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第一季度3230人被裁退 大部分都是PMETs

更新:
2019年06月13日 21:16
制造业
第一季度被裁员工以制造业员工居多。(互联网)

比上季度增加720人。

糟糕,又见裁员,而且有几千人被裁。

(红蚂蚁扫到今天各大媒体的标题时,心里打了个突:自己所属的行业不会“中奖”吧?)

人力部今天发表《2019年第一季度劳动市场报告》时公布,今年1月至3月,本地被裁的人数比上季度增加了720人(28%),与去年同比增加了910人(39%),呈上升趋势。

实际被裁人数如下:
2019年一季度:3230人
2018年四季度:2510人
2018年一季度:2320人

制造业首当其冲 电子业躺着中枪

被裁的员工都来自哪些行业的呢?以制造业员工居多。

20190613-manufacturing industry BP.jpg
制造业。(海峡时报)

2018年第四季度有380名制造业员工被裁,今年第一季度被裁的制造业员工多出两倍,达1040人。这也直接影响到制造业生产总量,以及上下游的电子相关产业的员工。

20190613-electronics01-ZB.jpg
电子业。(联合早报)

人力部的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被裁的3230人当中,有18%(约581人)是电子业员工。紧跟其后的是服务产业如批发贸易业的员工(占16%,约516人)和运输与储藏业员工(占10%,约323人)。

虽然如此,今年首季的裁员数字依然比2015年到2017年各个季度的裁员数据来得低。不要问红蚂蚁被裁的人都属于哪个年龄层,因为报告中没有注明。

labour-market-q1-2019.png
《第一季度劳动市场报告》中每个行业的就业增长。(人力部)

被裁退的大部分都是PMETs

别以为被裁的肯定都是一些底层或不熟练的员工,其实被裁的以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与技师(PMETs)占绝大多数,达69%。人力部指出,这是因为本地劳动队伍当中,PMETs占了很高的比例,因此被裁的几率也更高。

《联合早报》补充说,被裁退的3230人当中,有将近一半是大学毕业生。一纸文凭也未必能保得住饭碗。

20190613-electronics sector.jpg
电子业。(海峡时报)

庆幸的是,有更多被裁退的居民在6个月内就能重新找到工作投入劳动队伍。这个数据连续两个季度都在增长,达66%。

按季度调整的长期失业率也有所下调,从2018年12月的0.8%下降至今年3月的0.7%。长期失业率指的是连续失业至少25个星期,即失业超过半年的人数。

本地公民失业率上升 30岁以下年轻人坚持“宁缺毋滥”

然而,就新加坡公民而言,失业人数却稍有增加,从2018年12月的3.1%微增0.1个百分点至及今年3月的3.2%。

值得一提的是,30岁以下的长期失业人数也增加了,从去年12月的0.5%增至今年3月的0.9%。这个人数曾在2017年12月之后呈下降趋势。

人力部在报告中指出,30岁以下辞去工作的员工,有越来越多是因为对之前的工作感到不满意而选择离职。这群人也更愿意投入更多时间来慢慢找到与自己最配对的理想职业岗位。

人力资源专家陈勇铭受访时告诉《联合早报》,现今社会富裕,年轻人无需像从前那样背负养家的经济压力,因此不急着就业。“东家不打打西家”似乎已成为常态。

看来,本地“代沟”的新定义很可能已经变成:你工作是为了挣钱,我一定要找到理想职业后才工作。

最常见被裁原因:公司重组

人力部在报告中也透露:

“多数企业在裁退员工时,给出的主要原因都是架构重组和公司重组。但与上个季度同比,裁退人员的增加主要是因为成本上涨,加上产业衰退所致。”

虽然人力部没有具体说明是什么宏观因素导致制造业和电子业衰退,有网民猜测,很可能跟中美贸易战息息相关。

20190613-manufacturing industry (cover).jpg
制造业。(联合早报)

马银行金英证券经济师蔡学敏受访时告诉《海峡时报》,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升温,他预计企业和公司应该会在接下来几个月在招聘方面更为谨慎。美国今年5月对中国出口的总值2000亿美元(约2740亿新元)的货物关税提高了超过一倍,因此制造业肯定首当其冲,受到较大冲击的将是制造业的下游供应链产业。

“估计制造业下半年招聘的人数应该会持续紧缩,导致本地就业人口总数增长放缓。”

就业总人数增加

有些蚁粉现在一定在想,裁员人数增加,那应该会有许多职位空出来了吧?

恰恰相反。

人力部的报告显示,职位空缺两年来首次减少。换句话说,就业总人数增加了。劳工需求在连续七个季度增加后首次放缓。

20190613-CBD lunch crowd.jpg
新加坡CBD人群。(海峡时报)

是不是有点矛盾?其实很好理解:被裁的人虽多,找到工作的人却远远更多,这些人从哪里来,聪明的蚁粉应该能猜得到。

3月份经过季度调整后的职位空缺共计5万7100个,比去年12月份的6万2300个来得少。

成功受聘的人大部分在服务行业内找到工作。员工人数增幅最大的本地服务业包括:社区、社会及个人服务;专业服务;行政与支援服务;金融服务;运输与储藏服务,以及资讯与通讯服务。

20190613-hospitality.jpg
酒店服务业。(联合早报)

人力部数据显示,在服务业就业增长的利好因素带动下,第一季度不包括女佣的就业总人数增长了1万零700人,与去年同比的400人增幅有显著增加。

外籍女佣人数在第一季度则增加了2700人左右,总数达25万6500人,是相当可观的一支劳动队伍。

本地的建筑业过去三年来,也首次出现就业增长现象,显示了公共及私人建筑项目皆有所增加。

人力部总结说:

“随着职位空缺两年来首次减少,本季度的裁员人数增加,本地劳动市场的紧缩程度或将缓和。”

红蚂蚁虽然有点小庆幸,摇笔杆爬格子的行业暂时不受裁员冲击波的影响,但上述数据还是颇让人感到心情沉重的。真心希望被裁的员工能尽早找到工作,生计不受影响。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