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籍女富豪借人头汇钱到新加坡 转来转去2100多万人民币没了

更新:
2019年02月08日 22:26
人民币兑换
(香港中通社)

 

三名新加坡男子被控。

中国籍女富豪为了将人民币存款从中国转到新加坡的私人银行户头,将2100多万人民币(300万美金)交给三名新加坡男子用“蚂蚁搬家”的方式汇往新加坡。结果整笔钱转来转去,分散来分散去,散到最后完全部“散掉”,一分钱都不见踪影。

女富豪一怒之下,去年11月入禀高庭控告三名新加坡男子,并成功冻结三人的资产。三人也被高庭勒令列出清单,解释那一大笔钱究竟跑哪儿去了。

三名男子认为,女富豪的汇钱行为其实违反了中国跨境汇款政策,也违反了新加坡的公共政策。他们不满高庭批准女富豪的资产冻结令申请,准备向终审法院上诉。

借人头移动财富

中国目前的跨境汇款政策规定“个人每年5万美元跨境汇款”的顶限,这是为了阻止中国境内的财富被大量转移到国外,也借此杜绝贪污与逃税的不法行为。

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了将人民币“搬”到海外,富豪们各显神通,有的借用亲友的多个账户将人民币“分而散之”小笔汇出,有的将大额资金存入许多个银行户头汇出,有的铤而走险夹带现金多次往返中国,也有些使用海内外的地下钱庄将钱弄出国。说白了,都是不正当或不合法的渠道。

第一笔300万美金汇款稳当汇入户

据《联合早报》报道,女富豪名叫卢燕(译音),目前是新加坡永久居民。她在新加坡的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开户,计划将自己在中国的个人银行账户内的等值约300万美金的人民币存款汇到这个新的户头。

但法国巴黎银行告诉卢燕,他们无法操作这项汇款交易,随后将卢燕介绍给任职于瑞士盈丰银行(EFG)的职员林添江(译音)。卢燕立即联系上林添江。

林添江随后借用印度尼西亚汇款公司PT Niaga Lestari的服务,成功将卢燕的300万美元转到她名下的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银行户头。

20190208-whos who in the case.jpg
(张丽苹制图)

尝到甜头后二次汇款

眼看这个方法可行,卢燕又再次找上林添江帮她汇出第二笔等值300万美金的人民币。

林添江给卢燕的汇率是1美金兑7.025人民币,要汇出300万美金,卢燕就必须拿出2107万5000元人民币来完成交易。

不过,这回尝到甜头的林添江却告诉卢燕,印尼汇款公司PT Niaga Lestari还没准备好(但没说明还没准备好什么),向卢燕提议不如走另外一个途径,将2100多万汇入四个不同的中国当地的银行账户,再通过地下兑换商用一招“乾坤大挪移”将钱转到新加坡。

卢燕同意此做法,2018年10月16日将钱汇入林添江所提供的三名不同男子名下的四个中国当地银行账户。账户名字和转账金额如下:

20190208-Table.png
(张丽苹制图)

高庭法官朱汉德在法庭文件中指出,林正德是林添江的前同事,但没说明两人曾经在哪间公司一起任职。

洪建胜则是林正德在中国的商业伙伴,两人在中国协助外国人到中国做生意,例如帮他们在中国注册公司,并协助他们将钱汇入和汇出中国。

林正德和洪建胜都不认识康铁铁,但他俩都认识一个叫“艾伦”(Allan)的中国地下兑换商。林正德和洪建胜联系上“艾伦”,将卢燕的钱转给“艾伦”协助汇出。

这是卢燕最后一次见到这笔钱。

发觉自己的钱不翼而飞,并没有按她的指示汇入自己在新加坡的法国巴黎银行账户后,卢燕立即向林添江和林正德追问钱的下落,林添江推说自己并不认识“艾伦”,林正德则表示自己只有“艾伦”的微信号,一直都通过微信联系,并强调自己跟艾伦并不熟。

卢燕于是在11月1日向高庭申请传讯令状(Writ of Summons)控告三人失实陈述、欺诈和不公平获利,传召三名答辩人出庭,并要求高庭冻结他们的资产。

法官:唯一详情只有微信号太让人讶异

高庭法官朱汉德.jpg
高庭法官朱汉德。(联合早报)

朱汉德法官指出,林正德和洪建胜与“艾伦”之间的微信对话全被他们删除了。他们能够提供的资料只有汇款单,上面注明两人已经将198万美金的款额汇到“艾伦”名下。

剩余的102万美金则下落不明。三名答辩人均声称自己不清楚剩余的百万金额的下落。

朱汉德认为三人的解释不足够也毫无说服力。他说:

“他们看上去并不像那些不清楚如何将钱汇出的人。这么一大笔300万美金,(林正德和洪建胜)手上关于“艾伦”的详情却只有一个“微信”号,太让我感到讶异。”

朱汉德还说,由于资产冻结令11月21日生效,在那之前,即使剩余的102万美金很可能还存在,过了这么长时间,很可能也销声匿迹了。整笔300万美金通过三个答辩人和“艾伦”转手后,似乎就消失无踪,也可能消失到他们手里,一分钱也找不回。

法庭也发现,康铁铁的户头似乎受林添江所控制,他不但将10万人民币存入康铁铁户头里,还将第二笔交易所赚到的10万美金利润全数存入康铁铁的户头。不过林添江否认自己和康铁铁有任何关系。

朱汉德说:“我认为他们的资产确实存在分散的风险,因此有足够理由冻结他们的资产,让答辩人披露关于这笔存款的交易详情。”

“三名答辩人没完全坦诚相告,让他们以拼凑的方式打这起官司对任何人都不公平。我下令任何质询起诉人(卢燕)是否违法操作,以及如果她真的违法,是否影响她的索偿的事宜,必须等待审讯时聆听。”

目前没有足够证据显示有违规事件。但三个答辩人大可在审讯中以这个作为辩护理由之一。

红蚂蚁写到这里,邻居红蟑螂突然蹦出一句:经常听到新加坡人在中国受骗,现在新加坡人竟然也学会骗中国富豪,这也是一种青出于蓝啊。红蚂蚁还没开口接话,族长就抛出一只拖鞋,朝邻居拍了下去。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