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川仁降职减薪又掉队 留下一堆谜团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5
(谢静怡制图)

李总理曾说:选进来当部长的人,有时候是无法胜任这份工作的。到时候,我就必须用一种优雅的方式让对方卸下职务,友好地分开。

李显龙总理昨天(5日)傍晚宣布,将提名现任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出任国会议长,接替有望成为第一位女总统的哈莉玛。消息一出,如平地惊雷,令全国哗然。

从备受看好的第四代领导班子核心成员,甚至是未来总理潜在人选,一下被边缘化到没有实际参与国家决策资格的国会“主持人”,个中滋味,恐怕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陈川仁镜头前显淡定 面簿感性贴文难掩痛

总理下午5点整通过个人面簿宣布决定,指提名陈川仁“是个非常困难的决定”,因为这意味着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将失去一名有效的政策推行者。他还写道,“国会议长须主持国会辩论,确保国家大事获得充分和公平的讨论。川仁的脾性适合这个角色。”总理也不容易,为了给哈莉玛找到好的接班人,还得好好观察手下们的“脾性”。而陈川仁有这样的“好脾性”,不知是有幸?还是不幸?

 

PM and I discussed the Speaker's role and the possibility of me taking over the appointment. I'm glad to accept PM’s...

Posted by Tan Chuan-Jin on Tuesday, September 5, 2017

受到钦点的陈川仁“很有默契地”在总理发文的3分钟后分享了贴文,还附上389字地回应,表示欣然接受提名。他在回复《海峡时报》电邮时也说,“我向来认为任何工作或责任都是有意义的,重点在于我们怎么去做并做到最好……我的一生中,从来没有为被委派到哪里而讨价还价或协商过。我把握这些机会,并付出全力。”

好像很理性,又好像很伤感。身为基督徒的他再在5点56分感性留言,祈求上帝继续赐予他智慧、勇气与爱,“无论我多么不足,我仍希望能继续打拼、完成这场比赛并保有信念”,并感谢家人在他执行职责时给予的爱与支持。

 

May God continue to grant me wisdom, courage and love in all that I do. However inadequate as I may be, I hope that I...

Posted by Tan Chuan-Jin on Tuesday, September 5, 2017

当晚,陈川仁恰好出席韮菜芭城隍庙活动,成为媒体追逐焦点。根据各大媒体放出的视频,他受访全程双唇发白(不过好像一向如此),肢体动作不如以往地多,显现出一副内心无精打采却要强打精神的落寞状态。如果你没什么时间的话,可以直接拉到1分15秒开始观看。

 

被问及此次调动是否意味着他从第四代领导人团队掉队时,陈川仁面对“扎心”提问仍回答得冷静、得体。他说,“路径和角色有很多种”,所有人都朝同一个方向迈进,也是身处于同一个“比赛”中,但大家都跑向同一个目标,就是为新加坡和国人创造更好的未来。而被问及这是否是一种降职时,他没有正面回应,而是重复上述看法。好一个以不变应万变。

陈川仁转任国会议长:降职?掉队?

李总理曾表明,他计划在最迟要在2021年举行的下届大选后卸下总理职务。陈川仁曾经被国务资政吴作栋公开点名是“我国第四代核心领导成员之一”,但和其他五位核心相比,在总理接班人的竞赛中明显后劲不足。这五人是:

  • 财政部长王瑞杰(56岁)
  • 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47岁)
  • 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43岁)
  • 教育部长(高等教育与技能)兼国防部第二部长王乙康(47岁)
  • 教育部长(学校)黄志明(49岁)

一般认为,未来总理人选会在六人中产生。如今陈川仁转任国会议长,大多数政治观察家在惊讶之余,对此解读为:陈川仁本次调动是降职,并且在“总理选战”中提前出局。

据《联合早报》报道,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认为:“虽然议长在程序、制度和仪式上都扮演重要角色,但并不能对政策制定发挥战略影响。”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说:“国会议长都不会出现在政策制定的镁光灯下,不会为众多新加坡人所知,更不会在领导层更新计划中占有明显席位。”

国大政治系副教授比尔维尔星(Bilveer Singh)表示,成为议长就表示陈川仁不再是总理人选。

但国大社会学家陈恩赐有不同看法,他向《新明日报》指出,若考虑过去三届的议长背景,陈川仁出任议长或被看作是降职,但也有政要出面替他说好话,再加上陈川仁50岁不到的年龄优势,未来仍可能被任命为部长。

20170906parliament.JPG
(联合早报)

陈川仁以48岁的年龄从内阁正部长转任国会议长,这个搭配在我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翻查历任议长资料,在过去九名议长当中,只有前社会发展及体育部长阿都拉同样是从部长职务转换国会议长,但他任职议长时,已经是在政治生涯的后半期,绝非像陈川仁一样正值“当打之年”;另一位前议长柏默是史上最年轻的(就任时年仅43岁),但他只是榜鹅东单选区的议员,加上隔年就因婚外情丑闻离开政坛,借鉴意义不大。

可能吧,既然林瑞生能从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职务回返主要部门担任人力部部长,陈川仁说不定三年后就能“咸鱼翻生”重回内阁任职。

陈川仁将转任国会议长算不算是一种降职?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表示从未这么想过。身为行动党党督的陈振声说了一堆好话:“我们向来都认为我们是个团队,每个人都有强处和缺点,需要在不同阶段扮演不同角色。川仁推动的‘关爱新加坡行动’是国家下来重要的发展阶段,为的是建立社会资本、动员所有阶层的人民为国家贡献。这是很重要的工作,以川仁的性格,他有能力同所有阶层的人民合作,建立起新加坡需要的社会资本。”

降职或掉队与否,相信每个人心中自有一把天平。红蚂蚁给大家找到总理2012年在国会上的一段讲话(第69至71段),或许会给大家一些启示?大家不妨细细咀嚼,然后各自解读。

他是这么说的:如果一名部长尽了最大的能力,表现依然差强人意,那我可能会调动他去负责强度没那么大的职务,让他能够有所表现。如果实在迫不得已,我可能必须谨慎地让他卸下职务离去……让员工离职是很敏感的一件事,处理过程必须不失礼节,让对方享有尊严。同样的,部长也享有尊严和礼节。我们不能让整个过程变成一种公开羞辱,阻吓更多优秀人才进入政坛。我想我必须接受,选进来当部长的人,有时候是无法胜任这份工作的。到时候,我就必须用一种优雅的方式让对方卸下职务,友好地分开。

陈川仁掉队有迹可循?

陈川仁调职,出乎众人意料。但回顾过去,似乎又有迹可循。新加坡与中国两国最高级别年度会议——新中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简称JCBC)会议几经延宕后在今年2月召开。我国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带着几乎半数内阁部长出动访华,包括几名被视为第四代领导人的政治人物,显然是希望未来领导人能与中国领导人打好关系。

我国与广东、辽宁、山东、天津、四川、江苏和浙江设立的七个经贸理事会的新方联合主席也自然要参加。红蚂蚁又翻查了记录,七人中有三人缺席。新苏合作理事会联合主席王瑞杰当时刚病愈复工,或许仍不适宜出国,因此由联合副主席许宝琨医生代为参加。剩下的两人,一位是之后在4月宣布卸下公职、重返私企的新鲁经贸理事会联合主席张思乐。另一位,就是担任新辽理事会联合主席的陈川仁。换句话说,没有特别理由,却又没有在重要会议上现身,是仕途走向的观察指标之一。

陈川仁此番“离队”,新辽理事会联合主席还能继续由一位国会议长担任?中方又能接受一位离开决策层的新方代表?我们接下来可能会看到一位新主席了。

降职又降薪,薪水砍一半?

20170906_salarydrop.jpg
(谢静怡制图)

现在,我们不谈什么政治前途的了,谈谈很现实的钱吧。不查不知道,一查吓几跳。根据2012年公布的政治职位薪金检讨报告,视乎级别不同(从初级MR4至资深MR1),部长的年薪(工资加上可变动花红等)大约从93万5000元起跳。反观国会议长,年薪约为55万元。当然,陈部长的具体年薪,我们不掌握。但如果以93万5000元和55万元做个比较,陈川仁此次从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转任国会议长,薪水有可能减了近一半。

还要再查的话,可以去浏览总理公署公共服务署(Public Service Division)的资料,人家白纸黑字,给你写得清清楚楚。

只是可怜了陈川仁,这回降职掉队又减薪。只不过,倘若国会议长做得好,在“一切皆有可能”的政治形势中,他日卷土重来未可知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