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可以低价扫走81套单位 狮城商人在中国坠入圈套损失近百万元

更新:
2019年03月27日 22:32
狮城商人李锡华
狮城商人李锡华到中国投资房地产,突然遇到一个低价扫购81套商住单位的千载难逢机会,以为能大捞一笔“赚到笑”,结果付了近百万新元后才惊觉自己被骗。(新明日报)

“赚到笑”的原来是别人。

狮城商人到中国投资房地产,突然遇到一个低价扫购81套商住单位的千载难逢机会,以为能大捞一笔“赚到笑”,结果付了近百万新元后才惊觉自己被骗。“赚到笑”的原来是别人。

受骗的新加坡商人李锡华(55岁)将自己的经历告诉《新明日报》,希望其他的狮城商人能引以为鉴,到中国投资时别落入他人精心策划的圈套。

“希望借此提醒新加坡商人,以及其他在中国的投资者必须特别小心谨慎。”

81套单位是拖欠房贷被银行收回的房产

2017年,李锡华到中国山东省威海设厂投资(他没说明从事什么生意),在中国生意场上历练了一年后,李锡华的一名生意伙伴给他介绍了在银行工作的一位女职员,对方称手上有lobang(好康),能以超低价买到一批因拖欠房贷被银行收回的房产,如果买下转手卖出,应该能按市价赚上至少一倍。

李锡华告诉《新明日报》,他是在2018年7月和那名自称是银行信贷业务部高级经理的女士见面,对方说手上有81个单位集体出售,都能过户给李锡华或他所指定的人的名下,总售价为2300万人民币(约460万新元)。

看到这里蚁粉们可能会想,81个单位不免也太多了吧?这么容易就相信一名刚认识的银行经理所说的话?那是因为对方资料齐备,又约在银行内开会,看起来不像造假。李锡华说:

“81个单位包括商铺和住宅,我们在银行的办公室内开会,对方之后还来我的工厂签约。”

xinluo town exterior view (interviewee).jpg
新罗小镇小区全景照。(李锡华提供)

对方签约时所拿出的《房屋买卖协议书》也长得很正式,上面写着:

“甲方将位于威海文登九龙路新罗小镇小区内的房产共计63套,总面积为7147.18平方米,位于小观楼房18套,总面积为2241.16平方米,以每平方米2450元的价格一次性打包卖给乙方,期限自签订协议起12个月,分批分次过户到乙方指定的名下(请看以下第四条)。”

协议上第6条写道:本协议自乙方把预付款肆佰万元整(¥4000000)到工商银行文登支行开内之日起生效。(蚁粉没看错,这个句子有语病。)

20190327-agreement.jpg
《房屋买卖协议书》截图。(李锡华提供)

看到这样的合同,红蚂蚁是不敢签的,除非200%信任对方。这不是马后炮,而是红蚂蚁曾经在中国工作过一段时间,无论是住宅还是商铺的买卖协议主合同,都会清楚列明所购买的是哪个单位、哪一层、门牌几号,面积多大等等。

即使打包整体出售,也会将单位号码和楼层所在位置,以及每一户的户型图分摊面积都清清楚楚罗列出来(通常会作为附件的一部分,厚厚一叠加在合同后面),不会用“63套”和“18套”来简单概括。

这些资料的重要性在于,日后要脱手转售时,买家也会要求看到这些信息,并将这些正规资料附在买卖协议书里。

每套单位平均118平方米,售价5万6800元新币

红蚂蚁看到上面那堆数字,忍不住用计算机敲打一下。

如果按买卖合同所写,63套单位的总面积为7147.18平方米,那每个单位的平均面积就是113平方米,比新加坡一间普通五房式政府组屋的面积还大。

总面积为2241.16平方米的18套单位,每套面积就更大,平均约为124.5平方米,无论是作为商铺或是住宅都相当宽敞。

不过红蚂蚁到威海房地产网站咬了咬,发现新罗小镇的户型都属于小户型单位,最大的户型好像只有85平方米左右,产权属于70年。

xinluo town (prices).png
(安乐居网)

81套商住单位,总售价才460万新元,换句话说,每套房子或商铺的平均售价才5万6800元新币左右,比本地最便宜的两房式预购组屋单位的售价(7万1000元)还便宜,面积也大了两三倍。

如果再告诉你,威海市的平均市价是3800至4800人民币,一转手扣除所投入的460万新元,就能净赚约347万新币,回报率75.4%,你会心动吗?

李锡华受访时说,那名银行高级经理也是这么跟他分析的。(呵呵,看来红蚂蚁不写稿,可以考虑当房屋经纪,当人是不骗人的那种)。他原以为转手后可以赚约300多万,但如今恐怕血本无归。

幸好81套单位分批交易

据李锡华透露,签署了《房屋买卖协议书》后,交易是分批进行的。

第一批交易的单位共13个,总售价390多万人民币(78万新元)。另外,他还应要求支付了一笔41万多人民币(8万新元)的“红包”,让对方“好办事”。

这么一来一往,李锡华在短时间内就“前后转账近百万(新元)到对方指定的银行账户。

为了证明这批房产确实能过户,该名银行经理还将其中一个单位转到李锡华一名中国生意伙伴的名下。李锡华看了以后一再要求对方将剩余的12个单位都转到他名下,结果对方使出“拖字诀”。

“对方迟迟不配合,反催促我再给钱买下第二批20个单位。”

这时,李锡华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于是在2018年11月寻求当地警方的协助。不过他说,当地警方经过大概三周的调查后,发出“不予立案通知书”,称事件“没有犯罪事实”。

出于无奈,李锡华只得通过民事诉讼途径向对方追讨钱。

是精心策划的一场骗局?还是新加坡人好骗?

李锡华后来也回银行查询,结果被告知那名高级经理已“退休”。(看到这里,红蚂蚁的疑问终于得到解答,那名银行信贷业务部高级经理的女士并非妙龄女郎,而是近乎退休年龄的大妈,或许还长得一脸“绿色无公害”的样子。)

李锡华指出,对方竟然在退休前,特别安排在银行见面,感觉就像是有心策划的一起骗局。

李锡华目前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打赢官司,把已经花钱买下的单位都转到自己名下。毕竟他已经花了2万多新元将其中一个单位装修成示范单位,而且连宣传用的海报都准备好了,因为他原本就打算在买下这批房产后立即转手出售。

《新明日报》的读者看了这则新闻后,蹦出一句红蚂蚁心里也在想着的话:

也有网民指出,那些“看似太美好”的好康都是不太可信,也贪不得的,这名狮城商人肯定不是第一个被骗,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红蚂蚁写到这里,想起在中国工作时一名日本朋友给讲的笑话。

他说:

有个日本人从慕田峪长城花了50元人民币坐缆车下山,到了山下才惊觉被骗,原来单程缆车费只需20元人民币。那名日本人正在气头上时,旁边有外地来的中国游客安慰他说,你看,那群游客每人花了80元人民币下山还都那么开心,别气了。他仔细听了那群游客的口音,啊,原来是新加坡人。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