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莉明大派定心丸!老板们大部分没在裁员,还有工作啦!

更新:
2019年08月07日 23:28
人力部长兼内政部第二部长杨莉明
人力部长兼内政部第二部长杨莉明今天在国会大派安心丸。(国会视频截图)

安啦,深呼吸。

还记得红蚂蚁写过今年1月至3月的裁员人数有3230人吗?

好消息是,人力部长兼内政部第二部长杨莉明今天在国会上透露,今年第二季度的裁员人数下降了,只有2300人。

蚁粉一定很好奇,杨莉明今天在国会上为何会无端端提到裁员人数呢?

那是因为淡滨尼集选区议员朱倍庆在口头询问时向人力部长提问:

20190806-Desmond Choo.jpg
淡滨尼集选区议员朱倍庆。(国会视频截图)
  1. 以往经济萧条时,人力部所推出的那些协助工友留住工作机会的措施有多大成效?
  2. 如果新加坡的经济继续放缓,工作机会流失,人力部有什么措施可以援助工友?

经济放缓 ≠ 经济萧条

杨莉明在答复朱倍庆的询问时,首先澄清了两个经济概念:经济放缓不等同于经济萧条。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是一场经济萧条(Downturn),但我国目前的情况只是经济放缓(Slowdown),与十年前截然不同。

20190806-Josephine Teo02.jpg
杨莉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是一场经济萧条(Downturn),但我国目前的情况只是经济放缓(Slowdown)。(国会视频截图)

“2009年上半年,本地裁员人数超过1万9000人,在那段非常时期,原本全年裁员人员是在1万5000人左右,可是单在2009年上半年,就有多达1万9000人被裁。据一些分析人士预测,在那场经济萧条时期,约有多达10万个工作机会消失。在那之后,裁员速度没有上升。在2019年第2季度,裁员人数保持在2300人的低点。整体就业增长放缓了,但不至于停滞不前。”

换句话说,雇主们在请人方面虽然变得比较谨慎,但大部分还在继续请人,没有裁退员工啦。

四大企业板块就业增长强劲

杨莉明还透露,就业增长最强劲的板块包括:

1)资讯与通讯业(Information & Communications);
2)社区、社会及个人服务(Community, Social & Personal Services);
3)专业服务(Professional Services)
4)金融服务(Financial Services)

不过,杨莉明在国会上说这番话之前,金融业界却上演了一场“计划赶不上变化”的“连续剧”。

作为香港资产规模最大,在亚洲金融板块表现一向不错的汇丰银行控股,昨天(8月5日)发布了上半年业绩报告后,突传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首席执行官范宁(John Flint)在任职18个月后,宣布离职的消息。有消息称,51岁的范宁是因为与汇丰控股主席马克·塔克(Mark Tucker)意见相左才提出辞呈。

20190806-John Flint.jpg
有消息称,51岁的范宁是因为与汇丰控股主席马克·塔克(Mark Tucker)意见相左才提出辞呈。(汇丰银行控股)

《海峡时报》今早报道,汇丰银行准备在全球裁员4000人(约全球员工总数的2%),新加坡也将受到冲击,但没具体说明本地有多少职员会被裁退。

除了汇丰,金融板块内的其他银行如花旗集团(Citigroup)上个月也宣布,准备裁减交易部门的数百个工作岗位。同月,德意志银行(Deutsch Bank)也宣布将在全球裁员1万8000人。

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威廉姆斯(Alison Williams)当时接受美国媒体访问时指出:“今年上半年银行收入普遍下滑,周期性前景不佳,结构性客户挑战仍然存在。因此,我们会看到各银行进一步裁员。”

全球经济放缓,老年员工会否首当其冲?

朱倍庆也想知道,公司在不得已必须裁员时,年长员工是否会首当其冲?

杨莉明答说,人力部出台了不少亲年长员工的计划来帮助这些年纪较大的工友,包括:特别就业补贴计划(Special Employment Credit),以及重新设计工作津贴(WorkPro Job Redesign Grant)等,来协助企业留住年长员工,帮助他们维持生产力,继续在职场作出贡献。

20190806-elderly workers.jpg
本地许多年长员工为了生计,选择到小贩中心去当洗碗工收碗盘。(海峡时报)

在特别就业补贴计划下,凡聘请月入不超过4000元、年龄在50岁或以上的员工的雇主,将可获得高达8%的补贴。

人力部也会集中精力出台一些能够在中期乃至长期支持年长员工的措施。因为在接下来10年内,随着我国人口老化,本地年长员工将会显著增加。目前一些相关措施与建议已提交劳资政三方检讨、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能有具体的建议与大家分享。

为保障本地员工就业机会,人力部会否考虑削减外劳人数?

20190806-gloomy financial outlook (ST).jpg
新加坡CBD中央商业区。(海峡时报)

朱倍庆接着又问,人力部至今采取了哪些措施来保障本地员工的就业机会,会否考虑削减现有外籍员工的准证配额(quota),将饭碗还给本地员工?

杨莉明答说,人力部在今年三月的财政预算案辩论中,已经宣布收紧外劳配额,将公司可聘用的客工比率顶限(Dependency Ratio Ceiling)自明年1月起,从40%减至38%,然后在2021年1月,进一步减至35%。国会在辩论财政预算时一致认同,降低外籍员工配额才是可持续的做法。

在本地服务业方面,人力部也会从明年起,将最低月薪2300元的外籍员工S准证配额(quota),从15%减至13%,然后在2021年进一步减至10%。首当其冲的将是饮食业、零售业、清洗业以及医疗看护等服务领域。

20190806-Chef Zhu.jpg
45的朱声刚(译音)12年前从中国山东来新加坡打工赚钱供孩子读书,他如今持S准证在本地一家清真餐馆当主厨,每周工作6天,下午3点工作至凌晨1点,月薪约3600新元。(海峡时报)

杨莉明说,目前的经济放缓与2008/09年的经济衰退在本质上有很大的区别,我们该问的是:经济放缓或衰退的区别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是结构性因素还是周期性因素,还是两者都有?然后再加以对症下药。

外籍员工从事的多是本地员工不想做的工作

《海峡时报》上个月刊登的一篇文章显示,在本地乐龄护理领域当中,有70%的直接看护者都是外劳。相比之下,澳大利亚只有32%,日本低于10%、香港和韩国则低于5%。这些外劳平均服务年限为2.8年,相比之下,新加坡居民和永久居民在这个领域的平均服务年限则是3.4年。在医院工作的本地员工和外籍员工的服务年限会较长,平均为7.8年,工资也较高。

20190806-LTC workers.jpg
在本地乐龄护理领域当中,有70%的直接看护者都是外劳。(海峡时报)

瑞兴西饼店的执行董事黄再发上个月底接受《海峡时报》访问时指出,相对于经济放缓,他更担心服务领域外籍员工准证配额的紧缩。

他说,经济放缓还不至于直接冲击他们的生意,毕竟人们天天还需要吃面包,但烘焙师傅却是越来越难请,薪水也越来越贵。黄再发说,瑞兴目前聘有七八十名烘焙师傅,有一部分是直接聘自中国。然而随着中国西饼业的腾飞,许多烘焙师傅多选择留在中国。

“以往,月薪1600新元至1700元就能请到一人,现在没有至少2000新元的,他们都不想过来新加坡。”相比之下,本地的烘焙师傅跳槽率高,“新加坡驾Grab私召车每个月可以赚3000元,时间又可以自由掌控,又有谁会愿意当烘焙师傅呢?”

被裁退的员工别灰心,有工作小组帮你配对工作

杨莉明在答复时透露,人力部在2016年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裁员应对就业援助小组,Taskforce for Responsible Retrenchment and Employment Facilitation)来帮助被裁退员工寻找工作机会。

这个小组会积极联系那些被裁工友,及时帮助他们进行工作配对,寻找匹配的工作机会。这个小组也同时也连续裁退员工的雇主,确保他们在裁员时,负起应尽的责任。

部长说了这么多,不外就是想派定心丸给国人,告诉大家目前只是经济放缓,别担惊受怕,饭碗依然有保障。蚁粉们是相信自己的直觉,还是部长的分析?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