世了,马老先生会不会利用这个第二次机会去极力争取他想要的?这已经不是很难说,而是很难说他到底会玩什么花样。

新隆高铁项目或许变数最大

其实,马哈迪所说的那些新马之间存在的悬而未决、年份已久的问题,都是他在位时早已存在的,多数是老调重弹,并非一朝一夕能轻易解决的。
  
倒是新隆高铁项目是在纳吉担任首相期间签下的,按目前局势发展来看,变数最大。马哈迪本月初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曾指出,马国无须花费在高额投资却无回报的高速跌路建设,因此如果希盟真的入主布城,有必要重新探讨是否值得推行新隆高铁这项双边合作项目。

有政治分析家指出,新马的这些棘手问题与横跨在马来西亚和中国之间的中资项目相比较,中资那块肯定更为棘手。

马哈迪:我很自律也擅于抑制情感

红蚂蚁突然联想起马老先生今年3月底接受《海峡时报》专访时,所说的关于控制胃口保持身材的那段话。

当时,《海峡时报》记者问他有什么瘦身秘诀,他说:“一旦变胖,就很难瘦下来。这是我母亲的金玉良言。她告诉我,当你觉得食物很美味时,就是放下餐具的时候了。我在修读医科时,才意识到母亲所说的话多么睿智。一旦吃多了,胃部膨胀后,就会越变越大。如果吃不够,就会感觉饥饿,所以会越吃越多,然后胃部就一直变大。”

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训练自己吃得少。“我在很多方面可以很自律。起初是很难的,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就容易了,你能学会如何抑制自身情感。”

深谙政治话术和舆论操纵的马老先生所说的这种自律,会不会也运用在政治胃口和新马关系上?还是马老先生暗地里更想当有“吨位”的胖子?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